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0, 2014

 

上議院這百年老問題

聯邦自由黨魁小杜魯多(Justin Trudeau)周三丟出了一枚小砲彈,令向國會山震動了一下,就是把全部32個隸屬自由黨上議院議員全數逐出黨團。按小杜魯多所言,這些「前自由黨上議院議員」在議會內不能再自稱「自由黨人」,而是「獨立身分」。這小砲彈轟了半天以後,質疑也開始揚起。 

小杜魯多這決定似乎不單令外界驚訝,連自由黨人也為之一震。自由黨上議院議員坦言事前對這重大轉變毫不知情,從未被諮詢過。在沒有犯錯的情況下被「逐出黨團」,本身確是個需時消化的概念。而就是在宣佈後,小杜魯多跟各自由黨上議院議員似乎也未有詳細溝通。當自由黨上議院領袖高恩(James Cowan)向傳媒表示支持小杜魯多的決定時,被問及小杜魯多下令自由黨上議院議員不准參予黨的籌款和競選活動時,Cowan 只能支支吾吾的回應:「他還沒有這樣說...你說他這樣說,但那不是他向我們所說的...」 

自由黨內部的溝通問題是他自家的事,但小杜魯多此舉真能收到「減低議會裏的黨派色彩」之效嗎?在悉知自己被逐後,(前/)自由黨上議院議員馬上進行會議,會後 Cowan 宣佈:仍會以「自由黨上議院黨團」的姿態出現,因為我們承擔著自由黨的價值。又以身為自由黨黨員為傲,是小杜魯多的強大支持者,並繼續竭力確保有天小杜魯多能當上總理。自由黨上議院黨鞭 Jim Munson 更明言,被逐的消息固然仍人驚訝,但他不期望會有太多轉變,「畢竟我們仍是自由黨人嘛,對嗎?我們仍為黨工作。我們仍會在外頭為黨工作。」如此忠誠告白,除了顯示自由黨上議院議員正陷於某種身分危機外,也令人懷疑「減低議會裏的黨派色彩」之效。若果在未來的表決中,(前/)自由黨上議院議員次次都敵氣同仇,且高度配合下議院自由黨國會議員的意向,哪他們究竟是不是「一黨」的呢?情況有點似溫哥華市議會中的「無黨派協會(NPA)」,大力強調自己不是「一黨」的,但他們真的不是「一黨」嗎?...

小杜魯多今次舉動的背景,其實又是上議院改革的問題。說「又是」,因為這問題在加國歷史上已反覆提出了過百年。加拿大上議院的功能和適切性在過去百多年裡都不知被質疑了多少次。特別在近代「非民選就可疑」的心理和氣氛下,上議院的存在價值就更被質疑了。要客觀了解上議院的功能以及制定出可行的改革方案,可從「權力制衡」的角度,跟下議院的角色和限制作比較。 

代表性
下議院的國會議員,理論上該從本身所屬的選區利益作出發點,國會議員要專注的代表群眾範圍理論上較細。例如代表溫市中心東端的國會議員,理論上是以該區的得失去支持或反對一項關係到全國利益的醫療法案。
上議院議員因沒有所屬選區的限制,理論上能以更闊的視野去審視一項法案,向下議院議員的特定利益傾向作出制衡。 
選票考慮 
下議院的國會議員經由投票產生,自然會緊張得票。在制定政策時,多少被「拉票」這實際因素所左右。
上議院議員乃是被委任,理論上能跳脫選票考慮,對法案作出客觀的審視。 
政黨色彩 
下議院的國會議員甚少有獨立,多屬不同政黨,要作出有別於黨意向甚至指令非常艱難,有被懲罰之險。
上議院議員雖由不同執政黨所委任,但一經委任便是終身,直至75歲強制退休年齡,故理論上更易作出有別於黨意向甚至指令的決定,比起下議院議員更少「黨派色彩」。 

上議院的改革不能忽略以上3方的權力制衡。若一舉將上議院剷除的話(這似乎是聯邦新民主黨的主張),下議院的權力會否失去了重要的制衡?若全盤以民選產生(這似乎是聯邦保守黨的主張),上議院議員會否從此被視野和選票考慮所限制?會否反而加強了政黨色彩? 

回看小杜魯多今次將自由黨上議院議員逐出黨團的決定,看似果斷,但似乎完全摸不到上議院這百年老問題脈絡和核心。

*在加拿大,Senate 和 House of Commons 一般譯為「上議院」和「下議院」。「參、眾兩院」一般用於美國的議會。




更多相關討論
形象政治的風氣
政治是要給人希望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