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5, 2012

 

六四精神

在這陽光燦爛的五月裏,我們絕食了。在這最美好的青春時刻,我們卻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絕然地留在身後了,但我們是多麼的不情願,多麼的不甘心啊!

然而,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懸,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在這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同胞們,一切有良心的同胞們,請聽一聽我們的呼聲吧!
國家是我們的國家,
人民是我們的人民,
政府是我們的政府,
我們不喊,誰喊?
我們不幹,誰幹?

儘管我們的肩膀還很柔嫩,儘管死亡對於我們來說,還顯得過於沉重,但是,我們去了,我們卻是不得不去,歷史這樣要求我們。
....
絕食乃不得已而為之,也不得不為之。
我們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
....
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地活著,因為我們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齡;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學習,祖國還是這樣的貧窮,我們似乎留下祖國就這樣去死,死亡決不是我們的追求。但是如果一個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夠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夠使祖國繁榮昌盛,我們就沒有權利去偷生。
....
我們用生命寫成的誓言,
必將晴朗共和國的天空!

以上是1989年中國首都高校的「絕食宣言」的節錄。每年六四期間,都會不期然重讀一遍,轉眼23年。

每年都紀念六四,不是因為對過去「放唔低,睇唔開」。當年六四民運,市民的訴求不是要打倒中央,拖挎經濟,而是眼見「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懸、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市民才挺身而出,為國家的前途發聲。

不錯,今日中國的經濟迅速發展,部份人富了起來。但這些繁榮現象背後,掩藏了多少貪污腐敗,官商勾結?在宏偉的基建工程背後,多少民工被壓榨,困苦流離?中央領導人不是常常大喊要反貪反腐嗎?總理溫家寶每每談及市民生活的艱苦時,不是表現得感慨萬千嗎?這些呼聲不正正是跟「六四精神」一致嗎?

從香港近期的高官貪腐、特首揮霍的醜聞可見,即使在一個高度法治,以高薪養廉的體制中,人的貪婪仍然無法禁絕,何況在一些法治薄弱,講求人事關係的社會?有中國內地學者的研究推算,在中國因為貪污而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國民生產總值的25%至35%。北京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趙曉的調查報告亦顯示,截至2008年3月,中國內地私人擁有財產超過1億元以上的有3220人,當中2932人是高幹子弟,合共擁有超過20,450餘億元的資產。這些資產來源,主要是依靠家庭在政埸上的權力和人脈非法奪取。這些都是非常驚人的數字,亦是一堆嚴重阻礙國家發展的數字。

記得上年六四前夕,中國當局扣留維權藝術家艾未未。艾未未惹來被政府騷擾的原因,跟他追求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中,因政府興建學校偷工減料而倒塌,導致大量學生死亡的真相有關。汶川大地震是一次觸動人心靈的事件,有很多市民出錢出力去救災和協助災後重建。天災無得講,但官員中飽私囊,偷工減料所做的豆腐渣學校,令大量學生死亡就是人禍,理應查辦,依法處理。但貪官無被懲治,反而努力求證,伸張正義的小市民被打壓,再一次突顯官員貪腐乃嚴重侵害市民,阻礙社會發展的事實,更加鞏固紀念六四的象徵性意義。

除非你將「向前看」等同「向錢看」,否則紀念六四,也可以是著眼於國家現在和將來的發展。而在一個經濟急促發展,但法治的精神和機制未健全的社會,正需要有「六四精神」作防線,免得貪污腐敗在經濟發展的煙幕下蔓延,最終連經濟成果也得賠上。

相關討論
河蟹激鬥草泥馬
坦白性詭辯
最深的集體回憶
當我還是初中生
華叔愛國論
仍然想起當天

Labels: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