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5, 2012

 

「現在有請勞方解釋一下你們索價的理由。」

卑詩省長簡蕙芝較早前宣布,指派新任省教育廳長麥克雷(Don McRae),主導檢討與卑詩教師聯會(BCTF)協商過程,特別的地方是,她試圖尋求與教師簽署十年期的合約,讓本省的學生及家長在未來十年,不再需為教師工潮而擔心。

上年的教師工潮,長達一年的罷工行動,除了罷課外,還包括教師不發成績表、不參與課外活動導致學生的課外活動癱瘓,學生和家長真是想起都頭痛。工潮至今年6月,經過仲裁達成一份兩年期的合約,不過該合約追溯回2011年6月開始,加減之後,教師合約其實將會於明年6月到期,學生和家長的安樂日子尚有不足一年便又到期。

每次有教師合約的爭拗,都有一個不健康的現象出現,就是作為勞方的教聯會大聲疾呼,要求增加教育撥款,彷彿一切都是主宰在資方,即省府手中,是資方是否願意善待勞方的問題。市民在這種疾呼之下,視聽往往被混淆,以為一切只是看省府,教師工潮能否化解只在乎省府的能耐。不過作為一個納稅小市民,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完整又合乎社會利益的看法。

要知道,教師合約的銀碼是由納稅小市民全數支付。換句話說,教師是在用公帑,凡用公帑者,都必需向納稅小市民交待。過往教聯只是一味開價,省府計算後撥47億元作教育撥款,教聯要求索取的竟是68億元,有超過20億元的差距。多要超過20億元的公帑,教聯不當也向納稅小市民清楚解釋交待?

要知道,如今本省的醫療及教育的開支,加起來基本上已佔了省整個開支一半以上。就只是其中兩項,支出已過了整體開支50%,健康嗎?省府不順應教師的要求,就等於省府不重視教育?還是審慎理財的必要行動?

要知道,省府要息事寧人,方法很簡單,就是對教聯唯命是從,多撥20億元教育撥款,但這健康嗎?有信守向納稅小市民所許下審慎理財的承諾嗎?其他的省務和福利項目,有可能不被影響嗎?

要知道,在教師合約中,花費公帑的項目很多,直接加薪只是其中一項,再加上其他相關福利,即使加薪幅度不高,納稅小市民所付出的仍可以是倍數的飆升。例如有關備課時間的問題。一般而言,在不少的行業裡,一個員工要做一件工作,事前準備工夫的時間,是員工自己要計算處理的問題,總之就人工就已經包了。但公校教師的情況就不同,小學教師目前每星期有90分鐘有薪備課時間,中學教師有大約3個小時的有薪備課時間。教聯要求在新合約中,將小學教師每星期的有薪備課時間增加至180分鐘,中學教師就增加至6個鐘。而在教師享用有薪備課時間期間,校方要另請教師去看管學生。增加有薪備課時間,以及在教師享用有薪備課時間期間額外需要教師兩項加起來,根據教師聯會自己提供的數字,估計一年就需要多$78,761,208。

勞方,即是代表教師的教聯,是否有責任向所有納稅小市民解釋一下,何解教師的薪酬不包括備課呢?究竟一星期需要6個鐘備課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呢?教聯在工潮期間不斷強調目標是要為學生爭取更多資源,何解在教師的備課時間上動輒花上7千萬元卻又覺得理所當然呢?必需要向公眾交待,理由很簡單,因為你用的是公帑,納稅小市民一樣有要求你審慎理財的權利。  

所以在新一輪的教師合約談判中,請勞方也列出各項要求,並各項要求付帶的銀碼,讓市民審視審視,衡量一下合理不合理。當省府解釋過計算教育撥款的理據後,納稅的小市民要把頭轉向教聯,禮貌地說:「現在有請勞方解釋一下你們索價的理由。」


更多相關討論
教師工潮通識課程
純屬自然反彈
老師教走堂
一樣的要求

Labels: , ,


Wednesday, October 17, 2012

 

絕不虛擬的欺凌

15歲高貴林少女 Amanda Todd 因為忍受不了長期被欺凌而自殺的事件引起廣泛關注。不單在全國的層面有迴響,甚至海外媒體亦有報導,世界各地數以千計的人在社交網站上表示哀悼。事件引起廣泛的關注,一來是本身的嚴重性,二來是在 Amanda 於9月7日,即是自殺前幾個星期,她自己在網上放上一段映片,講述自己過去幾年被欺凌生涯的痛苦、過程、以及自殘的傾向。

根據映片所講,Amanda 過去幾年都沒有朋友,生活非立孤單,曾經被人推在地上,甚至被一群人圍住毆打。 每日都獨自躲在圖書館內吃午飯,每晚都暗自哭泣,覺得這個世界無人喜歡自己,失去所有的朋友和尊重。在孤單抑鬱中她曾經試過用飲酒和吸毒來自殘,甚至飲漂白水企圖自殺。試過在社交網站上透露苦情,不但得不到同情的關注,反而招來咒罵,甚至有人建議她飲不同的漂白水,還在一瓶漂白水上貼上她的名字。

受害人 Amanda Todd
這一連串的不幸的開始,源於她七年級時在網上撘上了一些新網友。其中有網友看過 Amanda 上載的照片後,大讚她美麗,並且開始游說她在電腦鏡頭前裸露上身。Amanda 起初不肯,但一年後終受不住游說,在電腦鏡頭前裸露上身,被網友拍下了裸照,噩夢就開始。  

該網友用裸照威脅她在網上做更多羞恥的事,Amanda 不就範,結果是她的裸照在親戚、老師、同學、朋友間被傳送。有些同學收到相片後,以她為開玩笑的對象,令她在學校亦開始受到欺凌。Amanda 曾多次轉校,但該欺凌網友又用不同身分進入她網上的社交圈子,將她的照片在新學校的老師和同學間廣泛流傳,令 Amanda 在新學校再次成為欺凌的目標,生活和自信被嚴重打擊。經過了幾年的欺凌歲月,非常不幸地,她選上了自殺一途。

Amanda 的經歷令人心痛,又令人憤怒,但不幸地這只是眾多欺凌事件中其中一件。 Amanda 只是眾多受害人中其中一個。上年在安省就有兩個年青人自殺個案涉及欺凌。Amanda 的經歷值得關注,不只因為事件本身,更加是當中所反映一些更大的現象。

Amanda 的不幸基本上是由網絡欺凌開始。互聯網往往給人「虛擬世界」(virtual reality) 的印象,彷彿跟「現實世界」截然不同,互不干涉。但今時今日,「虛擬世界」其實並不如想像中「虛擬」,已經是「現實世界」中的一部份。從 Amanda 的遭遇上可看到,互聯網中的欺凌可以嚴重打擊一個人的生活,甚至引發出其他的欺凌行為。

互聯網,特別是社交網站,已經成為了年青一代建立關係,維繫現實關係的一個重要渠道。如果網絡社群出現困難,現實的朋友關係很可能同時出現困難。例如阿甲不喜歡阿乙,於是上阿乙的社交網站亂發言,或者在透過網絡大肆發放傷害阿乙的謠言。這些行為很可能會在短期內破壞阿乙苦心經營的在網絡上,以至在校園內朋友間關係。

另一個造成網絡欺凌容易擴散的原因,是在網絡上的真正身份往往是可以隱藏的。當身份被隱藏,有的人會說話不負責任,留言尖酸刻薄,甚至放肆的直接人身攻擊。例如當 Amanda 在網上透露自己試圖飲漂白水自殺不遂的痛苦,有網民會留言建議她飲不同的漂白水。這種不仁的說話在日常生活中很少會說出口,但在互聯網上卻是俯拾皆是。這些不負責任的說話,往往會加速欺凌的擴散,加深欺凌的所帶來的破壞。

將互聯網只視為「虛擬世界」至少會引至有兩個嚴重的錯估。
第一是嚴重低估了應付互聯世界所需的能耐。一個第七班女生,現實生活圈子中要處理的關係相對簡單,主要是家人或者一班固定的同學、朋友。當然校園內會有壞份子,但小心謹慎一點,相對容易防範。但在互聯網,對所接觸的人的掌握性大大減低;再加上可以隱瞞真實身分,複雜性和壞份子埋身的機會大大提高。有人在網上留言指摘 Amanda 對自己被欺凌要負上責任,但一個第七班女生,手上忽然有了動一動指頭就能接通世界的能力,心智和情緒是否有足夠的成熟程度去承受,才是真正的要思考的問題。

第二是嚴重低估了在互聯世界中的行為所會帶來的後果。一個魯莽裸露上身的動作,就引來連串的痛苦,甚至賠上性命。

如果這樣意識到互聯網的真實性和複雜性,就明白由有關使用互聯網的教育到管制都必需要有大幅度的調整。例如容許使用虛假身分是否仍被容許,甚至視之為保障言論自由的一部份?個人資料的保護是不是要加強?社交網站是不是要考慮在年齡限制方面有所收緊?駕駛要考牌,教育青少年使用互聯網時除了強調功能上的使用外,是否也當將安全使用互聯網視為教育重點?若果不從多方面,從根本上檢討,恐怕會繼續有年青人墮入網絡的虎口。

相關討論
先進科技遇上落後思維
始終要學習
網路如虎ロ
淫照風暴的啟示
e世代的文字陷阱
未盡全力的保護

Labels: , , ,


Friday, October 12, 2012

 

如此好朋友…

美國總統大選已經進入倒數階段,兩位候選人都必須把握每一個機會搶分。電視辯論就是其中一個搶分平台。在首場的電視辯論中,一般都認為共和黨的羅姆尼意外地先下一城,表現勝過民主黨的奧巴馬。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羅姆尼的言論是充份表現出某些美國政客在國際關係上的高傲。

在該場電視辯論中,羅姆尼三度提及中國,三次的言論都不友善,其中兩次轉個彎指中國經濟入侵美國經濟,一次更直接指中國是「貿易騙子」。羅姆尼大打醜化中國牌已非新鮮事。例如在五月尾,英國《金融時報》刊登題為《羅姆尼︰對抗北京於美國無損》的文章,文中指羅姆尼已經承諾在他就職第一天,就會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這樣做會不會加劇中、美間的矛盾呢?文章指羅姆尼說法是跟中國這個亞洲國家加劇對抗,美國「不會損失什麼」。

而在其他多個場合,羅姆尼反覆表示,是中國不公平的貿易方式扼殺美國的就業機會,故要採取強硬手段解決對付中國。就連他的競選團隊也都一致採用的同一的論調,有羅姆尼競選團的國內政策顧問指:「如果你對舞弊的國家伸出友誼之手,肯定會吃虧的。我們在對華關系上見到這種現象已經很久了。」「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不會讓中國領導層喜歡我們,但如果中國已經在實行傷害我們的政策,那麼我們不會損失什麼。」

「貿易騙子」、「舞弊國家」,動不動就口誅筆伐,甚至為別國改花名、扣帽子,這種近乎擺明欺凌的行為,在國際關係上少見,但在美國對待中國上卻屢見不鮮。對羅姆尼有關的言論,奧巴馬陣營就指他無跟中國打交道的經驗。奧巴馬直指羅姆尼「沒做好與北京開展外交的準備」。美國財長蓋特納亦質問羅姆尼說︰「在我們所處的這個十分復雜的世界上,你能靠罵人解決問題嗎?」不過奧巴馬方面其實亦好不了多少。

一來是奧巴馬陣營一樣大打反華牌,二來是奧巴馬實際上對中國的待遇亦不見得有風度。在過去幾年間,奧巴馬和他的官員口口聲聲指美國視中國為重要夥伴,外交策略上卻又高調「回歸亞洲」,為鞏固自身利益,不惜在台海和南海興風作浪,明撐暗助日本、菲律賓等國家挑釁中國。2010年3月初,中國首次向美國表明立場,指南中國海是關係到中國領土完整的「核心利益」。美國轉個頭就在日本海、黃海、南中國海,跟韓國、越南、日本有多次聯合軍事演習。不惜導致中美軍事關係中斷,亦要對台灣出售64億美元軍備。國內經濟不濟時,奧巴馬一樣亳不介意地向中國抽水,甚至開刀。

美國的政客好打反華牌,固然是因為在美國社會有選票市場,但會為了討好選民而隨意侮辱、得罪其他國家,反映的更是一種持強凌弱的高傲心態。試想像有一對朋友,其中一方會隨便公然侮辱,甚至會出手推撞對方。心情好的時候,會走去撘對方膊頭,叫對方做好朋友。叫著「好朋友」的同時,又貪得意鬆對方一掙,兼且夾埋其他同學整蠱對方。對方忍不住,稍稍發火,就即刻指對方小氣,順手給兩個巴掌向對方示威,兇佢收聲。這樣的所謂「朋友」,除了他自己的品格有問題之外,更反映出他在這段關係上的高傲拔扈,看死對方不會、不敢還手,就自以為是地操控段關係,完全不尊重對方的利益和感受。這樣的人,除了會被指為黑人憎之外,甚至會被視為有心理問題。

美國的外交心理的確是有點問題。在上世紀90年代初,柏林圍牆倒塌,蘇聯瓦解,共產國際分崩離析,美國一時間真有以冷戰勝利者領導全球之勢。不過當時的總統老布殊始終未能成功掌握時機,殿定美國的國際盟主地位。一直到了小布殊,經歷入侵伊拉克戰爭以及尋找他鄉的大殺傷力武器鬧劇之後,美國的公信力嚴重受挫。到了2008年美國的次級房貸引發全球金融海嘯,將美國餘下的公信力也都捲走了。美國目前雖然仍是公認的超級強國,但其道德性的影響力大量流失,只不過是一個經濟和軍事力量超強的國家。

但有不少的美國政客上了冷戰的癮,繼續用冷戰思維去看世界,同時又自困於冷戰剛結束後曾經曇花一現的的盟主夢,以為自己是國際社會的當然領導人。帶著這堆連冷戰前後都分不清的混亂思維,在目前一個複雜多元的國際環境中隨意標籤一些國家作為假想敵,對他謾罵、吐口水、甚至出手掌摑。這種自義的混亂甚至不分政見黨派,深入不同政客的心中,隨時掛在口中,可見美國這個外交心理問題有多嚴重。 


相關討論
撲火外交
博弈釣魚台
南海賭局
代罪羔羊
美國小馬哥?

Labels: ,


Wednesday, October 03, 2012

 

究竟係咪人呀!?

加拿大國會上週五就重新界定人類定義的312號私人議案作出表決。議案由安省保守黨國會議員 Stephen Woodworth 提出,目的是要透過重新界定人的定義,給予未出世的胎兒基本人權。根據目前加拿大的《刑事法》,嬰兒要完全離開母體,才算是個人。這項議案被視為一個重開墮胎辯論的舉動。因為如果胎兒有基本人權的話,墮胎就似乎無可避免地會成為一個侵犯人權的行動。312號私人議案最終以91票支持,203票反對,在國會中被否決。

其實被否決已是意料中事,事關有關議案獲通過的話,勢必要重開墮胎辯論。聯邦自由黨和新民主黨的立場都很清楚,一定會反對。而即使在執政保守黨中,亦有議員基於不同的考量而投反對票。例如總理哈珀,一早已事先張揚會投反對票,事關在大選期間他已表明不會重開墮胎辯論。況且目前忽然重開,無疑是讓在野黨乘機入位,找到一個支點攻擊保守黨在所謂道德議題上的形象。

不過即使議案被否決,仍有一些地方值得國民去了解和討論。例如目前在加拿大法律中人的定義,乃來自400年前英國法律傳入的觀點,認為一個嬰兒要從母體中分娩出來,完全脫離母體才算是個人。但今時今日,這還是大部份人對嬰兒的生命的理解嗎?有多少母親在第一次透過儀器聽到胎兒的心跳時喜極而泣;多少父親第一次透過超聲波見到太太腹中的孩子而流下男兒淚,將胎兒的超聲波相片放上網跟朋友分享。

退一步而言,即使胎兒未完全滿足作為一個人的定義,卻明顯有快將成為人的潛能。對正在即將成為人的過程中的胎兒,給予某程度的保護,至少不被當作死物般可以隨時隨便拋棄,在加拿大一個講求人權的社會,難道不是個合乎情理的訴求嗎?況且將胎兒打掉,其實過程頗為不仁,醫學研究發現一些頗為成形的胎兒,甚至會有想要逃避墮胎工具攻擊的跡象,在加拿大一個強調保障生命、保護弱勢社群不受侵害的社會,要求關注會快將成為人的胎兒的生命,似乎也是一個合情合理的想法。

何解胎兒是否已經是一個人,會成為有關墮胎的法例一個核心的爭議,可以追溯回1988年加拿大最高法院的一個裁決。當年以 Henry Morgentaler 醫生為首,入稟法院指當時加拿大的墮胎法,要求婦女要經治療性墮胎委員會(Therapeutic Abortion Committee)批准才可墮胎的做法,有違憲法上賦與婦女的自由。最終以七個法官組成的裁判團,裁定有關的墮胎法例違憲。在當年的裁決中,強烈認為墮胎法違憲的法官,都倚重婦女作為一個人的尊嚴(dignity)這個概念。而人的尊嚴的具體內容,又偏向強調人的自主權以及婦女有選擇的權利。所以要讓婦女有做人的尊嚴,就一定要讓她們在墮胎一事上自己有絕對的選擇權。

這個裁決的觀點至少有三個值得討論的地方。 第一,人的尊嚴的主要內容是不是只是有絕對的自主權、選擇權?人的尊嚴究竟還包括什麼?有為自己的行為付上責任的意識和道德勇氣是不是人之所以為人的一個重要原素?將人的尊嚴和人的選擇權劃上等號是否適當呢?當時亦有法官提出過異議,認為法庭不應該對一些憲法上無明確定義的概念,擅自作出假設。

第一個問題引致第二個問題,就是在裁決中只有強調婦女的自主選擇權,卻對婦女的行動所附帶的責任問題機會幾乎隻字不提。其實除了一些不幸的情況,例如因姦成孕,婦女是有充分的自主選擇空間,例如明知性行為會引致懷孕,婦女有有自主選擇的權利不去發生性行為;又或者不想有孩子的夫婦,有自主選擇的權利去做足避孕措施。但當年法庭的裁決卻似乎是假設了婦女有無需考慮責任和後果,自由發生性行為的權利。將自主選擇權推到懷了孕之後來討論。其實如果婦女提前負責任地行使自主權,選擇負責任地發生性行為,選擇負責任地做足安全措施,就不需要面對是否要以犧牲胎兒的性命去行使自主權的局面。

第一和第二個問題引致第三個問題,就是所謂胎兒的權利的問題。如果人的尊嚴主要只是自主選擇權,那沒有、未有或者失去了自主抉擇能力的人又如何?未出生的嬰孩是不是就因為沒有自主權,就可以不被當作人看待,被有自主能力的人隨意當死物般處理呢?當年法庭的裁決,明顯只是強調了婦女的自主權而忽略了未出生嬰兒的生存權。亦是為什麼到今日,大家仍在討論明明是有生命只是未出生嬰孩是不是人的問題。 



墮胎的過程是什麼的一回事?
無聲的吶喊 1
無聲的吶喊 2
Abortion Illustrated in 3 minutes


相關討論
開啟墮胎法例的討論
這勛章,究竟是什麼?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