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2, 2013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人民醒覺,冒著在國軍的槍炮大規模上街示威,爭取民主自由。最終,極權政府倒台,獨裁者夾著尾巴逃走。在一片歡呼聲中,民主勝利了!隨著第一屆民選政府產生,自由終於在被暴政蹂躪的大地上開花結果了! 

西方社會對異地的民主運動總有著充滿電影感的解讀。故此眼看著兩年前的「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到今天埃及的血腥動盪,西方社會彷彿有一種沈重而困惑的失落。為什麼民選政府可以被軍方拉倒?為什麼埃及民眾會普遍支持血腥鎮壓?究竟是什麼地方出錯,以致一齣史詩式的喜劇發展成一套恐怖片? 

其實在現實世界中,一個執政多年的非民主政府突然瓦解後急速跳進民主政制,意味的是該社會正在進行一場劇烈的轉型。一般而言,社會轉型得越急促,轉型所引起的動盪和人民所要承受的痛苦越劇烈。 

在西方民主社會中的政黨,一般都是所謂的「世俗化政黨」。不同的政黨在理念上的堅持,往往只在經濟發展的路線上,而且會按形勢和選情而作出妥協。沒有太清楚強烈的世界觀,重要的是經濟繁榮,繼續執政。不過在其他地區,特別是中東,卻鮮有這種「世俗化政黨」,政黨往往有強烈的世界觀、宗教政見和敵我意識。

就以埃及為例。2011年執政30年的強權總統穆巴拉克倒台後,換上的首位民選總統穆爾西屬「穆斯林兄弟會」。穆斯林兄弟會有長年地下鬥爭經歷,有極端伊斯蘭基本教義派主張。雖然在初上台時黨內有較溫和的年青派試圖推動有包容性的政黨轉型,但這些年青派領袖終被驅逐出黨,穆爾西只能靠黨內極端的元老派以求自保。

對社會大眾方面,穆斯林兄弟會雖然在中東有一定勢力,但在埃及的支持度卻不高,不認同其宗教政見的民眾不少。故此上年12月穆爾西所提出憲法上的修改,引來社會上強烈的猜疑,認定穆斯林兄弟會要藉修改以確保長期執政(這也是有跡可尋)。這多少解釋了為什麼埃及國民對軍方上月突然囚禁穆爾西,以及對穆斯林兄弟會示威者進行血腥鎮壓,都普遍表示支持的原因。 

另外,在一場民眾有份大力促成的急促社會轉型中,除了反映民眾對原有型態的不滿外,對新的型態亦往往有強烈的期望。這期望固然包括追求民主自由的理想,但對生活改善的訴求往往來得更普遍和強烈。只是在急促的社會轉型中,經濟往往也會受到嚴重的打擊。例如在2008年金融危機前,埃及的經濟增長約為7﹪。在2008年後也維持在每年5﹪。可是自2011年民選政府上台後,年增長就跌至2.5﹪。失業率在1999至2009年間,一直維持在8.1至9.4%,但到2012年尾已突破13%,且有持續向上之勢。蓋洛普本月16日公布的民調顯示,有80﹪埃及民眾認為穆爾西管治下的埃及,比穆巴拉克時代更差。近半數為國家前途擔憂。 

民主政策會帶來經濟自由和繁榮以至平民生活質素提升,雖不能說是必然的方程式,卻往往是民眾強烈的期望。可是在現實中(至少在轉型的初期),原本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往往更有條件轉型,繼續保持其利益和地位。民眾卻要承受更多經濟不穩的痛苦。對新政府的以及生活的不滿,容易轉化為繼續搖撼社會穩定的負能量。而社會不穩,就更進一步拖累經濟。這情況不只在埃及,其他國家如「阿拉伯之春」誕生地突尼西亞,政府的地位亦岌岌可危。 

從埃及近年的局勢可見,關注一個國家的民主發展,不能視強權倒台或型式上的民主選舉作為終點,以為往後必然會逐漸向好。而是必需有社會轉型的角度,去了解甚至協助民主在不同社會的獨特生態下的發展。


更多相關討論
民選激進反西方政府的現實
複雜簡單化的大智慧
當恐怖組識成為政府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