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3, 2012

 

合法化,問題就解決嗎?!(二)

大麻合法化真能讓市民更安全嗎? 

最近在英國醫學期刊刊登了一個由加拿大 Halifax 的研究團隊所做的調查顯示,在駕駛前三小時內吸食大麻的司機,發生嚴重或致命交通意外的風險,較沒有使用大麻的司機,高出92%,即是高出接近一倍。

這份研究報告被視為一個具說服力的分析,事關報告是先將來自多個國家接近三千份有關資料進行篩選,揀出合乎科學準則的九項研究,把數據綜合分析,當中涉及的研究對象共有49,411人。並且是刪除其他例如酒精的物質,單一針對大麻一項作分析,而且所有使用的研究個案都涉及真實的路面情况,使用真實吸食大麻後引致的撞車意外作分析。比起一些在實驗室內聘請本身已經常吸食大麻的人,服食定量大麻所作的測試,這份研究報告更具參考價值。

酒後駕駛是一個不負責任的表現,已經是社會共識。禁止司機在駕駛時持手機通話或者發短訊,亦被普遍市民視之為良法。吸食大麻之後駕駛導致嚴重或致命交通意外的風險,比無吸食大麻高出接近一倍,難道不當也是大眾所關注的公共安全問題嗎?

大麻合法化會如何禍及年青人? 

絕大多數吸食更烈性毒品古柯鹼的人,都是由吸食大麻、抽煙或喝酒開始。當然不是每個吸食大麻的人,都會轉向更烈性的毒品,但有研究顯示,吸食大麻的12到17歲年輕人中,進而吸食古柯鹼的比率,比同年齡不吸食大麻的人高85倍。15歲以前就吸食大麻的年輕人中,有60%進而吸食海洛因。這是由於吸食者對大麻的抗藥性增強,促使他們要使用更強的毒品來得到快感。這是大麻被稱為「入門毒品」(gateway drug)的原因。

荷蘭是一個大麻合法化的國家,有部份咖啡店可售賣大麻,吸引了不少「大麻遊客」。不過當地的吸食大麻的人士卻嫌可售賣大麻的烈性不夠,要求可售賣烈性更強的大麻,不少更直接尋求可卡因。由於荷蘭的毒品法例寬鬆,可卡因迅速在荷蘭氾濫,甚至對鄰國造成困擾。德國政府官員直斥荷蘭的毒品政策「不負責任」。法國當局亦不時喊話,要加強防範來自荷蘭的遊客帶毒入境。

過去數年,加拿大各級政府都為向年青人大力宣傳反吸煙訊息略有果效而自豪,但對毒害更深的大麻卻不斷發放混亂的訊息,令年青人不能清楚地確認「大麻是毒品,毒品會害人」。這既令年青人易墮毒海,亦為不法之徒大開誘惑年青人入毒坑之門。

大麻合法化只是本省的問題嗎?

處理有關毒品的問題,一定要有國際視野。因為毒品問題背後的操縱者是國際犯罪組織。例如有資料顯示,有犯罪組織會用北美生產的大麻向南美洲黑幫交換可卡因。

聯合國的全球毒品報告指出,全球有嚴重毒癖的吸毒者多達2,800萬人,當中1,800萬人使用可卡因,2,100萬人使用針筒注射毒品。大麻就仍是最普遍的毒品,故報告重申:反對把任何毒品非刑事化。

作為國際社會一員,加拿大不是理當與世界各國合作打擊毒販嗎?加拿大向以人道見稱國際社會,不是理當保護人免受毒害嗎?國際犯罪組織利用販毒所得利潤在世界各地作姦犯科,害人害物,加國能按下良心,大方抽稅嗎?

我們看清楚了嗎?

太多時候,加國的政客、游說團體在毒品問題上都傾向自我中心,只看本國,甚至只是某省市、某地區的需要和喜好,大談什麼吸毒的權利、向毒品抽稅等等,以致在對付毒品問題上軟弱無力,警方執法投鼠忌器,青少年收到的訊息混亂,不法之徒卻從中獲利,令本地以至世界各地的人受害。

過去多年來,政府都有向煙草商徵稅,但根據向煙草商索償的理據和數字顯示,治理因吸煙引致的疾病問題,耗費數以百億元計,是一個極之沈重的醫療和經濟負擔。汲取了吸煙禍害的沉重教訓,面對禍害更深更廣的大麻,是不是應該嚴加防範,以免重蹈覆轍,又折騰幾代人呢?看清楚了整幅圖畫,大麻合法化真如部份政客及游說團體所言有利無害嗎?還是我們當有力地向大麻說「不!」?

Labels: , , , ,


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2

 

合法化,問題就解決嗎?!(一)

美國華盛頓州和科羅拉多州在11月6日分別以52.7%、55%的支持率,通過兩項有關大麻的公投,容許大麻合法作為休閒娛樂用途,21歲以上居民可藏有少量大麻自用,預定今年12月6日起生效。這消息就令本地推動大麻合法化人士狂喜,大力鼓吹本地亦應該用公投去決定是否讓大麻合法法。鼓吹訴諸公投,皆因較早前有民意調查顯示,有4分之3卑詩省民支持取消禁制大麻,改為用規管及徵稅制度去處理,支持率比1年前升了6個百分點。

在大麻問題上,民意固然是一項重要的參考,但值得考究的是,市民是否有足夠而且平衡的資訊以作出決定。過去推動大麻合法化的理由,主要是個人自由、增加稅收、以及反正已有不少市民都試過等等,近期推銷的手法有所轉變,以「Stop the Violence」為口號,指容許大麻合法化有助壓抑幫派暴力,但這真的是一個能輕易站得住腳的邏輯嗎?  

幫派暴力真的會因大麻合法化而被壓抑嗎? 

大麻的確是國際性黑幫重要的收入來源,正如狂喜、冰毒和安非他明。根據聯合國的「2009全球毒品報告」(UN World Drug Report),自2003至2004年開始,加拿大生產的狂喜、冰毒一類興奮劑毒品,已經成為北美毒品市場的主要來源地。並逐漸擴大成為全球安非他明主要供應商。在2006年,只有約5%的加國製冰毒走私出國,但到了2007年,已經增加至20%。如果以重量計算,澳洲的毒品供應83%來自加國;日本毒品市場則有62%來自加國。也就是說,加國
是
澳洲和日本毒品的主要供應商。大麻合法化了,黑幫仍有其他毒品市場要爭奪,幫派暴力真的會因大麻合法化而被壓抑嗎?

大麻合法化會否反過來鼓勵更多幫派活動? 

既然黑幫的財路不只大麻,大麻合法化更可能促成為黑幫轉型。一方面照做多元化非法毒品買賣,另方面打正旗號做「大麻」生意,搖身變為「正當商人」,黑白通吃。甚至可利用「可見光」的大麻生意,為其他「不能見光」的毒品買賣提供一個方便的洗錢出口?

根據聯合國的報告,在2003年以前,歐洲一度是冰毒、狂喜的主要生產地,但在執法當局大力打擊之下轉趨沉寂。犯罪集團卻看中加拿大存在可以合法進口製毒原料的漏洞,把製毒原料從中國大批輸入加國,再在加國大規模生產,走私到全球各地。換句話說,歐洲是因為嚴厲執法,令黑幫離場;加拿大卻因法律寬鬆,成了黑幫集結的樂土。大麻合法化不更會推波助瀾,令黑幫更活躍嗎?

大麻合法化真的有助增加政府收入嗎? 

單說收入,確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政府的實際收入有多少,必需要同時考慮相關支出才能有一幅清楚的圖畫。

就以煙草爲例,過去多年來政府從煙草上得了不少稅收吧?但相關的支出呢?魁北克省政府今年年中宣布,向大煙草公司追討600億元賠款,彌補跟煙草有關的醫療開支。何解是600億元如此龐大?魁省衛生廳長博爾達克(Yves Bolduc)列舉出吸煙與相關疾病﹐譬如癌症、心臟病、截肢﹑新生嬰兒體重不足等等,結論是「跟煙草相關疾病,是省民住院的主要原因,也是耗資巨款治理病症的主要原因。所以相關病症多年來的開支,給醫療系統很大的財政負擔。」魁省政府計算是由1970年到2030年,治療煙民以及跟煙草相關病症的開支,得出600億元這索償數字。這巨額支出還未包括多年來反吸煙的宣傳費用呢!

大麻的毒害比煙草更深,以增加庫房收入為理由鼓吹大麻合法化的人士,有計算過因大麻毒害可能引致的長遠醫療支出嗎?

Labels: , , ,


Saturday, November 03, 2012

 

閒時備一備

10月27日,星期六晚,約8時04分,BC省北部 Queen Charlotte Island 對開海域發生加西海岸60年來最嚴重的7.7級地震。有關當局發佈了海嘯預警。部份溫哥華居民亦感到輕微震動。地震發生後的幾天,錄得多起震級超過5級的。幸無造成嚴重傷亡和損毀。

其實地質學家多次警告,溫哥華處於地震帶,推測隨時有可能會發生300年...至500年一遇的大地震。面對這警告,容易產生兩極的反應。

第一種反應,姑且稱之為「哲理性的反應」。此反應往往著眼於「可能會...300年...至500年一遇」。地震固難測,世事本難料,既然難料,不如接受生死無常為常態,大難臨頭,震死罷就,沒有什麼好準備的。

第二種反應,我稱之為「過敏性的反應」。有此反應者往往著眼於「隨時有...大地震」。既是隨時有,就時時驚。在剛發生過加西海岸60年來最嚴重地震的背景下,就日日惶恐大限將至。這種心理上的壓力,不一定會壓出實際行動,卻令人惶惶不可終日。

一種更好的反應,是「負責任的反應」。既不掉以輕心,也不過份憂慮。做了當做的準備(例如安排好「地震包」、或備有足夠3日的乾糧食水和處方藥物;跟孩子做過地震演習),就接受人生的限制,快活地做人。

遇有地震發生,請切記以下要點:
  • 切勿恐慌,保持鎮定。 
  • 熄滅火種。 
  • 在室內的話,應繼續留在室內,躲到堅固的傢具下,遠離玻璃或容易墮下的物件。 
  • 在戶外的話,要遠離建築物、斜坡及架空電線等地方。 
  • 在人多擠迫的地方,不要為尋找掩護或出口而倉皇逃跑。 
  • 行駛中的車輛應在安全的情況下停下,乘客應留在車廂內直至地震停止。 

一段有關地震前準備的短片

更多地震安全知識,請到
Prepare Now for an Earthquake in BC
The Great British Columbia Shake Out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