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1, 2012

 

制度系統殺人事件

湖南省公安廳發表調查報告稱,指經過法醫鑒定後,確認六四民運人士李旺陽是自縊死亡。報告結果是意料中事,而報告結果引起的反應亦是意料中事,普遍都是質疑報告的結果是否公正。

報告被質疑的理由好簡單,就是報告有意無意的捉錯用神,以至對當初大眾所提出的合理疑點,未能作出合理解釋。由李旺陽一名失明兼且因長期受虐以致雙手並不靈活的人,如何可以打出一個複雜的繩結吊頸;到明明雙腳著地,如果能導致第4節頸椎骨析如此致命的傷害?一個在醫院被照顧被監視的人,如果順利完成一項需時進行的自殺行為?報告通通未能作出合理解釋。

報告的寫法似是去討論「一個失明人在雙腳著地的情況下打出一個複雜的繩結吊頸導致頸椎骨析而死並非全無可能」這個題目,多過調查一個真實的人李旺陽的死因。報告就算對「一個失明人在雙腳著地的情況下打出一個複雜的繩結吊頸導致頸椎骨析而死並非全無可能」這個題目能作出科學上可行的解釋,都無助於大眾要求公平調查了解李旺陽死因的訴求,因為大家有興趣的不是一個學術研究題目,而是要知道的是一個真實的人的死因。

所以報告出爐之後,大眾仍然覺得李旺陽的死非常離奇。不過在大陸,類似的離奇死亡時有發生。例如在2008年安徽省穎泉區委書記張治安被舉報,舉報人李國福被檢察院拘留5個多月後,突然在安徽省第一監獄醫院死亡。他的死亡鑑定書上寫的死因是「自殺」身亡。李國福的家人對死因非常懷疑,但無奈死無對証,無可追查。

又例如2009年2月發生的「躲貓貓」事件,中國雲南省一名24歲的男子李蕎明,在看守所被關押11日後突然死亡。當地公安的解釋是:李蕎明跟其他被關押的犯人在看守所天井玩「躲貓貓」遊戲時,被其他犯人推撞踢打,不小心撞牆導致頭顱嚴重損傷致死。由於解釋牽強到引起民憤,當局唯有調查。調查之後證實,該看守所的管理極之混亂,負責公安長期失職,以致看守所內經常有所謂的「獄霸」暴力欺凌其他犯人,李蕎明就在短短11日內被欺凌、毆打致死。為了掩蓋看守所混亂不堪的事實,有關人員就推出「躲貓貓」的解釋。從事件有機會水落石出,死得有個明白的角度來看,李蕎明都算是萬幸,但仍然不減當中的荒謬和不幸。

這一切的例子,都顯示在一個法治不健全的社會,擁有權力的一方為了自己的利益,要整治、甚至整死一個人有多容易。即使中央政府有心整肅,但落到地方的層面,涉案人士的待遇以至性命,始終是在地方官員和執法人員的手掌上。既然法律上以及系統上的漏洞那麼多,即使使橫手,只要能守得住官官相衛的網絡,在人事的矛盾和利益之間能做到連橫合縱, 擁有權力的一方為了穩住自己的利益,狠下心、殺殺人,亦在所不惜。畢竟在一個不合理的系統內,不要說是謀取利益,即使是埋沒良心的去力求自保,也是一件不得已的事。

而在一個充滿漏洞的系統內,除非有十足的把握,或者必需的理由,中央上頭一般都不會對地方作出太大動作。一來是要突破一個官官相衛的網絡,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二來是地方的勢力,往往牽扯著中央上級的利益分配和勢力分佈,處理不好分分鐘會引發更複雜的權力鬥爭,是一件非常頭痛的事;三來是中央要管治,一定要碼住地方。特別是政權的認受性在社會上有被質疑,更需要地方配合穩住局面。當地方對中央上級的干擾有反彈時,中央往往會投鼠忌器,這是一件非常現實的事。

這個講法絕不是要為涉及不公義事件的人開脫責任,只訴諸系統。一切牽涉不公義事件的人士,都必需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上責任。要指出的是,制度系統本身是可以殺人的。即使個別事件被揚了出來,甚至被查明,在一個法治不健全的系統中,仍有千千萬萬的個別事件在公眾的視線外發生,仍有千千萬萬的人被侵害。要更撤底的去解決問題,無可避免的是要向建立一個健全法治系統的方向著手。


相關討論
六四精神
最深的集體回憶
還是制度的問題

Labels: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