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7, 2012

 

億萬網民的微小聲音

互聯網可以說是現代城市不可或缺的基本建設。若果從上網的人口比例和上網時間去計算,加拿大都是世界第一。根據網絡流量統計公司 comScore 的調查數字,加拿大的網民每月平均上網超過2500分鐘,即每個月花近42個小時上網。而加拿大的人口中,約有68%使用互聯網,比法國和英國的62%,德國60%,美國的59%,以至日本的57%都為高。

中國的互聯網普及率為39.9%,比加拿大低,不過看網民數目的話,中國卻是世界之冠。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30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中國的網民有5.38億人,是15年前的867倍,互聯網普及率達39.9%。其實早在四年前,中國的網民數字已經超越美國,佔據全球第一位。目前全球每一百個網民中有24個是中國人,截至上月底,連居住在中國農村的網民亦達1.46億人。

報告另一個值得留意的數字,是在中國以智能手機作為上網工具的人數,首次超越個人電腦。截至上月底,以手機上網的網民達到3.88億,超越個人電腦的3.8億。其中的原因包括手機價格越趨便宜,以及對流動人口來說使用手機上網比較方便。

這些數字可以是意味著極大的商機。只佔人口比率40%就已經有超過5億的網民,中國的手機、電腦、互聯網市場還有極之龐大的發展潛力。相關的商業機構向中國市場靠攏,大概會是一個現實的趨勢。

另一個令人關注的方向,就是互聯網的普及對中國政制所會帶來的沖擊。有這樣的聯想其實也不難想像,記得於2010年底開始的「阿拉伯之春」,短期內在中東地區引發一連串的反政府示威,甚至有政權被推翻,過程中互聯網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而有份起草簽署《零八憲章》的劉曉波,於2009年12月25日,在北京第一中級法院一審中被裁定「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劉曉波上訴至北京高級人民法院,法院於2010年2月12日決定維持原判。在法院的判詞中表示,被告人劉曉波「利用互聯網傳遞信息快、傳播範圍廣、社會影響大、公眾關注度高的特點,採用撰寫並在互聯網上發布文章的方式,誹謗並煽動他人推翻我國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其行為已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且犯罪時間長、主觀惡性大,發布的文章被廣為鏈接、轉載、瀏覽,影響惡劣,屬罪行重大的犯罪分子,依法應予從嚴懲處。」顯示中國當局不單對互聯網和政制之間有聯想,甚至是有恐懼。

故此雖然明明是世界第一,明明是商機無限,但中國官方對中國網民一向都沒有給予一個正面的形象。官方媒體新華社就曾經撰文指,構成大多數網民的年青人群體,主要有兩個特性:一是這個人數龐大的群體是游離在社會的邊緣份子,不成熟,甚至有時是非理性;二是互聯網被這個群體當作群體情緒的傳遞器、宣洩器,而不是正常的資訊交流管道。

儘管官方的定調傾向負面,但互聯網仍然對當權者帶來一定壓力,在過往有不少的網民揭發官員貪腐,最終導致有官員被懲處的例子。不過在一個龐大的政治系統下,網民能發揮的影響力仍然有限。在網上匿名發個言而又不被查出由自可,要出名做點實事,又是另一回事。

就以河南青年王帥為例,他於網上發了一篇以「靈寶老農抗旱絕招」為題的文章,反映當地政府違法徵用土地。隨後靈寶巿警方以涉嫌誹謗罪將王帥拘留了8日。不過事件後來引媒體介入,河南省公安廳廳長在網上向王帥道歉,又給予他783.93元的國家賠償。表面上,事件告一段落,但實際上,靈寶巿當局只是在政策上玩花樣,繼續欺壓農民。

王帥嘗試繼續為農民爭取,但折騰了大半年,連相關部門一個正式答覆也得不到。更麻煩的是,擁有天津醫科大學視光專業文憑,而且有兩年相關工作經驗的王帥,在求職時處處碰壁,原因是他曾經被公安拘留。有記者問王帥,如果可以時光倒流,會不會一樣為靈寶市的農民請命,王帥的回答是:「我再也不反映問題了,不會在網上發帖,甚至連舉報的事也不會再做了。… 我只是做了一點維護自己權益的事,但發現這個代價太大了。」

王帥的遭遇已是不幸中之大幸,在中國因舉報貪腐而遭報復的例子多不勝數,但他一句「我只是做了一點維護自己權益的事,但發現這個代價太大了」的慨嘆,卻又道出了多少人的心聲。所以縱有億萬網民,制度一日不改善,人民的聲音仍然難以被聽見。


相關討論
河蟹激鬥草泥馬
操控與失控之間
科技加骨氣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