Saturday, May 26, 2012

 

為什麼現今社會有那麼多屁話呢?

海洋公園日前上頭條,不是因為有意外,不是因為有新增項目,甚至不是因為營運問題,而是因為政治議題。事緣海洋公園內有一個名為「海洋奇觀」的大型水族館,為了籌募款項作保育用途,於上年1月起設立捐款站。為了增加市民捐款的動機,捐款站附設電子顯示屏幕,讓捐款者可在一種電子海洋生物上留名及字句,有關字句會展現於館內的大型動畫屏幕上。該捐款站至今已籌得逾20萬元的保育捐款。這個似乎都頗有諗頭兼頗成功的籌款項目最近就被人投訴,指保育捐款站禁止顯示政治敏感字句。

有投訴,自然有傳媒跟進。有報章記者發現,該捐款站的留名系統,禁止輸入「平反六四」、「八九民運」、「法輪功」及「共產黨下台」等政治敏感字眼。但「結束一黨專政」、「茉莉花革命」、「釋放劉曉波」等就不受限制,冠上這些字句的電子魚,仍可以在大型動畫屏幕上出現。

事情見報,海洋公園馬上被冠上「自我審查」、「扼殺言論自由」等罪名。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批評﹕「不是嘛?好離譜!留平反六四有什麼大不了?簡直扼殺港人言論自由」,進而要求海洋公園道歉,指一般職員無權決定篩選敏感字詞,再進而指現時香港的政治氣氛令人有自我審查壓力,擔憂言論自由從小事上慢慢被蠶食。海洋公園當然否認有「自我審查」,指負責的職員並無政治目的,只是希望將焦點放在保育上。

其實除了可能是「自我審查」,或者有人要「扼殺言論自由」之外,另一個可能性是因為社會過份「泛政治化」所引致的不幸。作為一個大型水族館的保育籌款項目,當然希望製造歡樂氣氛。不過在目前香港的政治氛圍下,任何可以發表言論的渠道,都好有機會成為宣示政見的舞台。甚至你一言、我一語,將網上論壇式的政治口角搬上保育屏幕。

記得之前曾介紹過美國著名倫理學家,普林斯頓大學榮譽哲學教授法蘭克福(Harry G. Frankfurt)有關英文俚詞中「Bullshit」的分析,該字眼被台灣知名政論家南方朔翻譯為「放屁」。

根據法蘭克福的分析,「放屁」和「講大話」的目標都是要誤導聽眾,不過兩者在本質上其實是有很大的分別。講大話的人必須先確定事實的真假,才知道要編一個什麼謊話去誤導別人。即是說,講大話的人心中知道真相,只是故意扭曲真相。但講屁話就不同,雖然屁話中亦可能含有虛假的成份,但講屁話的人對事實的真假其實完全不關心,只是堆砌一堆蒙混的說話,藉著含糊的表述去達到目的。所以法蘭克福認為,「就影響效力而言,放屁遠比說謊更嚴重,是『真實』的更大敵人。」

按法蘭克福對「放屁」和「講大話」的分析,不難想像政客都傾向於講屁話多過講大話。事關講大話被拆穿的話,後果嚴重,但講屁話就比較容易逃過人的指責。不過法蘭克福的目的,不是要指摘政客那麼簡單,而是要了解「放屁」作為一種充斥著現代社會的語言現象。

為什麼現今社會有那麼多屁話呢?法蘭克福認為主要的理由有兩個。 一是當情況需要人去講他根本不知道在講什麼的時候,屁話就無可避免。在目前的公共生活中,基於本性或來自別人的要求,人經常會被迫去廣泛討論在某個程度上無知的事情。例如無端端在街上買熱狗的時候,有記者突然詢問你對某個法案的意見;又或者對何謂城市規劃一無所知,或者連政府原來出了新一份城市規劃書都不知道,卻打電話上烽煙節目發表對政府未來5年的城市規劃的意見。所以法蘭克福大膽指出,「當今人們普遍相信,作為民主社會之公民,有責任要對所有的事或至少有關國家的任何事都表示意見,在這種情況下,許多和屁話密切相關的案例遂告出現。」

另一個更深層的原因,是當今的懷疑主義大強勁,總是在懷疑別人的動機,認定別人的說話背後有 hidden agenda。 所以海洋公園選擇不抗辯,立時開放輸入被禁字眼,是一個聰明的做法,因為認定你是「自我審查」的人,根本無意考慮有其他合理、折衷原因的可能性,任何辯解都會得出你「扼殺言論自由」的結論,再解都會是「越描越黑」,他日保育籌款屏幕成為政見宣示屏幕也好,政治口角屏幕也好,甚至失去籌款的吸引力也好,只有聽天由命。這種無奈的聰明做法,其實也是高舉言論自由社會的一種不幸。


相關討論
放屁!
教師工潮通識課程
坦白性詭辯

Labels: ,


Saturday, May 19, 2012

 

小小爛頭卒

南海局勢不時緊張,最近的風波是中國和菲律賓就黃岩島主權的爭拗,之前一次較高調的爭拗,是上年年中「平明2號」勘探船事件所引發,中國和越南之間的爭拗。當時菲律賓已乘機抽水,提出將「南中國海」改稱為「西菲律賓海 (West Philippine Sea)」。其實南海主權爭議由來已久,中國、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及汶萊,都聲稱擁有全部或部分南海的主權。南海爭拗不斷的原因,除了領土主權和民族主義之外,經濟利益亦是主要的因素。

南海水域一帶不單有豐富的漁獲,是鄰近地區漁民賴以為生的資源,科學家更加估計在 海底蘊藏有豐富的石油、天然氣和礦物。美國能源信息機構引用中國方面的估計,指南海海底蘊藏的石油資源可能高達2130億桶,是美國領土擁有的石油蘊藏量的10倍。有研究指中國方面的估計太樂觀,不過根據美國科學家沒有那麼樂觀的估計,南海地區的石油蘊藏量亦有280億桶。不過更叫人流口水的是天然氣,蘊藏量預計是25萬億立方米,相當於以出產天然氣聞名的卡塔爾全國的天然氣蘊藏量。

涉及龐大的利益,特別在一個極度渴求能源資源的年代,要解決爭拗已經是非常棘手,再加上在南海十萬八千里以外的美國介入其中,問題就更見複雜。

對美國而言,面對住不斷冒起的中國,南海的主權爭拗持續,最符合美國的利益。在2010年3月初,中國首次向美國表明立場,指南中國海是關係到中國領土完整的「核心利益」。美國轉個頭就在日本海、黃海、南中國海,跟韓國、越南、日本有多次聯合軍事演習,擺明是要向中國發出強硬的訊息。雖然美國的官員在多個埸合都指奧巴馬政府「回歸亞洲」的目標,並不是針對中國,甚至神奇地指稱美國在亞洲的圍堵式軍事部署是合乎中國利益,但實際的行動就很明顯是別有用心。

美國要抑制中國,一個方便的方法是離間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關系,煽風點火,突顯矛盾,務求大家認定中國不是真正朋友,進而突顯美國在東盟國家地區的重要性,反過來拉攏中國周邊國家協助圍堵中國,從而取得在中國對開海域駐軍的合法性。再加上美國又是一個所謂的「軍產複合體」,在不影響美國的軍事優勢的情況下,政府會跟軍事產業集團合作,向各國售賣武器。

軍事產業是一門大生意,由研發到生產,需要聘用大量人員和資源,軍生意暢旺的話,對刺激國內經濟大有幫助,所以美國軍火工業向來對美國政治有著強大影響力。例如美國最大軍火商 Lockheed Martin 公司,在上年美國對台售武的爭拗期間,公開一份報告指出,向台灣出售F-16C/D戰機可以讓美國企業獲利高達87億美元,為美國帶來超過8萬個就業機會;如果不出售的話,將迫使該戰機生產線停止,造成大量工人失業。這種說法當時得到不少國會議員支持,以刺激經濟做理由,向奧巴馬政府施壓。

由此可見,美國是有充份的動機指染南海,不過要平衡當中的利益,有一個重要的條件,就是不會真的打起來。美國好不容易剛剛從阿富汗和伊拉克抽身,國民不會想國家再捲入戰事,美國總統大選將至,除非發生類似九一一恐襲的事件,否則在目前的環境下捲入戰爭,無疑是斷送執政權的行動。而且最能令美國坐收漁人之利的是賣軍火,不是落場打真軍。打真軍勞民傷財,以目前美國的經濟,打仗是玩不起的遊戲。再加上對手是中國,美國真的牽涉入軍事衝突的話,影響一定非常廣泛而複雜。

只不過今次的爛頭卒是菲律賓。菲律賓的外交手段明顯是不高明,討價還價的本錢又少,不過難得可以上國際政治版的頭條,菲律賓的高官似乎又好有興趣過一過強國過招的癮。例如外長羅薩里奧(Albert F. del Rosario)一下子就曬冷,擺美國上枱,指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已保證會遵守1951年簽署的《美菲共同防禦條約》,保護菲國免受攻擊。有政客更加揚言,如果有鄰居侵佔你的地盤就要「買大刀,磨利刀」,驟耳聽,以為是大佬講數,但講出如此水準的話的人,竟然是曾任菲律賓國防部長,現任參議院議長恩里萊(Juan Ponce Enrile)。菲律賓當局甚至連煽動各地僑民到當地中國領事館示威,此等沒頭沒腦的將自己人民擺上枱的技倆也一併動用。如此外交手段,都可以說是兒戲。

美國當然不會為菲律賓而跟中國鬧僵,就算菲律賓真的要買軍備,以其國力,生意大極有限。美國已經公開表明在黃岩島問題上,美方立場中立。相信在背後,美國向菲律賓所施壓力更大。畢竟在南海的博奕中,菲律賓只是一隻小小的爛頭卒。


相關討論
綜合國力的比較問題
就是愛嬉水
爭經濟 講智慧
代罪羔羊
博弈釣魚台
南海賭局

Labels: ,


Thursday, May 10, 2012

 

政治是要給人希望

上星期有機會參加一個工作坊,講員是前聯邦改革黨(Reform Party of Canada)黨領曼寧(Preston Manning)。在上世紀80年代開始,在加西一些不滿當時聯邦政壇現象的關注團體開始結合,於1986年結盟為加拿大改革協會(Reform Association of Canada),到1987年更改組為加拿大改革黨,直接參予聯邦政壇,並選出曼寧為黨領。

在1988年的聯邦大選中,改革黨全軍盡墨,一席都無。到1999年在亞省一選區補選中獲得一席。不過經過幾年的努力經營,再加上當時的百年老店進步保守黨(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Party of Canada)形勢大壞,在1993年的聯邦大選中,進步保守黨慘敗,改革黨則一下子取得52席,自此在聯邦政壇站穩陣腳。目前的執政聯邦加拿大保守黨的前身,就正是改革黨。由成立到執政不過20多年的時間,都算是一個不錯的成績。而作為創黨人的曼寧,不論你對他的評價如何,他在加拿大政壇歷史上肯定佔一席位。

聽過曼寧的演說後,回家就重溫其回憶錄 Think Big – My Adventures in Life and Democracy。回憶錄中有不少有助研究改革黨歷史的資料,或者一些對政壇所謂內幕者的看法,甚至對一些政治人物的評價。例如對現任總理哈珀,曼寧在書中的評價有讚有彈。「正面的印象是:他有非常出色的策略頭腦,對公共政策有清晰的掌握,有良好英語和法語的溝通能力。 負面的方面:對草根缺乏信任,早年有不合群的傾向,傾向收埋自己。不過如果肯承認和得著其他人的互補,這些弱點是可以處理的。」曼寧對哈珀的評價,似乎跟大眾對他的認識亦很吻合。

雖然在回憶錄中有不少寶貴的資料和角度,不過我最有感受的,還是一開始說到有關他的童年。曼寧的爸爸 Ernest Manning,在亞省省議會議政達33年之久,其中25年是位處省長。不過 Ernest Manning 並不是一開始就有心從政的。Ernest Manning 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原本打算做一個傳道人,只是在他二十來歲時,經歷上世紀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體會到飢餓、貧窮、經濟崩潰、自殺、絕望籠罩著人的生活,為著回應人的需要和尋求社會公義,Ernest Manning 和其妻開始對歷史、政治、民主政制、經濟及社會改革產生興趣,並且跟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尋求帶領社會走出困局的方法。除了即時幫助有需要的人,後來更成立亞省社信黨。Ernest Manning 於1935年當選省議員。1943年,即曼寧一歲時出任亞省省長,連續七度獲選連任,直至1968年退休。 

因為爸爸的緣故,曼寧自少有機會近距離認識政治,其父對他的政治生命有深刻的影響。曼寧在回憶錄中說:「如果說人是自己的根和環境的產物,我的根和環境包括基督信仰,加西政治,一個緊密的家庭,以及一個家庭擁有的農場。而我的爸爸就是維繫這一切的中心。」

不過其父對他的影響,似乎不在於在從政方面實際的扶助,而是讓他了解到何謂政治,以及作為一個政治家的根本。根據曼寧的觀察,其父的政治理念,主要是來自基督信仰和經濟大蕭條的經歷。其實要做一個成功的政治家,一定要有堅實的信念,再配合現實處境的歷煉。在信念和歷煉中續漸整理出對人、對社會全面的深度的關懷,以及培養出將理念轉化為政策的能耐。 

相比起一個只求賺取個人生計、名利的政客,政治家要付出的精神和心力多出很多。一個政客可以日日將民意掛在嘴邊,將政治視作炒作民調的的遊戲。近排好像有什麼能討好選民,就馬上追捧,無需考慮有關政策的長遠影響,以及對社會帶來的後遺症,有票便是娘。這種政客無需堅持什麼深刻的信念,整理什麼長遠的施政策略,只要識選舉就可以了。

但一個政治家就不會甘於只是當選,更期望帶領社會,帶領國家走出有前景的未來,把握每一個機會去學習施政。正如曼寧在回憶錄中指,在經濟大蕭條和及後亞省石油事業在1947年起飛,其父在不用社會處境中都本於其信念有不同學習,「在經濟大蕭條中學會掙扎求存的經濟之道,體會到人活著不能沒有麵包。到石油業起飛,經濟大旺期間,他學會了推動發展型經濟。但是他的信仰讓他明白到,人活著不是單靠麵包或石油。」 

曼寧的回憶錄其中一段最令我感動的,是「在艱難的時候,身為民主政制中的政治人物有一個最重要的責任,就是給予人希望。」我相信這種給予人希望的政治人物不會是完美的,但卻是作為小市民所期望在國會中議事的人。期盼在加國政壇中有更多這樣的政治人物,而市民亦有雪亮的眼睛去選出這樣的人施政。



更多相關討論
這是個更新的日子
別誤用「政教分離」這口號
安樂茶飯
請讓一切回歸平實

Labels: ,


Saturday, May 05, 2012

 

回首過去的一年

聯邦保守黨大多數政府轉眼已經執政一年。回顧過去12個月,可以用小心、務實、忠於理念去形容保守黨政府的表現。

保守黨政府在黨領哈珀強勢的領導下,治國籃圖基本上是按保守的理念去規劃,在經濟及社會議題上都是採取保守主義,不過兩者的在過去12個月的步伐,明顯是有所分別。 

在經濟方面,哈珀政府的動作比較大,作風亦比較硬朗。例如最近在3月尾公布裁減政府開支的計劃中,提出要削減近2萬個政府職位。這些顯然是傾向小政府的保守理念所帶動的經濟政策。在目前經濟不景,多個歐美政府面臨巨大赤字、甚至是破產危機下,這種大幅削減政府職位和開支的行動,即使不是完全沒有阻力,但因為獲得市民普遍認同的成數較高,推動起來可以比較大力和大膽,明確展現保守的理財理念。 

不過在社會議題上,哈珀政府明顯小心得多。記得在保守黨尚未執政時,其他政黨總是以恐嚇效應去攻擊保守黨,指保守黨一旦執政,會在社會上大搞道德議題,推動其「隱藏議題」(hidden agenda),「右翼」、「偏激」、「親小布殊」等一大字眼堆到保守黨身上。直到上一次大選,所謂的道德議題仍然是攻擊保守黨的一大策略。 

不過在去的12個月,保守黨以大多數政府執政期間,死刑、墮胎、同性戀權益等等敏感議題全部無主動觸及,選擇落手的主要都是一些較容易取得大眾認同的問題,例如對涉及毒品和性的犯罪加重刑罰;提高同意進行性行為的年齡下限;今年將會引入法案增加警察監察互聯網的權力,以揪出網上兒童色情罪犯。正面的政策,例如有容許有子女配偶分開報稅,令配偶中有一方可以留守家庭的機會增加,有助家庭的建立。不難看出,即使忠於理念,哈珀政府仍然是非常小心去選擇議題來處理。 

這種小心、務實的做法,對於所謂的保守人士可能未夠火喉,但好處在於不會讓政府被個別敏感議題阻礙整體施政和形象,二來可以逐步平衡前朝聯邦自由黨政府以放任自由理念所推動的政策,對社會整體的平衡有幫助。 

而講到務實,最叫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跟美、中之間的外交關係。在哈珀政府剛剛以小數派政府執政時,對中國的態度頗不友善,對美國的態度又過份親暱,除了保守黨自己吃虧之外,更嚴重的是令加拿大吃虧。不過在今年二月,哈珀在訪華行程中的表現令人有脫胎換骨的感覺。行程中哈珀將加國定性為一個「正在崛起的能源超級大國」(emerging energy superpower),跟被國際公認為「正在崛起的超級大國」的中國拼在一起,作出「新世紀將是我們(加中)的世紀」的大膽宣告。另方面又向拒絕投資70億美元修築輸油管道,將油砂從亞省運送至德克薩斯的美國政府示威,揚言:「現時加拿大99%的能源出口都只向一個國家 – 美國,但日益清晰的是,加拿大唯有將能源市場多元化,才能獲得最大的商業利益。」 

這種強烈的務實主義,顯示保守黨政府雖然有著清晰的政治理念,卻不會只在意識型態上打轉。一個政府如果沒有清晰政治理念,往往會成為一個炒作民意的政治利益團體,難望將國家帶向一個有遠象的方向。但一個只會在意識型態上打轉的政府,則難望有務實施政的魄力。保守黨政府在過去一年算是取得了某種平衡。 

不過保守黨政府的弱點,同樣跟堅持一套明確的政治理念有關。有明確的政治理念,容易會給人不看重民意,我行我素的感覺,在今日事事講求民意、公關形象的社會,往往會難於取信於民。這個大概是保守黨政府一直都不被大多數選民安心信任的原因之一。在新近的民調中,「untrustworthy,不可信任」仍然是不少受訪者對政府的印象。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有政府官員出現操守問題,往往會帶來嚴重打擊,「不可信任」、甚至「黑箱作業」的形象會更深入民心,直接沖擊政府的誠信,影響施政。

近期保守黨政府接連有官員傳出操守問題,馬上反映在保守黨政府的民望,民意支持下滑。如果保守黨有心做一個在持守理念和務實施政中取得平衡的政府,不玩炒作民意的遊戲,在未來的日子就必需要在官員的操守上多下功夫。



更多相關討論
兩熊相遇
急步向左走
安樂茶飯
請讓一切回歸平實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