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5, 2012

 

幸福起跑點

如果有人問你,你對你子女有什麼期望?你想你的子女大個做什麼?你會怎樣回答?
做大醫生?律師?
新一代的父母很少這樣說話,一般大概都會說:「我無所謂呀!看他自己啦!最緊要開開心心、健健康康…」我聽過不少父母這樣回答,但與此同時又每個學期都替年幼子女報齊游水、唱歌、空手道、琴棋書畫班、以及中英數國粵法語等補習課程。

做父母總是有一個心願,就是希望子女好,有前途。問題是,究竟何謂對子女的將來好呢?好的內容和範疇其實包括些什麼呢?不少父母替子女報讀不同類型的課外活動,都可能是擔心子女「輸在起跑點」,但究竟是擔心他們會輸了些什麼呢?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與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就香港家庭、經濟及社會因素對幼兒發展的影響,發表了一份調查報告。報告以問卷方式進行,於去年5至11月,向153間政府資助非牟利全日制幼稚園暨幼兒中心的家長及教師發出問卷,共收回2086套有效問卷,每套問卷的受訪者包括一名家長和一名老師。

調查報告顯示,在3至6歲幼兒中,有參加課外活動的,高達77.2%的受訪家長認為幼兒與同輩相處的表現不理想;相比無參加課外活動的,只有70.9%的受訪家長認為幼兒與同輩相處的表現不理想。這現象亦跟受訪老師的回應吻合,認為無參加課外活動的學生與同輩相處的表現較好,反映課外活動跟幼兒學習社交似乎無直接關係。

負責調查的機構指出,有這樣的現象,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家長為子女報讀課外活動時,一般都「較重技能培育,例如學術班、跆拳道、畫班等,而非品格培育、全人發展的活動」。導致幼兒可能十八般武藝樣樣皆精,但在同理心、待人接物、溝通技巧、自理能力等範疇上,卻是所謂的 underdeveloped,只有低度的開發。  

這亦說明了,為什麼香港家長在過去多年來投以大量的資源去栽培子女,但「港童」問題卻反而成了一個令人擔心的社會現象。「港童」也者,就是一些擁有「三低」特徵孩童。
三低者,第一低是自理能力低。有香港臨床心理學家根據在輔導個案的資料估計,有多達三分之一兒童問題,涉及缺乏自己照顧自己的能力。較極端的例子包括到了12、13歲還沒學會自己洗頭、綁鞋帶;到小六仍未識得便後清潔。
第二低是情緒商數(EQ)低。小小事情都會導致情緒低落,甚至做出自我傷害的行為。
第三低就是抗逆能力低。遇到困難很快就放棄、逃避。

其實類似的問題在溫哥華一樣有。我過去有從事年青人工作的經驗,發覺在尋求協助的年青人中,不少都是臥虎藏龍,有綱琴高手、有游泳健將、各類型功夫的高手、當中取得大學獎學金的也不少,但卻是自理能力嚴重偏低,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遇有困難只會鑽牛角尖,遇到一些其實不太複雜的人事問題就馬上情緒緊張,一場小小的失戀就足以令他一沈不起。有這樣的情況的年青人,有再多的才藝技能,都很容易會失去自信心,自我形象低落,情緒健康出問題。  

這不是說不要孩子參加課外活動,而是要留意不要只偏重技能上的學習,而忽略了品格、心志上的發展。例如同樣是學琴,不要只緊張子女能否在最短時間內考到最高級並且得到最高分,亦嘗試去了解一下,除了教學的技巧外,教琴的老師是否著重跟學生的溝通,會不會肯花時間去跟學生聊天。不要以為老師跟學生聊天是不務正業。如果傾得埋、傾得好,其實是一個讓你的子女學習與人溝通的機會。

我自己也是一個爸爸,育有一對年幼子女,我也明白擔心孩子「輸在起跑點」的壓力,不過我又知道,我打從心底裡對子女的將來有一個期望,就是希望他們有一個幸福的人生。如果他們長大之後瞓街,三餐不繼就固然不幸福;但如果他收入豐厚、有靚車靚樓、但無朋友,成日都孤孤辟辟一條友,我都不會覺得他們有幸福。又或者他日他做了一個大醫生,或者做了大學教授,但不懂得照顧自己,除了工作上的事務之外,基本上還是個學前兒童;或者成家立室之後成日家嘈屋閉;或者有好多不良嗜好;又或者他的子女沾染毒品,我都不會覺得他人生有幸福。

那就是說,要子女將來有幸福,除了有學歷,有技能之外,至少還要有一個健全的價值觀,健康的自我形象,有合理地高的EQ,有領導能力,有自制能力,識得待人接物,識得照顧自己同身邊的人等等。而這一切跟學歷或者任何技能一樣,不會一日煉成,需要自幼在一個健康、整全的家庭環境下,逐點逐點塑造而成。 


相關討論
走出「三不」的胡同
我們需要一個能塑造父親的社會
家庭優先 走遠一點
當買樓成了抱負
幸福從小由小做起
努力加餐飯
荒謬實驗的犧牲品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