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1, 2014

 

「娼盛繁榮」的狹視距

中國東莞新一輪掃黄引起廣泛關注。說是「新一輪」因為今次並非首次,去年5月份當局也曾出動200名特警及十多輛特警車掃黃,共拘留了超過2000調查。由於人數太多,當地還特別借了市體育館作調查之用。當然,那也不是首次。今次特別引起熱議,一來大概是因為中央電視台的《新聞直播間》節目,令有「性都」之稱的東莞那令人咋舌、尤如「人肉市場」的賣淫嫖娼行為盡現眼前;二來當局的行動更高調更大力,甚至向一些地方官員開刀;三來是行動的方向略為「往上去」,揪出了一些在這些有規模色情勾當背後有高官背景或關係的「保護傘」。 

要解讀東莞掃黃可以有不同的角度,其中一個就是中共中央的權力鬥爭。用這角度去分析的困難,是目前在中國任何重大的社會問題,有那一個不涉及官員?而一涉及官員,有那一個不能層層推搞,或多或少的牽涉某些高官幹部的子女、親屬、鄉里的朋友的世交的姑媽的同學的情人的表親,進而扯上中央的派系或高層,至終歸結到習近平或江澤民?這是中國政治結構的生態。當然有些問題的確有可能跟中央權力鬥爭有關,但既然是社會問題,也不能忽略了當中的社會性。 

其實在「性都」、「黃都」以先,東莞曾有過一些好得多的稱號,如「傢具之都」、「服裝之都」、甚至「製造業之都」。而且這些美譽背後,確有非常亮麗的數字撐腰。例如其進出口貿易額,排名僅次於上海、深圳和北京。由於吸引引了大批人口來搵食,賣淫問題在1990年代中已開始嚴重。到1997年的金融危機以後,一大批工廠破產,部份失業女工為勢所逼進入了淫業,「性都」之名漸成了東莞的標籤。2003年至2006年,東莞的經濟增長率每年逾19.5%,仍列廣東省首位。但2008年的經濟危機,更進嚴重地打擊了東莞製造業,經濟增長跌至全省之末。更多工廠關門大吉,淫業就更猖獗,甚至出現了現在非人化人肉市場式的大規模非法賣淫。 

很明顯,不法之徒充份利用了這背景和失業女性的困境。不過亦有人發展出「賣淫脫貧論」,認為淫業給了失業女性出路,可以繼續在東莞謀生。既然「娼盛」能「繁榮」,何不樂見其成?!先別說什麼道德、尊嚴,這些論點本身就非常嚴重的「狹視距」(restricted visibility)。淫業有如野草,放任它落地生根,只會把好的植物被排擠趕走,影響整個生態。目前東莞已有這樣的情況。例如因為淫業汜濫,好姻緣被趕走。有人向媒體訴苦,原本約好了跟一外省男子相體,央視的節目出街後,對方即中止了相體。不少東莞的良家婦女都埋怨,一說到自己來自東莞,就令好男人卻步,真正苦了一眾東莞的好女人。又或者有台商抱怨到東莞投資開酒店,因為不買賬,拒絕讓淫業入滲,結果經常被突檢查牌,很難做生意。

除了趕走了好事,淫業更會助長壞事。例如有女子被誘被蒙「自願地」下了海的個案。而淫業背後的「保護傘」以及地方官和警察包庇淫業等問題,都顯示淫業助長貪污瀆職的事實。若果將眼光放長遠一點,那些基於經濟理由下海的女人,三、五年之後又如何?「染性病」和「嫁不出」是她們兩大心理壓力。這些既是「個人問題」,也會是日後更嚴重的社會問題的源頭。難怪即使網上不同形式的「賣淫脫貧論」大行其道,根據由環球輿情調查中心較正式的民調顯示,有72.2%的東莞受訪者表示支持掃黃行動,反對的只有3.1%。 

不過同一份民調的另一項數字就更意味深長。被問及「怎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色情業泛濫的問題」時,只有7.6%的人提及被大肆報導的「打擊色情行業的保護傘」問題,「大力推動企業轉型,減少因企業倒閉產生的無業人員」則有44.6%,可見當地人其實是看見問題的社會性徵結。這也當是政府大雷霆掃黃之後的長遠方向。如果土壤不良,淫業一時被燒盡,但恐怕日後春風吹又生。



更多相關討論
「色情事業」的小小發展史
當盡的責任
少數的權利 大圍的傷害
賣淫合法化的「三不」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