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8, 2012

 

雙重標準的不幸

魁北克省政府較早前宣布,向大煙草公司追討600億元賠款,彌補跟煙草有關的醫療開支。其實在加拿大已經有五個省份向煙草公司提出類似的索償訴訟,這些省份包括卑詩省、安省、紐賓士域省、紐芬蘭省和緬尼托巴省。其他省份亦有計劃向煙草公司索償。卑詩最高法院早在2006年9月已經裁定,卑詩省政府可以向15個海外煙草商,進行追討因吸煙引致的疾病所帶來的醫療開支。而這些煙草商即使身在海外,也必須到卑詩省應訊。而在美國方面亦有類似的法律行動,這些訴訟全部最終都是通過巨額庭外和解協議解決, 賠款的總金額至少有2,060億元。

索償的理據,按魁省司法廳長富尼耶(Jean-Marc Fournier)的解釋,是煙草公司過去一直無沒有公開信息﹐提醒示民眾吸煙的害處。至於索償的的金額何解如此龐大,高達600億元,魁省衛生廳長博爾達克(Yves Bolduc)就列舉吸煙與相關疾病﹐譬如癌症、心臟病、截肢﹑新生嬰兒體重不足等等,結論是「跟煙草相關疾病,是省民住院的主要原因,也是耗資巨款治理病症的主要原因。所以相關病症多年來的開支,給醫療系統很大的財政負擔。」魁省政府計算是由1970年到2030年,治療煙民以及跟煙草相關病症的開支,得出600億元這索償數字。

曾幾何時,吸煙是時尚型仔的表現,是身份個性的象徵,但近年就一沈百踩。多項調查顯示,年青人吸煙的數字不斷下跌,煙鏟一族後繼無人。政府亦一擲千金,用大堆大堆錢做反吸煙宣傳教育。煙草商更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又好似砧板上的肥肉,人人都想切一刀、分一份。

支持吸食大麻的人士常有一論調,就是既然煙草可以合法,市民可以公開吸食,大麻應有同相待遇。如今政府主動出擊,不惜對簿公堂,申明煙草對市民和社會的傷害,要求索償醫療開支。大麻一樣對市民和社會造成傷害,政府也是否應該對大麻採取同樣果斷的行動?  

要數禍害,大麻比起煙草有過之而無不及。吸食大麻可導致短期記憶力衰退、自我約束力減弱、無法集中精神學習、理解能力和反應速度減弱、產生幻覺,傷害肺臟和腦部等等。澳洲昆士蘭大學於《一般精神病學檔案雜誌》發表的一項歷時七年的研究顯示,接受調查的3800多名於1981至1984年出生的年輕人中,約1300個從無吸食大麻的年輕人中,約2%確診患精神病,包括精神分裂症及妄想症等;吸食大麻6年或以上的320多個年輕人中,則有約3.7%確診患精神病。接受調查人士中,吸毒時間最長的年輕人,出現精神錯亂徵狀的機會,是從未吸毒的年輕人的四倍。即使吸食大麻少於三年的,患精神病的機會仍明顯較高。有專家指出,研究顯示指出吸食大麻的禍害遠比一般人所想的嚴重。

另外於今年年初,《英國醫學期刊》刊登了一個由加拿大 Halifax 的研究團隊所做的調查,當中顯示,在駕駛前三小時內吸食大麻的司機,發生嚴重或致命交通意外的風險,較沒有使用大麻的司機,高出92%,即高出接近一倍。這份研究報告是先將來自多個國家接近三千份有關資料進行篩選,揀出合乎科學準則的九項研究,把數據綜合分析,當中涉及的研究對象共有49,411人。並且是刪除其他例如酒精的物質,單一針對大麻一項作分析,而且所有使用的研究個案都涉及真實的路面情况,使用真實吸食大麻後引致的撞車意外作分析。由於研究的方法非常嚴謹,故此被學界視為一份很有說服力的報告。

過去多年來,政府都有向煙草商徵稅,但根據向煙草商索償的理據和數字顯示,治理因吸煙引致的疾病問題,耗費數以百億元計,是一個極之沈重的醫療和經濟負擔。汲取了吸煙禍害的沈重教訓,面對禍害更深更廣的大麻,是不是應該嚴加防範,以免重蹈覆轍,又折騰幾代人呢?  

政府現在不屑於來自煙草商的龐大稅收以及慈善捐款,甚至會禁止煙草商做一些大型活動的贊助單位,以免向社會大眾發出錯誤訊息。政客們是否也應停止什麼大麻合法化的言論,有遠見地向大眾發出正確訊息呢?

政府和教育團體大灑金錢,向年青人揭露煙草的禍害,和煙草商的虛偽。他們不也當向青年人揭露大麻之禍害,以及毒販之醜惡嗎?對非法種植、收藏、販賣大麻的蛇鼠之輩,是否也該一改「隻眼開,隻眼閉」的態度,改為嚴懲罪犯,嚴防毒品泛濫呢?

煙草有害,大麻的毒害更深,政府若不一視同仁,這雙重標準很可能會為社會、年青人帶來更大的不幸。




相關討論
酗毒駕駛:一個性命攸關的問題
急步向左走
說什麼「加強教育」!?
丟假

Labels: , ,


Friday, June 15, 2012

 

在女厠遇到男人

前幾日在香港有十幾個救生員在九龍公園的泳池外進行抗議,不滿康文署沒為救生員設罝男女分開的更衣室,令救生員被迫男女共用更衣室,非常不便。

九龍公園泳池共有80多個救生員,約四分之一是女性。男女共用更衣室,令男性救生員尷尬,女性救生員提心吊膽,怕被人偷窺,要用浴簾和流動壁報板,自行分隔出一個安間來更衣。救生員表示,如果康文署不採取行動,可能會向平機會投訴。

救生員的要求其實好合理,就算無人偷窺,在使用公共設施時亦不應該在人身安全和身體的私隱上承受巨大壓力。試想像一個女生在游泳池更衣室換衣服,忽然走入一個男人,女生大驚之下直叫「非禮!」大叫「救命!」然後隨手拿起支洗頭水擲向對方,再用地拖將那個男人趕出去,女生這一連串的自衛行動合情合理,不過在加拿大,這種合理的自衛遲下可能會被控告違反人權,歧視他人。合乎人權的做法,是個女生要若無其事,繼續換衫,與那男人共用更衣室。

何解會這樣?話說在上年年初,聯邦新民主黨議員Bill Siksay(苗錫誠)提出C-389號法案, 要將「心理性別身分」(Gender Identity)與「心理性別表達」(Gender Expression)放入加拿大人權法及刑事法之中。由於其後舉行聯邦大選,法案暫停討論。不過近來又有聯邦新民主黨議員 Randall Garrison 重提類似的C-279號法案,並且已經在6月6日在國會中以150票對139票二讀通過,進入三讀的程序。目前C-279號法案中「心理性別表達」一項被修改刪除,但 Garrison 已表明,先爭取將「心理性別身分」放入人權法及刑事法中只是第一步,之後會再爭取加入「心理性別表達」。

何謂「心理性別身分」和「心理性別表達」呢?
按Bill Siksay所說,「心理性別身分」是指個別人士對自己是男人或女人的概念,心裡覺得自己是男人還是女人;「心理性別表達」是指一個人透過行為、說話、衣著或舉止習慣去令其他人知道其心理性別。例如一個男人穿了一條迷你裙,這個造型就是告訴人他其實心理上認為自己是女人。而不論是「心理性別身分」或是「心理性別表達」,最麻煩的是「心理性別」可以是一種完全主觀的決定,有心理性別轉變傾向的人,在某一段時間內,可以主觀地聲稱自己是男人,下一段時間又可以改稱自己是女人。

如果C-279號法案獲得通過的話,一個男人只要聲稱這一刻覺得自己是女人,理論上就可以受人權大法保護,自由出入女廁和女性更衣室。表面上是保障有心理性別轉變之人的人權,實際上就大開女性受性騷擾之門。這個看法不是杞人憂天,在美國已經有出現。 

美國緬因州 (Maine) 於2005年通過類似法例。在2009年有一名男生 (Asa C. Adams Elementary School) 認為自己是女性,要求用女厠,有其他男學生見好玩,可以入女厠,亦爭相效法,男生入女厠。為了平息混亂和保護女生免受騷擾,校方特別准許該名男生使用教師兩性共同的洗手間 (unisex faculty bathroom),但不為學生家人接納,指控學校歧視該名自己相信是女性的男生 (Discriminating against their child, who thinks he is a girl)。最後,緬因州人權委員會裁決「拒絕該名男生使用女厠為不合理」 (It was unreasonable to refuse the boy the use of the girls’ room)。緬因州的人權法甚至說明,「體育隊伍 - 分開性別作賽的體育項目,必須容許轉換心理性別學生,根據自己認為或表明的心理性別參加比賽」,即是說,女子游泳比賽是要容許自己覺得自己是女人的男人參加。

所以在加拿大,如果C-279號法案獲得通過的話,一個男人只要聲稱這一刻覺得自己是女人就可以自由出入女厠,以及為社會帶來混亂,並非多餘的擔心。聯邦新民主黨的議員指法案是要為生理上變性者和心理上性別轉換者(Transgender、Transsexual)提供一個明確的法律保護。但事實上,現行的人權法 Section 2 及 Subsection 3(1),刑事法 Subsection 318(4),以及判刑指引 Sub/paragraph 718(2)等條例內,早已列明各受保護類別,當中除種族、膚色、年齡、性別、宗教外,已包括性取向,連「對本身性別有疑問」亦屬於受保護的類別,早已受到法律保障。加入所謂「心理性別」這些含糊不清的字眼,不會增加保護,只會增加混亂和女性被騷擾的機會。  

C-279號法案已經在國會二讀通過,希望國會議員不要只是抽空地啄磨人權不人權的問題,而是想清楚法案帶來的實際後果,男人入女厠、女人入男厠的混亂和騷擾。

相關討論
這可不算歧視

Labels:


Tuesday, June 05, 2012

 

六四精神

在這陽光燦爛的五月裏,我們絕食了。在這最美好的青春時刻,我們卻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絕然地留在身後了,但我們是多麼的不情願,多麼的不甘心啊!

然而,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懸,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在這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同胞們,一切有良心的同胞們,請聽一聽我們的呼聲吧!
國家是我們的國家,
人民是我們的人民,
政府是我們的政府,
我們不喊,誰喊?
我們不幹,誰幹?

儘管我們的肩膀還很柔嫩,儘管死亡對於我們來說,還顯得過於沉重,但是,我們去了,我們卻是不得不去,歷史這樣要求我們。
....
絕食乃不得已而為之,也不得不為之。
我們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
....
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地活著,因為我們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齡;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學習,祖國還是這樣的貧窮,我們似乎留下祖國就這樣去死,死亡決不是我們的追求。但是如果一個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夠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夠使祖國繁榮昌盛,我們就沒有權利去偷生。
....
我們用生命寫成的誓言,
必將晴朗共和國的天空!

以上是1989年中國首都高校的「絕食宣言」的節錄。每年六四期間,都會不期然重讀一遍,轉眼23年。

每年都紀念六四,不是因為對過去「放唔低,睇唔開」。當年六四民運,市民的訴求不是要打倒中央,拖挎經濟,而是眼見「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懸、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市民才挺身而出,為國家的前途發聲。

不錯,今日中國的經濟迅速發展,部份人富了起來。但這些繁榮現象背後,掩藏了多少貪污腐敗,官商勾結?在宏偉的基建工程背後,多少民工被壓榨,困苦流離?中央領導人不是常常大喊要反貪反腐嗎?總理溫家寶每每談及市民生活的艱苦時,不是表現得感慨萬千嗎?這些呼聲不正正是跟「六四精神」一致嗎?

從香港近期的高官貪腐、特首揮霍的醜聞可見,即使在一個高度法治,以高薪養廉的體制中,人的貪婪仍然無法禁絕,何況在一些法治薄弱,講求人事關係的社會?有中國內地學者的研究推算,在中國因為貪污而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國民生產總值的25%至35%。北京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趙曉的調查報告亦顯示,截至2008年3月,中國內地私人擁有財產超過1億元以上的有3220人,當中2932人是高幹子弟,合共擁有超過20,450餘億元的資產。這些資產來源,主要是依靠家庭在政埸上的權力和人脈非法奪取。這些都是非常驚人的數字,亦是一堆嚴重阻礙國家發展的數字。

記得上年六四前夕,中國當局扣留維權藝術家艾未未。艾未未惹來被政府騷擾的原因,跟他追求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中,因政府興建學校偷工減料而倒塌,導致大量學生死亡的真相有關。汶川大地震是一次觸動人心靈的事件,有很多市民出錢出力去救災和協助災後重建。天災無得講,但官員中飽私囊,偷工減料所做的豆腐渣學校,令大量學生死亡就是人禍,理應查辦,依法處理。但貪官無被懲治,反而努力求證,伸張正義的小市民被打壓,再一次突顯官員貪腐乃嚴重侵害市民,阻礙社會發展的事實,更加鞏固紀念六四的象徵性意義。

除非你將「向前看」等同「向錢看」,否則紀念六四,也可以是著眼於國家現在和將來的發展。而在一個經濟急促發展,但法治的精神和機制未健全的社會,正需要有「六四精神」作防線,免得貪污腐敗在經濟發展的煙幕下蔓延,最終連經濟成果也得賠上。

相關討論
河蟹激鬥草泥馬
坦白性詭辯
最深的集體回憶
當我還是初中生
華叔愛國論
仍然想起當天

Labels:


Friday, June 01, 2012

 

走出「三不」的胡同

根據加拿大統計局最新公布的2011年勞動力調查,去年加拿大680萬名15至29歲青少年中,有44%為學生,43%受僱,其餘的13%即大約904,000人屬「三不族」。「三不」者是指不就業、不讀書、不培訓。「三不族」當中的男女數目相若,各佔大約452,000人。而在這90萬三不大軍中,有513,000更是「死硬派」,直頭是不願意找工作。


跟其他國家相比,例如比較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的成員國法國、德國、意大利、英國及美國相較,加拿大的情況原來也不算太差。在2009年,加拿大15至29歲青少年合共13.3%的不就業不讀書比率,是排第二低位。即是說在其他先進國家,「三不族」的問題更嚴重。當然以低處未見低的心態去看,
似乎無需要太擔心,反正還有人墊底。不過這不是一個比較的問題,而是反映著一個涉及人力資源、福利資源、家庭問題等等的社會現象。

導致社會上有龐大的「三不族」,可以有幾個不同原因。第一個是外在環境的因素。例如在1976年,加拿大的「三不族」曾經高達22%,原因是當時期有大批女性加入勞工行列,令就業市埸出現變化。此後的幾十年,「三不族」的比例一直下降至2007年的12%。但自2008年起,三不加拿大青少年百分比就持續增加了1至2個百分點。
這個現象大概跟近年的經濟不景有關。

根據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ILO)在2010年所做的「全球青年就業趨勢報告」,受到經濟危機影響,截至2009年底,全球15至24歲的勞動人口失業率升至破紀錄的13%,人數大約是8070萬。在金融危機之前10年,青少年失業人口每年平均增加大約19萬。但由2007年底,即金融危機開始起,青少年失業人數就增加了780萬。故計青少年失業飈升的情況會是國際性的。

第二個導致社會上有龐大的「三不族」的原因,可能是家庭的因素。父母過份呵護,令孩子在成長中缺乏了一些重要的栽培,這些栽培包括自理能力、抗逆能力、面對現實的能力、待人接物的能力、以及用創意解決問題的能力等等。

當然大概不會有父母故意要埋沒栽培孩子長大成人的機會,不過死穴往往在於將孩子的成長壓縮在孩子的學業成績上,將學校的成績表看為成長的指標。結果往往是過份注重成績表上的分數,甚至不自覺間向孩子灌輸一個直接阻礙全面成長的思想:「你什麼都不用管,只要專心讀好書,其他所有事情父母會做。」但退一步想,學業成績其實只反映了孩子成長整體的一個部份。 放長遠一點去想,子女長大後,只有一張標青的成績表,是不是足以讓他有能力去承受工作壓力;去疏理複雜的同事關係;做重要的財務決定;不會因為一次失戀而被撤底打沈;做一個賢慧的妻子;成為一個有智慧的爸爸;有健全的人格和價值觀去建立幸福生活呢?  

當然要栽培子女有以上的能力,可能比催谷出一張亮麗的成績表更不容易,但卻是避免子女成為「三不族」,以及營建幸福生活不可缺少的重要栽培。

第三個導致社會上有龐大的「三不族」的原因,是青少年本身的素質。 根據統計局的數字,在51萬的「三不死硬派」中,有18%表示希望自己有工作,但卻只是停留在白日夢式的「希望」中,並無真的付諸行動去找工作。
當中只有55,000人,即大約10%表示在過去超過6個月裏有找尋工作。

的確,經濟環境欠佳,可能再加上家庭栽培的土壤又未如理想,但這一切都不足以將「三不族」賴皮的態度解釋走。世界艱難不是自棄的充分理由。既然知道世界艱難,就更要認真提升自己刻苦的心志,建立堅忍的品格,和成熟的生活態度。學習不要將小事放大,將細浪當苦海,縱容自己容易受傷,總是為自己留下軟弱的後路。而是建立整理情緒的能力,增強面對挫折的能耐,磨練出屢敗屢戰、知錯能改、勇敢承擔的精神。好過成日賴皮、賴環境、賴屋企人、賴祖宗十八代,畢竟賴來賴去,賴到跌入三不一族,受害的還不是自己,蹉跎的還不是自己的歲月。


相關討論
我真係好悶呀~~
孩子,悶是一個你自己要處理的問題
找死不如找工作
我們需要一個能塑造父親的社會

Labels: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