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5, 2012

 

幸福起跑點

如果有人問你,你對你子女有什麼期望?你想你的子女大個做什麼?你會怎樣回答?
做大醫生?律師?
新一代的父母很少這樣說話,一般大概都會說:「我無所謂呀!看他自己啦!最緊要開開心心、健健康康…」我聽過不少父母這樣回答,但與此同時又每個學期都替年幼子女報齊游水、唱歌、空手道、琴棋書畫班、以及中英數國粵法語等補習課程。

做父母總是有一個心願,就是希望子女好,有前途。問題是,究竟何謂對子女的將來好呢?好的內容和範疇其實包括些什麼呢?不少父母替子女報讀不同類型的課外活動,都可能是擔心子女「輸在起跑點」,但究竟是擔心他們會輸了些什麼呢?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與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就香港家庭、經濟及社會因素對幼兒發展的影響,發表了一份調查報告。報告以問卷方式進行,於去年5至11月,向153間政府資助非牟利全日制幼稚園暨幼兒中心的家長及教師發出問卷,共收回2086套有效問卷,每套問卷的受訪者包括一名家長和一名老師。

調查報告顯示,在3至6歲幼兒中,有參加課外活動的,高達77.2%的受訪家長認為幼兒與同輩相處的表現不理想;相比無參加課外活動的,只有70.9%的受訪家長認為幼兒與同輩相處的表現不理想。這現象亦跟受訪老師的回應吻合,認為無參加課外活動的學生與同輩相處的表現較好,反映課外活動跟幼兒學習社交似乎無直接關係。

負責調查的機構指出,有這樣的現象,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家長為子女報讀課外活動時,一般都「較重技能培育,例如學術班、跆拳道、畫班等,而非品格培育、全人發展的活動」。導致幼兒可能十八般武藝樣樣皆精,但在同理心、待人接物、溝通技巧、自理能力等範疇上,卻是所謂的 underdeveloped,只有低度的開發。  

這亦說明了,為什麼香港家長在過去多年來投以大量的資源去栽培子女,但「港童」問題卻反而成了一個令人擔心的社會現象。「港童」也者,就是一些擁有「三低」特徵孩童。
三低者,第一低是自理能力低。有香港臨床心理學家根據在輔導個案的資料估計,有多達三分之一兒童問題,涉及缺乏自己照顧自己的能力。較極端的例子包括到了12、13歲還沒學會自己洗頭、綁鞋帶;到小六仍未識得便後清潔。
第二低是情緒商數(EQ)低。小小事情都會導致情緒低落,甚至做出自我傷害的行為。
第三低就是抗逆能力低。遇到困難很快就放棄、逃避。

其實類似的問題在溫哥華一樣有。我過去有從事年青人工作的經驗,發覺在尋求協助的年青人中,不少都是臥虎藏龍,有綱琴高手、有游泳健將、各類型功夫的高手、當中取得大學獎學金的也不少,但卻是自理能力嚴重偏低,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遇有困難只會鑽牛角尖,遇到一些其實不太複雜的人事問題就馬上情緒緊張,一場小小的失戀就足以令他一沈不起。有這樣的情況的年青人,有再多的才藝技能,都很容易會失去自信心,自我形象低落,情緒健康出問題。  

這不是說不要孩子參加課外活動,而是要留意不要只偏重技能上的學習,而忽略了品格、心志上的發展。例如同樣是學琴,不要只緊張子女能否在最短時間內考到最高級並且得到最高分,亦嘗試去了解一下,除了教學的技巧外,教琴的老師是否著重跟學生的溝通,會不會肯花時間去跟學生聊天。不要以為老師跟學生聊天是不務正業。如果傾得埋、傾得好,其實是一個讓你的子女學習與人溝通的機會。

我自己也是一個爸爸,育有一對年幼子女,我也明白擔心孩子「輸在起跑點」的壓力,不過我又知道,我打從心底裡對子女的將來有一個期望,就是希望他們有一個幸福的人生。如果他們長大之後瞓街,三餐不繼就固然不幸福;但如果他收入豐厚、有靚車靚樓、但無朋友,成日都孤孤辟辟一條友,我都不會覺得他們有幸福。又或者他日他做了一個大醫生,或者做了大學教授,但不懂得照顧自己,除了工作上的事務之外,基本上還是個學前兒童;或者成家立室之後成日家嘈屋閉;或者有好多不良嗜好;又或者他的子女沾染毒品,我都不會覺得他人生有幸福。

那就是說,要子女將來有幸福,除了有學歷,有技能之外,至少還要有一個健全的價值觀,健康的自我形象,有合理地高的EQ,有領導能力,有自制能力,識得待人接物,識得照顧自己同身邊的人等等。而這一切跟學歷或者任何技能一樣,不會一日煉成,需要自幼在一個健康、整全的家庭環境下,逐點逐點塑造而成。 


相關討論
走出「三不」的胡同
我們需要一個能塑造父親的社會
家庭優先 走遠一點
當買樓成了抱負
幸福從小由小做起
努力加餐飯
荒謬實驗的犧牲品

Labels: , , ,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12

 

撲火外交

很少國家的外交政策跟國內政策彷彿佔有同樣的比重,美國是其中一個。無他,美國一直都以國際老大的形象遊走於國際間。其他國家的事務,不論外交或內政,只要有多少聲氣,美國無行動都要有呼籲;無呼籲都要有表態;無表態都要主動表示關注。當然,跟美國有利益關係的國家或者事務,美國就更有動機要參一腳,加把口。不過以美國在江湖上行走多年,兼且要保持瓣瓣都吃得開的局面,當中建立起的利益關係錯縱複雜,地球上任何角落出事,轉兩個彎就又會觸及美國利益。故此外交的成績,往往會成為評論美國總統政績其中一個重要項目。而總統的外交理念和能力,對美國本身的利益以至國際的局勢亦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在過去幾任的美國總統的外交理念和手腕都明顯有所不同。例如當年老布殊面對前蘇聯的瓦解,就提出「新世界秩序」,試圖讓美國真真正正擔任全球領導者的角色。期後的克林頓就以「全球化」作為方向,在全球一體化的視野下,為美國的外交策略作定位。到小布殊,在911恐怖襲擊之後,就以反恐作為主調,當中滲透著有過重英雄感的理想主義。說出什麼「如果你不是跟我們站在同一邊,你就是我們的敵人」的外交蠢話。

三任美國總統的外交理念和手腕不同,對美國以至國際秩序帶來的果效亦有所不同。目前奧巴馬的外交策略,基本上可以用「多邊主義」來形容,著重用軟力量去重建美國的國際形象。不過在真正行動上,似乎仍有很強的「單邊主義」色彩。而在實際的外交政績上,除了一上任,椅子都還未坐暖就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外,在外交事務上可以說是乏善足陳。唯一可以誇口一下的是派出突擊隊成功暗拉恐怖組織蓋達領袖拉登,但這說不上是外交成就。

記得在奧巴馬初上任時,曾擺出親善、多元外交的姿態,在中東事務上表示會疏離以色列,親近回教國家;在太平洋事務上,亦對中國釋出善意。但因為現實局勢複雜凶險也好,因為奧巴馬本身的外交能力低落也好,這些主觀意願,除了當年見過下報之外,可以說是連影也沒有。特別是對中國方面,近年所採取的行動,可以說是跟共和黨的強硬派沒有兩樣,口頭上說什麼中國是美國的重要夥伴,實際上就以近乎無禮的態度,明撐暗助跟中國有矛盾的周邊國家,拉攏他們圍堵中國。

今年是美國大選年,奧巴馬當然希望無驚無險,一些棘手的問題今年最好就閃得就閃,不過目前的國際局勢似乎對他並不是特別友善,四處起火。

首先是電影《穆斯林的無知》,在中東及北非引發大規模的穆斯林示威。在過去兩年中東茉莉花革命中,美國視之為踢走不利美國的專制政權,穩住美國在中東地位的大好時機。其中大力推翻卡達菲政權,打造新的利比亞政府,可以說是代表作。所以近日美國駐利比亞大使史蒂文斯被殺,可以說是突顯出目前中東反美局勢的凶險。

茉莉花革命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社會,將西方價值觀、西方政治理念推進中東的轉捩點這想法,大概只是西方社會一廂情願的想法。事實證明中東和北非國家的人民,對西方社會多年來對當地所帶來的傷害和不公義,仍然有非常清楚的記憶。對西方社會的一套仍然有非常強烈的排斥。這一連串的大規模反美浪潮,如果進一步失控,再加上如果伊朗乘機出招攪局,以及敘利亞的內戰變得更難看的話,對奧巴馬的選情很可能會帶來衝擊。

另一個起火地點是位於西太平洋的中、日以及朝鮮半島。中、日在釣魚台問題上的爭拗,隨著日本政府強行將島嶼國有化而變得白熱化。雖然估計雙方真的開火的機會不高,但姿態上已推到兵戎相見的地步,大家都亮出軍事力量作為爭拗的籌碼之一。這已經是一個危險的訊號。再加上日本跟韓國和俄羅斯的島嶼爭拗同樣有升溫的傾向,若果有什麼擦槍走火的情況出現的話,馬上就會燒到美國利益,燒到奧巴馬政府的頭上。

奧巴馬政府原本的如意算盤是穩住了中東之後,全力對付中國,向中國抽水。將中國塑造成假想敵,再高調對付之。既可建立自己強硬的形象,又可以轉移國民視綫,廻避內政不濟的現實。這種手段令奧巴馬的外交看起來跟美國的鷹派沒有太大分別。在目前中東、北非、太平洋同時起火的情況下,令奧巴馬政府撲火撲到頭暈。

其實奧巴馬不妨用新思維去看目前的局面。雖然中國不是跟西方社會一樣的民主國家,又是當今其中一大軍事和經濟強國,但無必要將中國當成當然的假想敵。因為從現實上看,中國的確無跡象要藉軍事力量去耀武揚威。即使受到挑釁,中國的反應多數都是戒急用忍,頂多是硬在嘴上。中國政府可以有不少假話,但和平崛起似乎是由衷的意願,至少無實証顯示是虛言。如果奧巴馬亦心口如一,真的將中國視為國際夥伴,至少在亞太地區可以少幾個火頭。再在經濟上互補,成為當今國際經濟體系上的強大領導聯盟,對中、美雙方以至國際局勢都是大利。


相關討論
綜合國力的比較問題
硬漢也需軟力量
中美「暖腳之旅」

Labels: , ,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12

 

修補破窗大行動

上星期在多倫多市中區,有近300人遊行集會,參與的主要是婦女。遊行隊伍中很少示威牌,大部份遊行者亦無大叫口號。這個如此特別的遊行集會的緣起,是該區近兩個月內一連發生至少10宗性侵犯案,警方相信全部案件都是同一名犯人所為,但至今仍未能破案。為了保障該區婦女的安全,有人就以「用行動反抗最近性侵犯案」為名,號召集會,要「以人群擠滿大街小巷來作出抵抗」﹐要「取回」社區。

集會主辦者希望市民的行動有助影響政府不會削減對罪案受害人服務的撥款,亦有市議員參與其中,不過集會的主要目的不是政府或者任何有關當局施壓,而是要向色魔施壓,希望嚇到那些色魔不再在該區出沒。

聽起來,好像有點搞笑,幾百人集會遊行,就真的可以阻嚇到色魔不犯案嗎?我個人就認為會起到不錯的果效。這個認為乃基於一個叫「破窗理論」(Broken Windows Theory)的犯罪學理論。

這個理論是由犯罪學家 James Q. Wilson 和 George Kelling 所創。他們認為犯罪率上升,是社會治安失序的結果。如果街上有一間屋的窗被人打破了,久久沒有維修,路過的人會覺得破窗這等閒事不會有人關心,也無人管理,一些手痕友就會更放心去打破其他玻璃窗,不消多久,街上會有更受窗戶遭打破,整條街給人「無王管」的印象。隨之而來,塗鴉、隨街掉垃圾、強迫性乞討等問題會出現。好搞事的人會來搞事;有心但無膽搞事的人會開始嘗試搞事,搶劫、偷竊、扑車、販毒會逐漸增多,而可憐的良好市民就逐漸習慣了這狀況,認為報警也是多餘,這消極心態鼓勵了為非作歹的人更多犯事。結果由一個破窗開始,罪案蔓延到整條街。

在多倫多市中區,300人遊行集會用行動反抗性侵犯案,正是一種修補破窗的行動。一來可以向不法之徒清楚說明,該區的社會治安,並沒有因為連串的罪案而失序,因為市民有心又願意出力去維持原來良好的治安和秩序。二來是提高市民的警覺性,突顯原有秩序的可貴,以及維持良好治安的決心。這兩樣加起來,增加了不法之徒在該區犯案的實質和心理障礙。 

多倫多市中區的修補破窗行動的成效如何,仍有待觀察,但運用破窗理論的原則去重整治安,卻是有過成功例子。 在1980年代,美國紐約市的罪案率非常驚人。在貧窮的 Brownville 和東區,晚上根本無人敢出街。而地鐵更是罪惡溫床,市民搭地鐵分分鐘變成罪案受害人。當局於是根據「破窗理論」的原則,去改善治安。他們找出的第一道「破窗」是地鐵塗鴉。塗鴉正是令罪犯覺得地鐵系統無王管,犯罪有安全感。於是當局大力推動車廂車站清潔。另一道破窗則是逃票,跟塗鴉一樣,這小小的失序行為,大大壯了人犯案的膽。於是警方用了大批人手打擊逃票,並且意外地發現,1/7的逃票者是通緝犯;1/20的逃票者帶有武器。這兩個行動大力推行後,地鐵治安大好,市民也勇於舉報罪行。後來紐約市長將行動推行全市,5年內,紐約的謀殺案少了64.3%,整體犯罪案件少了50%!

其實在溫市中心東端一些地區,明顯是出現了社會治安失序的情況。在某些地區的街道,甚至是小學和公園範圍,會見到沾血針筒,用過的避孕套,破爛酒樽,人體糞便。癮君子公然「啪針」、酗酒、性交,甚至擾民和撩警察。在這地區,容忍在街頭吸毒是其中一道「破窗」。要修補破窗,警方必需嚴厲執法,檢控和起訴街頭吸毒者,若能配合重刑,相信假以時日,溫市東端的治安仍然有得救。可惜礙於意識型態,政治考量等因素,令具體修補破窗的行動根本無法出現,任何正面改動該區社會治安、秩序的試圖,總是會受到阻撓。

當年在約紐市引用破窗理論大力改善治安的紐約市市長朱利安尼,在2008年獲邀於第一屆素里地區經濟峰會 (Surrey Regional Economic Summit) 發表演說。當時他亦提及到溫市的毒品、罪案問題,並且引用紐約市的成功例子作鼓勵。可惜除了身為東道主的素里市市長有較積極的回應外,其他政客完全無反應。或許要處理溫市的罪案,特別是毒品問題,第一道要修補的破窗,是在人裡面意識型態上的偏執。


相關討論
匪夷所思的架空列車
雙重標準的不幸
酗毒駕駛:一個性命攸關的問題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