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8, 2012

 

雙重標準的不幸

魁北克省政府較早前宣布,向大煙草公司追討600億元賠款,彌補跟煙草有關的醫療開支。其實在加拿大已經有五個省份向煙草公司提出類似的索償訴訟,這些省份包括卑詩省、安省、紐賓士域省、紐芬蘭省和緬尼托巴省。其他省份亦有計劃向煙草公司索償。卑詩最高法院早在2006年9月已經裁定,卑詩省政府可以向15個海外煙草商,進行追討因吸煙引致的疾病所帶來的醫療開支。而這些煙草商即使身在海外,也必須到卑詩省應訊。而在美國方面亦有類似的法律行動,這些訴訟全部最終都是通過巨額庭外和解協議解決, 賠款的總金額至少有2,060億元。

索償的理據,按魁省司法廳長富尼耶(Jean-Marc Fournier)的解釋,是煙草公司過去一直無沒有公開信息﹐提醒示民眾吸煙的害處。至於索償的的金額何解如此龐大,高達600億元,魁省衛生廳長博爾達克(Yves Bolduc)就列舉吸煙與相關疾病﹐譬如癌症、心臟病、截肢﹑新生嬰兒體重不足等等,結論是「跟煙草相關疾病,是省民住院的主要原因,也是耗資巨款治理病症的主要原因。所以相關病症多年來的開支,給醫療系統很大的財政負擔。」魁省政府計算是由1970年到2030年,治療煙民以及跟煙草相關病症的開支,得出600億元這索償數字。

曾幾何時,吸煙是時尚型仔的表現,是身份個性的象徵,但近年就一沈百踩。多項調查顯示,年青人吸煙的數字不斷下跌,煙鏟一族後繼無人。政府亦一擲千金,用大堆大堆錢做反吸煙宣傳教育。煙草商更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又好似砧板上的肥肉,人人都想切一刀、分一份。

支持吸食大麻的人士常有一論調,就是既然煙草可以合法,市民可以公開吸食,大麻應有同相待遇。如今政府主動出擊,不惜對簿公堂,申明煙草對市民和社會的傷害,要求索償醫療開支。大麻一樣對市民和社會造成傷害,政府也是否應該對大麻採取同樣果斷的行動?  

要數禍害,大麻比起煙草有過之而無不及。吸食大麻可導致短期記憶力衰退、自我約束力減弱、無法集中精神學習、理解能力和反應速度減弱、產生幻覺,傷害肺臟和腦部等等。澳洲昆士蘭大學於《一般精神病學檔案雜誌》發表的一項歷時七年的研究顯示,接受調查的3800多名於1981至1984年出生的年輕人中,約1300個從無吸食大麻的年輕人中,約2%確診患精神病,包括精神分裂症及妄想症等;吸食大麻6年或以上的320多個年輕人中,則有約3.7%確診患精神病。接受調查人士中,吸毒時間最長的年輕人,出現精神錯亂徵狀的機會,是從未吸毒的年輕人的四倍。即使吸食大麻少於三年的,患精神病的機會仍明顯較高。有專家指出,研究顯示指出吸食大麻的禍害遠比一般人所想的嚴重。

另外於今年年初,《英國醫學期刊》刊登了一個由加拿大 Halifax 的研究團隊所做的調查,當中顯示,在駕駛前三小時內吸食大麻的司機,發生嚴重或致命交通意外的風險,較沒有使用大麻的司機,高出92%,即高出接近一倍。這份研究報告是先將來自多個國家接近三千份有關資料進行篩選,揀出合乎科學準則的九項研究,把數據綜合分析,當中涉及的研究對象共有49,411人。並且是刪除其他例如酒精的物質,單一針對大麻一項作分析,而且所有使用的研究個案都涉及真實的路面情况,使用真實吸食大麻後引致的撞車意外作分析。由於研究的方法非常嚴謹,故此被學界視為一份很有說服力的報告。

過去多年來,政府都有向煙草商徵稅,但根據向煙草商索償的理據和數字顯示,治理因吸煙引致的疾病問題,耗費數以百億元計,是一個極之沈重的醫療和經濟負擔。汲取了吸煙禍害的沈重教訓,面對禍害更深更廣的大麻,是不是應該嚴加防範,以免重蹈覆轍,又折騰幾代人呢?  

政府現在不屑於來自煙草商的龐大稅收以及慈善捐款,甚至會禁止煙草商做一些大型活動的贊助單位,以免向社會大眾發出錯誤訊息。政客們是否也應停止什麼大麻合法化的言論,有遠見地向大眾發出正確訊息呢?

政府和教育團體大灑金錢,向年青人揭露煙草的禍害,和煙草商的虛偽。他們不也當向青年人揭露大麻之禍害,以及毒販之醜惡嗎?對非法種植、收藏、販賣大麻的蛇鼠之輩,是否也該一改「隻眼開,隻眼閉」的態度,改為嚴懲罪犯,嚴防毒品泛濫呢?

煙草有害,大麻的毒害更深,政府若不一視同仁,這雙重標準很可能會為社會、年青人帶來更大的不幸。




相關討論
酗毒駕駛:一個性命攸關的問題
急步向左走
說什麼「加強教育」!?
丟假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