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3, 2014

 

是時候改變賽道

奧運是一個運動員展現身手的平台,也被視為國家較勁的一個場景。對主辦國而言,更可以是一個展現國力的機會。難怪在2008年,俄羅斯奪得2014冬奧主辦權後,總統普京自豪地宣告:「俄羅終於再次以強國姿態重登世界舞台 ﹣ 一個引人注意並能維護自己的國家。」 

索契奧運的籌辦費用比預算超出4倍,4年內豪擲500億美元建比賽場館,各項配套,兼包貪污賄賂,創下史上最昂贵奥運的紀錄。普京眉頭也不皺一下,甚至吹捧為「當今世界上最大的工程」。而在開幕禮上共有65位國家、政府及國際組織的領導人出席,是上屆溫哥華冬奧的3倍,亦創下了冬奧歷史紀錄。如此看來,俄羅的財力和面子確是不可小觑。不過俄國的國力真的強大嗎? 

若果將俄國目前的體制跟前蘇聯的體制比較一下,不難發現俄國的前景實在不容樂觀,用「外強中乾」來形容也不為過。借用學者 Daron Acemoglu 和 James Robinson 的分析,前蘇聯是一個榨取型經濟加政治集權的制度。榨取型經濟因資源被菁英壟斷,平民缺乏投入經濟和科技的誘因,一般都難以出現顯著的經濟成長。不過如果加上一個強大的政治權力,榨取型經濟也可出現又快速又耀眼的經濟增長。就如前蘇聯,從1928年第一個五年計劃至1960年代,國民所得每年成長6%,是當時最快速的經濟成長國家之一。難怪當時的蘇聯領導人自信滿滿的,西方社會也口水直流,甚至有知名經濟學者預料蘇聯的國民所得會於1997年超越美國。只不過到了1970年代,蘇聯的經濟就開始停頓,到1991年更土崩瓦解。

按 Acemoglu 和 Robinson 的分析,榨取型經濟加政治集權的制度之所以有強悍的經濟成長,是因為政權有足夠的控制力將資源強行調配到有高生產力的項目。前蘇聯政府就是不惜壓迫農業,強行將資源大量注入當時得令的工業,令經濟數字飆升。不過這樣的成長只是虛火,無法長維持,甚至不斷打擊令經濟可長遠穩步發展的基礎。到1970年代,靠領導人命令開創的蘇式經濟終走到盡頭。 

目前普京領導的俄羅斯,基本上仍是「榨取型經濟加政治集權的制度」。在普京於1999年上台初期,經濟確有顯著的成長(主要拜石油業所賜),普京因此至今仍被部份國民視作人民英雄。不過跟前蘇聯相比,現在俄國政府所能強行調動的資源少了很多。其實目前俄國的經濟已現疲態。對美國的雙邊貿易額於2012年只有280億,跟中國只有870億。相比中美的5550億真是望塵莫及。國內的經濟亦不理想。人工高、生產低、投資撤。2013年的國民生產總值是1.3﹪,估計2014年也不會過2%,比美、英、中、印、巴西都為低。 

除了資源外,普京的權威亦不及前蘇聯領導人,而且沒有較長遠的連續性。若然他老兄倒台、退休、或兩腳一伸,俄國的政權即出現不穩定的變數,到時經濟恐怕也難免於一定的動盪。 

若以冬奧項目為喻,普京的俄羅斯仍在玩短道競速滑冰,但國家的發展更似是長程越野滑雪。比賽初期的一剎那爆炸力,不足以長遠跑出。普京以及一眾政治菁英最好在被淘汰之前將始鋪路,讓俄國改變賽道。



更多有關討論
非洲的勢頭
悲哀的強盛
南非世界杯成功嗎?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