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1, 2013

 

起風了嗎?

即使對動畫興趣不大的人,對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名字,甚至其作品如《天空之城》、《龍貓》也不會陌生。宮崎駿的作品除了因為畫功和故事而屢獲好評外,其作品的「外部時空」更讓觀眾在得著一個多小時的娛樂之後,對現實世界有更深刻的反省。 

例如為他動畫和電影界立下殿堂級基礎的作品《風之谷》,故事的「內部時空」是 人類文明被毀滅後一千年,世界被腐海所籠罩,人類生存的空間所剩無幾,風之谷是最後的桃源。而故事的「外部時空」乃上世紀八○年代初,兩大超級強國美國和蘇聯迅速發展核武,全球在核戰的陰影下生存,人類文明被毀滅並非不可想像的危機。在這背景下,《風之谷》於1984年上畫時,引起了廣泛的迴響。 

宮崎駿近日上畫的新作《起風了》引發了更大的討論。這是宮崎駿首部根據真人真事改編作品。故事的「內部時空」是在二戰期間,日本民眾在經歷關東大地震的恐慌後,逐步邁向戰爭的灰暗年代。日本著名戰鬥機「零式」的設計者堀越二郎,在設計飛機的理想與飛機作為殺人武器的現實之間苦苦掙扎。而故事的「外部時空」則是目前日本政府推動修改和平憲法,讓日本擁有正常化國家軍隊,又主動將與鄰國的領土爭端升級,令人擔心日本的軍國主義復辟,二戰的傷口再度被揭疤。 

宮崎駿甚至在旗下的吉卜力工作室出版的免費月刊「熱風」中,推出了「修憲特刊」,直指「政府乘機隨意修改憲法,簡直豈有此理」。文中還提到了隨軍慰安婦的問題,稱日本「應該鄭重道歉,好好賠償」。特刊還邀請了吉卜力製作人鈴木敏夫、導演高畑勳,以及兒童文學作家中川李枝子撰文,力批日本政府和政黨領袖缺乏歷史感。 

其實過去多年來日本政府都有右傾的傾向,這反映的不只是政府的問題,更是日本社會的問題。由於二戰後,冷戰格局令美國非常重視日本在亞洲地區的戰略地位,故此對日本這戰敗的侵略國愛護有加,不少戰犯獲輕判,甚至轉過頭又做了高官。在這歷史背景下,日本國內的右翼軍國思想一直沒有根除,而且代代相傳。

據統計,1927年至1937年期間,日本的右翼團體共有634個。到2000年,日本警方統計,右翼團體已發展到900個。而且不少這類團體都跟大財團走得很近。例如在2007年,日本重新修訂歷史教科書委員會企圖將「南京大屠殺」、「隨軍慰安婦」、「七三一細菌部隊罪行」等全部從中、小學歷史教科書中刪除的爭議中,表明支持刪改的人士中,不乏大公司大企業的頭頭。在編撰會的網頁上表明支援立場的重量級企業包括三菱重工、住友生命、東京三菱銀行、大成建設、味之素等。在這樣的背景下,拉攏右翼勢力,往往是日本政客贏得選舉的一大板斧,亦令承認歷史責任和反戰的思想難以在社會中難以引起廣泛長遠深刻的迴響。 

動畫在日本社會的滲透力非常強,盼望《起風了》真能在日本社會中掀起正視歷史,徹底吹散軍國陰魂之風。

 

更多相關討論
博弈釣魚台
世上哪有影分身!
「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
有利無害的拜拜

Labels: ,


Wednesday, July 03, 2013

 

是時候要更成熟了

自香港回歸以降,7月1日的重點(至少在媒體上)都不是紀念香港回歸中國,而是「七一大遊行」。用昨天《環球時報》發表的社評的語言:「『七一』遊行已經成為香港社會的『新傳統節目』之一。」《環時》是《人民日報》旗下的媒體,對香港的反對聲音沒有太大的共嗚乃意料中事,但因其半官方的身分而主觀地排斥,也不是成熟的做法。至少在昨天所發表「內地看香港輿情 應更成熟從容」一文中,對剛過去的「七一大遊行」的分析,並非全無道理。 

文章中有幾個觀點是值得留意的。文中把「七一遊行」定位為「香港社會的新傳統節目之一」,是「一國兩制的重要表現」,承認「香港實行與內地不同的政治制度,其社會的高度自由特徵更易於各種不滿和反對聲音的釋放」。在這樣背景下,「香港如果沒有遊行反倒怪了」。文章更深入一點的去了解到,遊行人士訴求其實很多元,「從民主、雙普選到跟動物保護、拆遷有關的各種口號」,包羅萬有。這樣的描述,即使有沖淡香港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的惡意,也不能抹掉遊行人士的訴求多元的事實。在過去的七一遊行中,不是曾出現過不同訴求人士爭行頭的情況嗎? 

有了這些更闊一點和深一點的解讀,文章中不但沒有漫罵「港獨」的戾氣,甚至對有遊行人士打出港英旗幟的現象輕輕帶過,認為「不值當沒完沒了引申解讀。這樣的事情在香港發生『很廉價』,它們的意義同樣是『廉價的』,」並指出「最近兩年有一些港人針對內地社會產生激烈情緒,它們大多是兩地民生層面的糾紛,包括內地經濟水平快速提升帶給部分香港人的複雜感受。因為一些政治極端口號就斷然認為香港人的『離心傾向在增加』是輕率的。」

 除了對遊行本身之外,文章亦對目前香港跟內地的關係作出了一些結論。認為「內地的體制在輿論層面不如香港靈活,會催生出香港一些人故意用尖銳的聲音和行動刺激內地,以尋求他們的利益最大化。這其實是一種『撒嬌』,內地應當將它們看透,無必要事事反應,與之一來一去地互動。」兩地要站穩自己的位置,互助地處理各自自問題,「香港仍保持獨立經濟體的地位,內地應當為其創造保持繁榮的外部條件,但切不可給港人留下印象:內地有向香港經濟不斷提供具體幫助的義務。那樣的話,香港一有事情做不好,終極責任就會歸到中央政府頭上,港人的怨氣就會往內地撒。」 「香港經濟繼續保持繁榮勢頭有利於回歸後的香港社會穩定,也有益於香港民眾的福祉,但它的順利與否不能總同『一國兩制』牽扯在一起。香港保持繁榮需要靠香港人奮發努力幹出來,香港的大量具體問題需要就事論事的解決,這是『港人治港』的重要內涵之一。」

所以文章的總結是「兩地的輿論應當是平等的。對香港『出不了大事』我們應有高度自信,那樣一來,面對香港社會的各種表現內地就會更從容,更放鬆,我們就會發現並接受:香港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是的,《環時》的社評沒有著墨於普選、政改等議題,但作為一則評論,卻不能輕易地否認其客觀性。而且社評的立場跟其他官方口徑也頗一致,所以社評中的論述,多少也該反映了中央對香港,以至香港的反對派的一些看法和處理手法。是的,中央的看法和做法沒有變得更民主,卻多了一份世故,。也許香港的不同訴求人士,經過了16年的歲月,也該是時候脫離口號式的爭取,脫離標籤式的敵我分類,累積出一些更成熟的訴求和政治智慧了。



更多相關討論
河蟹激鬥草泥馬
還是制度的問題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