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2, 2013

 

正義超人的手段

美國前中央情報局人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在香港匿藏兼爆料,指美國國家安全局(NSA)並非對特定目標進行監控,而是對美國國民以至全球各地使用美國電訊業者伺服器的客戶,任意蒐集數據資料,然後再從其中尋找所謂「反恐情報」。換言之,全球民眾都成為了美國監控的對象。當然,要在保護國家利益和個人權益之間找出一個平衡點,並不是簡單的事情。但斯諾登的說法若果屬實,美國國家安全局的做法似乎已構成侵犯個人權益的罪名。 

事件揚出來之後,美國內外民眾的反應似乎有一定差距。
在美國國內,斯諾登成為一個非常具爭議性的人物,但奧巴馬政府卻意外地未有承受太大壓力,反對黨共和黨亦沒有乘機追打。《華盛頓郵報》-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發現,有56%美國公民接受國安局以反恐為由,對以百萬計平民任意進行電話監控。雖然同時有41%表示反對,但以一個崇尚個人權益的國家來看,反對的聲音可謂比意料中薄弱。 

美國國外的反應則相對強烈得多。在歐洲、亞洲,以至非洲,多個國家的官方和民間都有強烈反應。英國、德國、法國等議會或官員都要求美國政府對此事作出澄清,認為美國的做法已經牴觸了歐洲許多國家的私隱法。德國政府已表明在本月18日奧巴馬訪問德國期間,總理默克爾將會向他詢問有關的監控計劃。就是香港亦有多個團體計劃發起示威,譴責美國侵犯市民的權利和私隱。 

對美國國內、外的反應差距,至少可得出兩個觀察:
一. 美國國民較易視自己為「受益人」; 美國國外民眾則視自己為「受害人」 
9‧11的恐怖襲擊,以及其後不時出現在美國本土的恐襲,令不少美國人成了驚弓之鳥。即使政府的行為對個人權益造成過份的干擾(例如搭乘飛機要經過近乎赤裸檢視的X光機) ,在反恐和保家衛國的大前題下,美國人都傾向忍受。但美國國外民眾則傾向視自己為美國政府過火干擾的「受害人」,故對美國政府為本國利益而粗暴干涉別國的行為有強烈反感。 

二. 自視為伸張正義的一方,較易「以目標來將手段合理化」
不少美國人在過去一段很長的時間,都以美國為「國際警察」自居。為了伸張正義,為了打擊恐怖份子,為了拯救全球等偉大目標,一切過火手段都市可合理化,the ends justify the means。但沒有「正義超人」情意結的美國國外民眾,反而更敏銳於執著於「手段的合理性」,對美國政府不擇手段的行為沒有那麼大的容忍。 

在美國國內,斯諾登的爆料對奧巴馬政府該不會構成太大的傷害,但美國在國際上的形象則會進一步下滑。在失去了道德制高點後,美國在國際社會上的一舉一動,將會受到民眾更大的質疑和監控。

 


相關討論
如此好朋友…
危險的手機?
硬漢也需軟力量
代罪羔羊
可以更可怕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