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8, 2013

 

史上最強的十月三十一!

鬼王節將至。如往常一樣,在鬼馬氣氛和經濟效益的推動下,四處都見到有關的商品、廣告、佈置和活動。不過今年在報章上,似乎多了一些為護航的文章,指每年10月31日的鬼王節乃傳統習俗之一,有極其正面的意義。姑勿論鬼王節的淵源為何,傳統習俗的的意思為何,既然人家言之鑿鑿,我也就湊合一下,講一個很多很多年前發生10月31日的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 

話說在1517年的10月31日,有
一個修道士,穿著深沉外袍,手袖裡隱藏著一份手卷和一個鐵槌,踏著沉重的腳步默默地穿過人聲鼎沸的巿中心廣場,一直走到威登堡教堂。那修道士在教堂門前沉吟了半晌,忽然從手袖甩出手卷。手卷展現,其上寫滿密密麻麻的拉丁文。修道士把手卷按在教堂大門,用鐵槌把它釘上。鐵槌一下一下打在沉重的大門上,沉實的敲打聲響遍了整個廣場,直打進人的心坎裡。

就在這天,歐洲大陸掀起了一片變革的浪潮。馬丁路德的名字,亦隨著這手卷的展現,點燃了一個火紅的年代。 


馬丁路德於1483年生於德國東部艾斯利班城一個農民家庭。自小天資聰敏,且有強烈的宗教感。依從父親的意願於1505年完成了法律學碩士後,就毅然進入奧古斯丁修會。1512年完成博士課題,成為威登堡大學的聖經教授。 
路德是個敬虔的修道士,竭力追求聖潔,但學識上的進取,未能除去他內心的掙扎:愈是追求聖潔,愈自覺無法達標,就如保羅所言:「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路德內心撕裂般的掙扎日見深刻,直至1516年間,讀到聖經中羅馬書一章17節:「惟義人必因信得生」時,才打從心底裡領悟人的義非靠善行賺取,乃是上帝白白賜的禮物。一時間,內心陰霾散滅,豁然開朗。


路德在信仰上得著突破以後,對當時教廷的混亂和腐敗更感心痛惡絕。教廷大肆販賣贖罪卷的舉動,更令路德下定決心,向教廷提出反對,於1517年10月31日,按聖經真理列出95條反對的意見,張貼於威登堡教堂門外。


路德張貼《九十五條》,原意只為辯明真理,卻被人迅速傳開,燃點了社會上反抗腐敗教廷的火種,群起指摘教皇的錯謬,惹起教廷的強烈反應,下令對付路德。正如當時的人所說:「馬丁路德犯了兩項罪:他碰撞了教皇的冠冕,和教士的肚腹」。

再加上當時教廷的權力和利益,跟皇帝以及各地方諸侯勢力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教皇的權威和勢力受到挑戰甚至拉倒,對當時歐洲國家的權力、政治及經濟架構亦產生動搖。 




由於馬丁路德的思想令多處地區的政治出現變化,為平息動盪,皇帝查理五世勒令他出席沃木斯會議。會議原意是要威逼他收回言論,但就在皇帝、教皇、以及一眾貴族面前,馬丁路德發表了一段激盪了一個世代、激勵了歷代信徒心靈的言論:「由於閣下希望一個簡單的答覆,我會直截了當地回答。除非聖經及理由清楚的說服我,我不能接教皇及議會的權威,因為他們時常犯錯,自相矛盾。我的良心受神的話語約束。我不能,也不會改變任何信念,因為違背良心既不安全,也不正當。這是我的立場,我不能改變,求神幫助我,阿們。」 

路德的《九十五條》不單啟動了宗教改革,令中世紀的歐洲風雲色變,更造就了西方歷史一個重要的轉捩點。我們今天所處的西方社會,仍然有著其實深刻的痕跡。要比節日的意義,要尋找歷史腳蹤,要細說當年今日,1517年的那個10月31日,無疑是西方史上最強的十月三十一!



更多相關討論
Merry Christmas,就係咁簡單
一言興邦

Sunday, October 20, 2013

 

「賤人就是矯情」該如何翻譯?

由吳奇隆和劉詩詩主演的《步步驚心》幾年前大受歡迎,更打入日本市場,劇名被翻譯為《宮廷女官﹣若曦》。繼《步步驚心》後,《甄嬛傳》乃紅透兩岸三地的大型清宮劇。甚至在本月初公布的第41屆國際艾美獎提名名單中,主角孫儷更入圍最佳女主角提名。由於該劇於2012年在美國紐約華人電視台播出時,極受華裔社群歡迎,超高收視率甚至引起一些美國主流電視台的留意。美國有綫電視台已購入《甄嬛傳》的電視版權,計劃將原來76集的大型宮廷劇,剪輯成6集的迷你劇在美國播放。 

要涉足美國主流市場,就當然要說英文。只是略為了解中、英文之間的差異,不難想像翻譯上要面對的困難。例如狠角色華妃那句深入民心的經典台詞「賤人就是矯情」,就叫翻譯大傷頭筋。據聞原本打算翻譯為 ”Bitch is so bitching”,但此話出自堂堂華妃之口好像不太妥當,所以最後決定翻譯為 ”Bitch is hypocritical”。「矯情」是不是 “hypocritical” 之意還是次要,反正又不是在翻譯教科書,更大問題是失卻了原來華妃說話的尖酸勁。 

不過無論翻譯如何,畢竟難得打入美國市場,也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只是在中國官方眼中,《甄嬛傳》卻不十分正面。前些時,專注中國文藝和文化研究的首都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陶東風,在報章上撰寫專文指《甄嬛傳》 宣揚犬儒主義和投機主義。事關甄嬛原為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孩,在殘酷的宮廷環境中,經歷了一系列的慘痛教訓後,學會了權術和計謀,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這種「不正確的價值觀會導致觀眾把不正確的生存理念帶入現實生活」。如此以惡制惡的態度「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悲劇,這種犬儒主義和投機活動的大面積泛濫,將會對社會道德造成巨大腐蝕。」 相比韓劇《大長今》,主角在宮廷鬥爭中到受惡勢力迫害,但始終相信正義最終會戰勝邪惡,才是好的文藝作品。 

陶東風的見解,引起不少網民的反應。有的指《甄嬛傳》貼近現實。有的指要反省的不是個人而是制度,若果是制度逼人,支配制度的人為所欲為,那個人其實是受害者。 透過《甄嬛傳》「最應呼喚是平等,最該反思的是制度」。亦有網民直指不同意陶的論點,認為「文學不能只歌功頌德」。 

其實陶東風作為一位關注文藝和文化研究的學者,對一套電視劇發表己見也是其言論自由的表現。只不過他的專文是發表於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又令人覺得另有文章。事關於2011年,政府發出「限娛令」,要求「防止過度娛樂化與低俗傾向,滿足廣大觀眾多樣化多層次高品味的需求」。而在2012年,因為中共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的舉行,所有宮廷鬥爭劇無一審批過關。 

這些現象除了反映中國當局對傳媒果然有異常強烈的關心外,亦反映一個更深刻的思想論述。這論述用作家李政亮的說法,叫做「中華文明論」。在大陸的愛國教育中,為了培養出民族自信,經常大力美化中華文明。認為中華文化不單源遠流長,而且又好又燦爛,能造福全世界(世界不會賞識當然是他們有眼無珠咯)。既然中華文化本身是又優良又美好,當然要好好保養。這種論述「就是把中國想像成一個『健康』的身體,要維持健康,就要抵禦病菌的入侵,以維持『偉大』、『優秀』的中華文化。」那些傳播「犬儒主義」的電視劇,沒有鼓吹高尚情操的文藝作品當然就是要抵禦的病菌。 

有了這個了解,再回看《人民日報》上的文章,就明白文章為何強調「必須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文藝作品乃肩負著重要的使命,「必須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優秀的作品鼓舞人。」也明白為什麼即使非關國家安全,又沒有衝擊政府,也沒有煽動暴力色情的娛樂事業,當局也要插手管上一管。



更多相關討論
放屁!
文字背後的世界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