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7, 2014

 

民主社會中的「高魅低能」

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 Rohit Bhargava 在其暢銷書《Likeonomics》中提出了一個觀察,就是要贏得信任,影響他人,最關鍵的秘訣是魅力(likeability)。這秘訣不只適用於吸引異性,就是嚴肅如政治和選舉也一樣適用。就如心理學家 Drew Westen 所言:在政治裡,當理智與感情相沖,感情一定戰勝理性。這個分析的教訓很簡單,就是魅力比能力更重要。在時間、精神、金錢等各資源都有限的情況下,一個政客要在催谷魅力形象和培養治理能力之間作抉擇,答案非常明顯。 

正如很多其他的至理名言一樣,一經被點出,就顯淺得好像人人都已經知道似的。魅力勝於能力,政客們不是早已經知道了嗎?要不然在上屆的聯邦大選中,政客們又輕彈淺唱,又派送熱狗,又到麵包店玩 begals,又故意在繁忙時間撘公車,還要加上那些極具娛樂性的競選廣告。在媒體上找到他們併演技的報導和鏡頭,遠比找到他們的具體政綱容易。在這個娛樂滲透無遠弗界、用視覺刺激作判斷的年代,這種魅力至上的現象恐怕仍會繼續。問題是市民以至整個社會能承受「魅力」和「能力」之間有多大的落差? 

當然,可能對於一些人來說,這個根本不成問題,因為「魅力=能力」,魅力高就等於能力高,何來落差之有? 這從聯邦自由黨黨領小杜魯多(Justin Trudeau)高居不下的人氣可見一斑。記得在小杜魯多宣佈角逐自由黨黨領之後就已人氣急升。加新社和 Harris-Decima 在11月中所做的電話調查顯示,42%受訪者表示如果小杜魯多擔任黨領,下次大選將肯定或可能會投票給自由黨,足以讓自由黨組成多數政府。不過耐人尋味的是小杜當時連政策方向都沒有,作為政客也不過是平平無奇,究竟是基於什麼理由覺得他可以擔任黨領甚至出任總理?除了是父蔭外,大概就是連電視藝員也羡慕的俊朗形象。 

在過去的一年多裡,政策藍圖,未有,但多次的失言倒是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失言基本上成了小杜形象的一部份,至少加國的新聞界和政界是這樣認為。在剛過去的自由黨黨大會中,大概因為沒有什麼好報導的,小杜全程沒有失言竟也成了討論話題之一。只可惜好景不常,小杜前些時上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法語電視頻道的時事節目,被問及對烏克蘭暴力衝突的看法。他竟說烏克蘭局勢令人非常擔憂,「特別是俄羅斯在[索契冬奧]冰球比賽落敗,他們的心情會很不好,我們擔心俄羅斯會介入烏克蘭局勢。」主持嘉賓臉色也變了的追問他:「就是因為一埸冰球賽?」小杜才有少少知死的打圓場說:「不,只是嘗試用一個輕鬆點的語氣去談論一個非常嚴重的情況...」另一主持嘉賓鐵了面追加一句:「我們在討論一個很可能會出現屠殺的情況。」而事實上在錄影當天,軍警已開始向平民開火。節目播出後,當然引起嘩然,烏克蘭駐加拿大大使 Vadym Prystaiko 高調要求小杜道歉之餘,也禁不住教他做人:「當你談論有82個人為他們的未來戰鬥而死掉,而且所有人仍在險境時,你要非常小心。」 

看著該錄影片段,看著 Justin Trudeau 答問時的態度和內容,我不禁在想:如果主持人問 Justin Biber 同一個問題,Biber 答問時的態度和內容會相差多少? Biber 糗事多多,但一眾粉絲對一個年輕俊美、人氣高企的偶像寬容度有多高大家很清楚。而「影視明星」跟「政治明星」之間的界線也變得越來越模糊。
小杜又失言啊!...他還年輕嘛!(總理哈珀當年當上保守黨黨領只比現在的小杜大兩歲。)
但這次也太過了吧?...你別斷章取義嘛!(但他全段有關烏克蘭的說話,包括主持嘉賓的質問,還不足1分半鐘,說了不足40秒他就開始說冰球,怎麼斷章?)
連人家的領使也出聲哩!...你給他多點時間嘛!(我沒有不給他時間啊!是他自己要明年爭做總理啊!) 

不過即使小杜沒有什麼具體的行動去向國民証明自己有能當總理,在本月18、19日由民調機構 Forum Research 所做的調查顯示,受訪者中支持小杜的高達47﹪,總理哈珀只有31﹪。假如今天舉行聯邦大選,自由黨將取得39%選票,而執政保守黨卻只有29%,官方反對黨新民主黨更只得21%。於是報章大肆報導「民調排榜首 小杜做總理呼聲勝哈珀」,甚至是更戲劇性的「小杜魯多大選將血洗保守黨」。不過其實在差不多同一段時間,民調機構 Ipsos Reid 也做了一份報告。報告中較詳細的問了多方面的問題,結果是各黨黨領各有千秋。例如在緊日子中管理經濟,哈珀得43﹪支持,小杜只有30﹪,新民主黨的唐民凱有27﹪。另一條問題則顯示,有26﹪受訪者強烈認同小杜已準備好做總理,但強烈不認同的也有16﹪。不知是因為這份民調不夠戲劇性還是太偏重政客們的治理能力還是太複雜還是什麼原因,這報告沒有被大肆報導,也沒有充滿電影感的標題。 

話說回來,即使很明白現今形象主導,魅力至上的現實,總覺得市民還是要撫心自問:我們的社會民生能承受政客們在「魅力」和「能力」之間有多大的落差?即使要說「魅力」,作為一個政客主要的魅力來源應來自其「領導能力」,而不是影視紅星式的形象。前些時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也在其專欄談到 Bhargava 的 likeonomics,題目為《高魅低能》。將「魅力高,能力低」的現象化為可以用來罵人的說話。在近年的政壇上,不論地區、國家,我們都看到不少「高魅低能」。而高魅低能在民主社會中的政壇上出現,又特別令人嘆惜。政客們有他們爭取選票的技倆,我們選民也當以國家前途...或至少以自己的生活質素為重,避免選出一些高魅低能去代表我們施政。



更多相關討論
形象政治的風氣
大選娛樂家
請給我們一幅全面的圖畫

Labels: , , , , ,


Friday, February 21, 2014

 

「娼盛繁榮」的狹視距

中國東莞新一輪掃黄引起廣泛關注。說是「新一輪」因為今次並非首次,去年5月份當局也曾出動200名特警及十多輛特警車掃黃,共拘留了超過2000調查。由於人數太多,當地還特別借了市體育館作調查之用。當然,那也不是首次。今次特別引起熱議,一來大概是因為中央電視台的《新聞直播間》節目,令有「性都」之稱的東莞那令人咋舌、尤如「人肉市場」的賣淫嫖娼行為盡現眼前;二來當局的行動更高調更大力,甚至向一些地方官員開刀;三來是行動的方向略為「往上去」,揪出了一些在這些有規模色情勾當背後有高官背景或關係的「保護傘」。 

要解讀東莞掃黃可以有不同的角度,其中一個就是中共中央的權力鬥爭。用這角度去分析的困難,是目前在中國任何重大的社會問題,有那一個不涉及官員?而一涉及官員,有那一個不能層層推搞,或多或少的牽涉某些高官幹部的子女、親屬、鄉里的朋友的世交的姑媽的同學的情人的表親,進而扯上中央的派系或高層,至終歸結到習近平或江澤民?這是中國政治結構的生態。當然有些問題的確有可能跟中央權力鬥爭有關,但既然是社會問題,也不能忽略了當中的社會性。 

其實在「性都」、「黃都」以先,東莞曾有過一些好得多的稱號,如「傢具之都」、「服裝之都」、甚至「製造業之都」。而且這些美譽背後,確有非常亮麗的數字撐腰。例如其進出口貿易額,排名僅次於上海、深圳和北京。由於吸引引了大批人口來搵食,賣淫問題在1990年代中已開始嚴重。到1997年的金融危機以後,一大批工廠破產,部份失業女工為勢所逼進入了淫業,「性都」之名漸成了東莞的標籤。2003年至2006年,東莞的經濟增長率每年逾19.5%,仍列廣東省首位。但2008年的經濟危機,更進嚴重地打擊了東莞製造業,經濟增長跌至全省之末。更多工廠關門大吉,淫業就更猖獗,甚至出現了現在非人化人肉市場式的大規模非法賣淫。 

很明顯,不法之徒充份利用了這背景和失業女性的困境。不過亦有人發展出「賣淫脫貧論」,認為淫業給了失業女性出路,可以繼續在東莞謀生。既然「娼盛」能「繁榮」,何不樂見其成?!先別說什麼道德、尊嚴,這些論點本身就非常嚴重的「狹視距」(restricted visibility)。淫業有如野草,放任它落地生根,只會把好的植物被排擠趕走,影響整個生態。目前東莞已有這樣的情況。例如因為淫業汜濫,好姻緣被趕走。有人向媒體訴苦,原本約好了跟一外省男子相體,央視的節目出街後,對方即中止了相體。不少東莞的良家婦女都埋怨,一說到自己來自東莞,就令好男人卻步,真正苦了一眾東莞的好女人。又或者有台商抱怨到東莞投資開酒店,因為不買賬,拒絕讓淫業入滲,結果經常被突檢查牌,很難做生意。

除了趕走了好事,淫業更會助長壞事。例如有女子被誘被蒙「自願地」下了海的個案。而淫業背後的「保護傘」以及地方官和警察包庇淫業等問題,都顯示淫業助長貪污瀆職的事實。若果將眼光放長遠一點,那些基於經濟理由下海的女人,三、五年之後又如何?「染性病」和「嫁不出」是她們兩大心理壓力。這些既是「個人問題」,也會是日後更嚴重的社會問題的源頭。難怪即使網上不同形式的「賣淫脫貧論」大行其道,根據由環球輿情調查中心較正式的民調顯示,有72.2%的東莞受訪者表示支持掃黃行動,反對的只有3.1%。 

不過同一份民調的另一項數字就更意味深長。被問及「怎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色情業泛濫的問題」時,只有7.6%的人提及被大肆報導的「打擊色情行業的保護傘」問題,「大力推動企業轉型,減少因企業倒閉產生的無業人員」則有44.6%,可見當地人其實是看見問題的社會性徵結。這也當是政府大雷霆掃黃之後的長遠方向。如果土壤不良,淫業一時被燒盡,但恐怕日後春風吹又生。



更多相關討論
「色情事業」的小小發展史
當盡的責任
少數的權利 大圍的傷害
賣淫合法化的「三不」

Labels: , ,


Thursday, February 13, 2014

 

是時候改變賽道

奧運是一個運動員展現身手的平台,也被視為國家較勁的一個場景。對主辦國而言,更可以是一個展現國力的機會。難怪在2008年,俄羅斯奪得2014冬奧主辦權後,總統普京自豪地宣告:「俄羅終於再次以強國姿態重登世界舞台 ﹣ 一個引人注意並能維護自己的國家。」 

索契奧運的籌辦費用比預算超出4倍,4年內豪擲500億美元建比賽場館,各項配套,兼包貪污賄賂,創下史上最昂贵奥運的紀錄。普京眉頭也不皺一下,甚至吹捧為「當今世界上最大的工程」。而在開幕禮上共有65位國家、政府及國際組織的領導人出席,是上屆溫哥華冬奧的3倍,亦創下了冬奧歷史紀錄。如此看來,俄羅的財力和面子確是不可小觑。不過俄國的國力真的強大嗎? 

若果將俄國目前的體制跟前蘇聯的體制比較一下,不難發現俄國的前景實在不容樂觀,用「外強中乾」來形容也不為過。借用學者 Daron Acemoglu 和 James Robinson 的分析,前蘇聯是一個榨取型經濟加政治集權的制度。榨取型經濟因資源被菁英壟斷,平民缺乏投入經濟和科技的誘因,一般都難以出現顯著的經濟成長。不過如果加上一個強大的政治權力,榨取型經濟也可出現又快速又耀眼的經濟增長。就如前蘇聯,從1928年第一個五年計劃至1960年代,國民所得每年成長6%,是當時最快速的經濟成長國家之一。難怪當時的蘇聯領導人自信滿滿的,西方社會也口水直流,甚至有知名經濟學者預料蘇聯的國民所得會於1997年超越美國。只不過到了1970年代,蘇聯的經濟就開始停頓,到1991年更土崩瓦解。

按 Acemoglu 和 Robinson 的分析,榨取型經濟加政治集權的制度之所以有強悍的經濟成長,是因為政權有足夠的控制力將資源強行調配到有高生產力的項目。前蘇聯政府就是不惜壓迫農業,強行將資源大量注入當時得令的工業,令經濟數字飆升。不過這樣的成長只是虛火,無法長維持,甚至不斷打擊令經濟可長遠穩步發展的基礎。到1970年代,靠領導人命令開創的蘇式經濟終走到盡頭。 

目前普京領導的俄羅斯,基本上仍是「榨取型經濟加政治集權的制度」。在普京於1999年上台初期,經濟確有顯著的成長(主要拜石油業所賜),普京因此至今仍被部份國民視作人民英雄。不過跟前蘇聯相比,現在俄國政府所能強行調動的資源少了很多。其實目前俄國的經濟已現疲態。對美國的雙邊貿易額於2012年只有280億,跟中國只有870億。相比中美的5550億真是望塵莫及。國內的經濟亦不理想。人工高、生產低、投資撤。2013年的國民生產總值是1.3﹪,估計2014年也不會過2%,比美、英、中、印、巴西都為低。 

除了資源外,普京的權威亦不及前蘇聯領導人,而且沒有較長遠的連續性。若然他老兄倒台、退休、或兩腳一伸,俄國的政權即出現不穩定的變數,到時經濟恐怕也難免於一定的動盪。 

若以冬奧項目為喻,普京的俄羅斯仍在玩短道競速滑冰,但國家的發展更似是長程越野滑雪。比賽初期的一剎那爆炸力,不足以長遠跑出。普京以及一眾政治菁英最好在被淘汰之前將始鋪路,讓俄國改變賽道。



更多有關討論
非洲的勢頭
悲哀的強盛
南非世界杯成功嗎?

Labels: , ,


Friday, February 07, 2014

 

廁所文化這學問

厠所,一般人都以一個非常實際的角度視之(這個不難理解嘛!)。但其實厠所是一個博大精深、源遠流長的課題。其他用具(如車輪、弓箭、鞋等)的起源,需要翻查考究,但單以常識推論,也可得出厠所的歷史可謂伴隨著人類歷史一同演變的結論。

在一些古代文獻,如聖經的《申命記》中早有記載:「你在營外要有廁所,你可以出到那裡去便溺。在你的器械中,要有一把鍬;你在外面便溺以後,可以用來鏟土,轉身把糞便掩蓋。」從這短短的文字中可以明白到,早在3600年前以色列人對廁所的位置、設備、衛生、以至使用方式已有一定講究。故此花時間去鑽研近代所謂的「廁所文化」﹣ 縱合觀感(如中國的廁所以「實而不華」見稱)、配套(如廁紙的厚薄度)、科技(各式環保裝置)、文學(拜讀牆上的對聯或文章)等各方面資料去窺探一個社會以至一個民族的學問,絕非「食飽飯,等屎屙」之舉。而不論是基於實際理由或文化交流的原因也好,俄羅斯索契奧運的廁所被廣泛關注實在不足為奇。 

在索契奧運村和大會指定酒店中,有人發現了一些俄羅斯獨特的廁所文化。其中較引起興趣的是在一些男廁的牆壁上的標牌,除了有為不同國家、文化的人所能理解的如「不准在馬桶上站蹲」、「不准爬牆偷窺」,以及一些不太明白的如「不准在馬桶嘔吐」(哪該往哪裡吐?)外,還有一項令人摸不著頭顱的是「不准在馬桶垂釣」... 另一個令網民熱議的現象,就是在奧運設施中的部份男廁內竟有「孖桶」。對,在一廁格內有兩個供人排排坐的馬桶並列。 

這些獨特的廁所文化,從外人來看確是匪夷所思,但有些當地人卻好像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不准在馬桶釣魚」的背景,恕筆者才疏,對當地文化了解不深。不過對「孖桶」就有點了解。這種廁所在俄國的足球場和學校是有的。在俄國頗有名氣的喀山大學(Kazan University)甚至有更開放式的「一格多桶」廁所。難怪有俄國體育記者在網上指外國人「大驚小怪」。而俄羅斯奥组委官方對有關「孖桶」的詢問則不予評論,反正從他們的角度看,根本沒有什麼好解釋的。 

以上兩項「文化衝擊」太不了是得啖笑,但以下的一項卻是有點嚇人。在一個記者會上,有記者向負責冬奧會籌備的俄羅斯副總理科扎克(Dmitry Kozak)問及冬奧會指定酒店的設施問題多多,科扎克則反指西方媒體對俄國官民的努力視而不見(這也是一些當地官民的感覺),只故意找渣,甚至蓄意壞事以求以落大會的臉。他指酒店的監控錄像顯示有人打開淋浴開關,把噴頭沖著牆壁,然後離去,一整天不回房間。此言一出,馬上引起恐慌。酒店大堂有監控攝錄不足為奇,但酒店房間和浴室也有監控設備就實在嚇人。雖然事後科扎克的發言人和建築商高層都澄清,酒店房間和浴室裡絕無監控設備,但從科扎克發言時引用有監控顯示有人故意打開淋浴噴牆時那理直氣壯的態度,以及他對西方傳媒專注找渣的採訪方式的不屑,也可瞥見俄國政府跟西方國家就維穩、私隱權、媒體角色等理解上的差距。也明白為什麼在很多其他涉及更多更複雜的價值觀和利益的議題上,俄國跟西方國家之間總存在著很多的分歧、誤解和不信任。

 從廁所,真的可以看到文化。



更多有關討論
奧運的政治現實
激勵一代人
兩個冬奧運動員的故事
Dysfunction 的地球村

Labels: , , ,


Wednesday, February 05, 2014

 

請你先做好功課!

試想像你的孩子主動游說你讓他學樂理,言詞懇切地訴說自己要成為一位出色唱作人的夢想。於是你大費周章的去為他張羅一切,爭取城中最有名望的音樂學校的學位。不求他在音樂上有非凡成就,但願他能把握機會,創造未來。結果呢?他走堂成習慣,功課常欠交,創作出的作品連你一個外行人也為之汗顏。作為一個父母,你心裡怎會沒有氣?其實一個小市民,看到政客們的表現,心裡往往也有這種氣。

聯邦新民主黨日前在國會上指市面上的自動提款機(ATM)收費過高,指摘銀行牟取暴利,聯邦政府又坐視不理,苦了市民大眾。故提出要立例將ATM每次提款的收費上限定於5毫子。此動議聽來不錯,也切合不少市民希望銀行減少各類收費的期望。
動議的邏輯很簡單:
(P1)銀行藉ATM牟取暴利
(P2)聯邦政府坐視不理
(C) 苦了市民大眾 

邏輯簡單直接,問題在於沒有做功課。

目前在全加拿大有超過60,000部ATM,當中只有18,303部屬銀行所擁有。由於銀行客戶到自己所屬銀行的ATM提款一般都是零收費,故75%的ATM交易的收費都是零,收費的只佔25%。而這25%收費交易,很大部份是來自非銀行的公司所設的ATM。如今新民主黨提出立例要銀行將ATM每次提款的收費上限定於5毫子的動議,根本針對不了這些ATM公司。那「銀行藉ATM牟取暴利 + 聯邦政府坐視不理 → 苦了市民大眾」的簡單邏輯,完全忽視ATM公司的角色。其實早在1996年公平競爭委員會(Competition Tribunal)已將ATM市場開放,從此市面上銀行直接擁有的ATM比例就一直下降。ATM市場的生態不是什麼機密資訊,做一下功課就知道。 

再者,收費較高昂的ATM不少都是由私人公司設於便利店、賭埸等地方,但這些地方的ATM的管轄權屬於省政府。聯邦政府就是立了例也根本管不了,ATM公司完全可以當你無到。這也不是什麼機密資料,做一下功課就知道。在國會辯論過程中,有議員問新民主黨:若果真的通過立法,有助監管國會大樓對開的那部ATM的收費嗎?答案是「不會。」你看,多尷尬!多浪費時間! 

如此一來,那簡單邏輯中的(P1)銀行藉ATM牟取暴利和(P2)聯邦政府坐視不理,基本上不成立,煞有介事的高調提案,大肆討論,到底要為市民爭取什麼?看完這破邏輯,什麼「干預自由市場」、「消費者的責任」等討論的層次都已嫌太高。 

若果政客提出的動議是基於體恤民情,這固是可喜。若只為攻擊他黨或往自己的票箱塞票,作為一個小市民也沒有什麼意見,政黨政治本身就有誘發政黨政客損人利己之心以負面地達到互相監察之效的因素。但無論是什麼動機,也煩請政客們在提出什麼議案時,先做好功課,以免浪費了議會的資源,浪費了媒體的篇幅,也浪費了市民的關注。



更多相關討論
做小選民甚艱難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