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9, 2013

 

鐵面無私的「鍘王記」?

開封府上,包青天在太后和公主的阻撓下,命手下將犯人撘上龍頭鍘,行斬首之刑。
太后情急,喝道:「住手!」
包青天回道:「駙馬罪無可逭,國法難容,請太后莫要攔阻再三。」
太后亦不甘示弱,口吐威嚇:「包拯,你敢鍘駙馬,哀家就革去你的前程!」
包青天雙目直視太后,緩緩地舉手把烏沙摘下,道:「太后,包拯拼了這頂烏沙不要,也要將駙馬治罪。」語速不徐不疾,卻字字鏗鏘。
放下烏沙後,包青天即轉身發令:「王朝,馬漢,請過尚方寶劍!」
尚方寶劍到手,包青天喝道:「尚方寶劍,如朕親臨!」
太后臉無血色,跌坐在座位上。包青天隨即下令:「來人呀,開鍘!」
犯人陳世美的人頭即被撘上鍘口,手起刀落,身首異處。* 

這就是膾炙人口的包青天「鍘美案」。皇親國戚犯法被鍘,老百姓固然歡喜。不過「鍘美案」本身也是樁「冤案」,事關陳世美乃清朝官員,何解會被幾百年前宋代的的包青天所鍘?就算包青天神通廣大,有能把清官捉回宋代審,陳世美又是否該被斬殺?有研究宋朝法律的學者稱,陳的罪狀,依法頂多判兩年徒刑。不過由於故事精釆,老百姓又管他什麼時空、詳情和量刑,包青天鐵面無私的形象,以至什麼「龍頭鍘」、「虎頭鍘」等刑具也就深入民心。

忽然講古,因近日台灣的媒體大談「鍘王記」。背景是目前在台灣鬧得沸沸揚揚的國民黨內鬥。總統馬英九以同屬國民黨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在一弊案中進行干預「關說」,妨礙司法公正為由,聯同幾個高層親信,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撤銷王金平黨籍,禠奪其立法院長的資格。

政治內鬥固非新鮮事,今回叫人驚訝的,是馬英九的心狠手棘。記得人稱「小馬哥」的馬英九帥氣上位,登上總統寶座時,以單純、「不沾鍋」的性格和作風,贏得不少市民(特別是女性選民嘛!)的愛惜,甚至擔心他能否在複雜的政壇中生存。不過經過了這麼多年,帥氣依然的小馬哥已非當年的小綿羊。在今次「鍘王記」中的角色可見一斑。

鍘王幕後的內情 
在公開場合,小馬哥一臉坦率的說「此事既沒有陰謀、也沒有政治鬥爭!」如此下手是為了「公正的司法」、為了「年輕人」、為了「弱勢族群」,不用狠招「對不起人民」。他個人跟王金平「沒有所謂心結」,甚至在一個媒體專訪中,十次否認有「滅王計劃」。對於人家問他在王金平前往馬來西亞嫁女期間下手,是否有不近人情之嫌,馬的回應他「事先不知王嫁女。」 

兩人「沒心結」之說,只略微了解二人的互動,就知彼此間的矛盾。「沒心結」並非實言。而在詳細了解事件來龍去脈後,就更令人難以完全相信馬的說法。 

在直接了解事件之後發現,在8月中旬馬出訪中美洲期間,已跟他的第一親信,現任駐美代表金傅聰會面,定下了「滅王計劃」。馬回台後,即跟另外三大親信將計劃實行。5人最後決定在王金平到馬來西亞嫁女期間,向王突襲。在9月8日下午2時,馬更召開5人小組會議,清楚表明鬥王的決心。會上副總統吳敦義不表贊同,即被厲色訓斥。3日後,馬便藉國民黨考紀會之手,將王的黨籍和立法院長資格褫奪。 

小馬哥在人前誠懇地說的是一套,但背地裡(借用台灣公認最資深時評人之一南方朔的話)「馬鬥王的行動,在有計劃、有劇本的情況下,快速展開。」 

程序不正義
小馬哥司法出身,理應知道正當、正義的程序乃司法公正的基本之一。無論理由多正義,不正義的程序仍然會侵害當事人的權益,甚至得出不公平的結果。不過可能是鬥人心切,以為快刀必能斬亂麻,馬卻嚴重犯上程序不正義的錯誤。 

相關的複雜爭拗在法院中審理,但台北地方法院的民事法庭已於9月13日,裁定王金平可保留黨籍,國民黨考紀會的做法,造成王金平「無法回覆」的權益傷害。 

這場內鬥到目前為止,對關涉的各方已造成不少傷害。王金平固然陷入緊張之中,且要應付相關的訴訟。而馬英九亦民望插水,一度跌至破紀錄的9.2%。連馬的一些親信亦大跌了10%。當然國民黨亦受牽連,除了眼前的亂象外,明年的「七合一選舉」甚至2016年的總統大選恐怕也會陷入苦戰中。

令局面如此難堪,馬當然可以繼續站在道德制高點,把一切責任歸疚於王侵害司法公正。但把事情鬧到如此地步,馬本身的魯莽和不成熟,恐怕是無法抹殺的因素。



更多相關討論
正義超人的手段
美國小馬哥?

 * 這一段對話摘自劇集〈包青天〉

Labels: ,


Thursday, September 12, 2013

 

你真的相信大麻對經濟有起死回生的神妙作用嗎?

卑詩選舉處 (Elections BC) 昨日公布,批准有關要求修改《警務法》(Police Act) 的大麻非刑事化簽名運動。這簽名運動由卑詩省大麻倡議組織 Sensible BC,正式發起並大力推動。目的是要爭取於明年9月27日舉行全民公投,利用公投修改《警務法》,令警員不能引用現行藏有或使用大麻法例拘捕藏有大麻人士。若成功的話,這無疑是在卑詩省以至全加拿大推動
大麻非刑事化,甚至合法化有力的一步。 

根據選舉處規定,簽名人必須是卑詩省登記選民,並且只可在所屬選區的請願書上簽署。請願運動發起人必須於2013年12月9日前,在本省85個選區內,均取得相當於登記選民人數10%的簽名。若果簽名運動成功取得所需的簽名數字,省府可選擇於2014年9月27日舉行全民公投,或是在省議會提出議案,交由省議員投票通過。 

向對大麻沒有特別好感的社會大眾推動大麻非刑事化/合法化的一大技倆,是宣揚大麻所能帶來的經濟效益,以及能大大增加庫房收入。彷彿大麻是救市的靈丹妙葯,只要大麻能合法售賣,經濟就會隨之暢旺,政府財政就能轉虧為盈,但你真的相信大麻可以對經濟有如此起死回生的神妙作用嗎? 

美國科羅拉多州於上年11月6日的公投中,以55%的支持率,通過大麻合法化,容許大麻作為休閒娛樂用途,21歲以上居民可藏有少量大麻自用。當時支持合法化的人就曾大打經濟牌,連州政府亦力吹大麻稅收可如何大幅增政府收入,甚至揚言每年從大麻所得稅收的頭4千萬元用作對改善學校計劃(Building Excellent Schools Today (BEST) program)的資金。聽起來,大麻真是一隻會生金蛋的金雞,何樂而不為? 

現在科羅拉多州政府正在制定將大麻合法化的實際政策以及處理各項相關問題的階段。其中科羅拉多大學的科羅拉多州未來中心(Colorado Futures Center)為大麻稅收作實際的預測和分析。分析報告名為《The Fiscal Impact of Amendment 64 on State Revenues》。在經過科學化計算後,報告的分析是:即使大幅兼多重抽稅,扣除相關支出後,大麻稅收能否支付改善學校的 BEST 計劃都成疑。若要能支付 BEST 計劃,政府必需再提高大麻稅率,但這樣做無疑會鼓勵人為避稅而轉向黑市買大麻。
報告的結論是:大麻稅根本不能顯著增加政府收入! 
"One conclusion from our work was that raising sin taxes, particularly those on cigarettes and tobacco, will not close the structural budget gap. We have every reason to believe that the same is true for marijuana. After meeting the obligations for BEST and funding the regulatory and other public health and safety budget demands, revenue from marijuana taxes will contribute little or nothing to the state’s general fund… they will not contribute in any significant way to solving the structural gap developing the state budget."

宣傳「大麻可令經濟回春」的人,往往只一廂情願地將對目前黑市大麻的金額估計,折算為政府可得的收入。這種估計,遺漏之處甚多,例如:
﹣我們對黑市大麻的金額沒有真正準確的掌握
﹣為了逃稅,以及得到更烈性的大麻,黑市大麻大概仍會繼續。「黑錢」不會因大麻合法化後全面乖乖地「見光」
﹣規管大麻,正如規管煙和酒,一樣有高昂的行政和執行支出
﹣其他引申的社會支出,如教育、醫療、戒毒、福利金,以及各種因大麻衍生的家庭、青少年等社會問題。(以煙草為例,稅是收了,但魁省衛生廳估計,由1970年到2030年,治療煙民以及跟煙草相關病症的開支,高達600億元,遠高於稅收所得。)
﹣不一定有持續性。市民吸慣了政府認可烈性的大麻後,很可能會轉向黑市更烈性的大麻,或其他烈性毒品,政府能收取的稅款亦隨之減少 (荷蘭是大麻合法化國家,不過當地人嫌可售賣大麻的烈性不夠,要求烈性更強的大麻,不少更直接尋求可卡因,令可卡因迅速在荷蘭氾濫。 Colorado Futures Center 的報告亦預測大麻稅收會長遠遞減。) 

一廂情願的減肥前減肥後式宣傳,除了有助推動大麻合法化組織得逞外,市民恐怕只能長遠承擔麻煩和昂貴的長遠後果。


更多相關問題
大麻合法化真的有助增加政府收入嗎?
幫派暴力真的會因大麻合法化而被壓抑嗎?
大麻合法化會否反過來鼓勵更多幫派活動?
大麻合法化只是本省的問題嗎?
大麻合法化會如何禍及年青人?
大麻合法化真能讓市民更安全嗎?

Labels: , , ,


Thursday, September 05, 2013

 

非洲的勢頭

近來在敘利亞以及埃及的混亂和國際角力吸引了不少眼球,以致美國總統奧巴馬於六月尾進行的非洲之旅幾乎沒有人在意。在中東以及東南亞的國際角力不時成為焦點,不過與此同時,另一場國際博奕已在非洲悄悄地展開。 

在國際社會的背景下提到非洲,一般都會想起國際援助,不過近年的趨勢是非洲在國際政治舞台上逐漸吃重,甚至可望發展成能左右大局的角色。造就這趨勢的有兩大因素。 

第一大因素是經濟資源。非洲除了草原和動物多之外,各種天然資源的蘊藏量亦非常豐富。例如截至2012年底,非洲石油的探明儲量是176億噸,佔全球石油探明儲量的7.8%。天然氣的探明儲量也不濟,有14.6萬億立方米,佔全球儲量的7%。在目前資源吃緊的國際社會中,非洲無疑是一塊肥肉。 

例如在1973年的石油危機之前,99.7%的石油靠入口的日本,石油主要來自中東和東南亞。石油危機爆發後,日本外相木村俊夫即走訪非洲四國,尋求石油供應。到1979年的第二次石油危機,又走訪非洲五國,尋求更多供應。在今年6月初在日本橫濱市召開的第五屆「非洲發展東京國際會議」中,日本政府在開幕禮上即送上厚禮,宣佈在未來5年會以公私合作模式向非洲提供高達320億美元的發展援助。 

第二大因素是政治利益。說清楚一點,是在聯合國中拉票。目前聯合國193個成員國,其中有54個是非洲國家。能拉攏非洲國家,就等如碼住一個大票倉,在聯合國做起事來也比較方便。 

基於以上形勢,除了日本,中國和美國近年在非洲的爭奪亦日益明顯。自2003年,中國每年給予非洲聯盟30萬捐款。在2012年的第五屆中非論壇部長級會議中,中國又宣布自2012年起,3年內向非盟提供6億元人民幣無償援助,以加強中非合作。這些還未包括對個別非洲國家的巨額援助。奧巴馬前些時的非洲之行,亦承諾向非洲投以過百億美元的援助和投資。 

非洲的角色日益吃重,對非洲國家爭取經濟援助無疑是大利(畢竟在現實的國際社會中,沒有點甜頭,又怎會有人理你,頂多是在什麼大饑荒期間得一點杯水車薪的援助),但如何藉目前的優勢為非洲立下長遠的發展基礎才是重點過去有不少關於援助非洲是好是壞的討論,但既然有誘因,非洲國家繼續得到巨額援助已是事實。非洲各國政府能否有效運用這些款項去開發基本建設,建立完善的社會系統(如教育、醫療、水利、商貿),才是當前急務。其實各國所給予的援助中,有不少都跟社會基建有關。這些基建是否有有效落實,有關部門能否從中學習有效的科學化的管理模式,如何有力防止貪污舞弊,都是非洲國家政府當著眼之處。

中東靠石油資源引起了西方國家的強烈興趣,在過去的多年中,有了一些建設、奪去了不少資源、投放了不少炸藥、扶植了一些專制政權、造就了一些恐怖份子,但中東人民仍在水深火熱中。中東固然有其自身的複雜背景,但非洲也不見得簡單(從盧旺達和蘇丹的種族屠殺可見一斑)。若果目前的優勢只能重覆一次中東的不幸;或者只成了世界各國的博奕場所,到資源窮盡之後,人民仍一窮二白,除了怪其他國家寡情薄義之外,非洲國家的政府也要負上缺乏遠見的責任。


更多相關討論
南非世界杯成功嗎?
爭經濟 講智慧
聯合國這遊戲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