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7, 2014

 

民主社會中的「高魅低能」

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 Rohit Bhargava 在其暢銷書《Likeonomics》中提出了一個觀察,就是要贏得信任,影響他人,最關鍵的秘訣是魅力(likeability)。這秘訣不只適用於吸引異性,就是嚴肅如政治和選舉也一樣適用。就如心理學家 Drew Westen 所言:在政治裡,當理智與感情相沖,感情一定戰勝理性。這個分析的教訓很簡單,就是魅力比能力更重要。在時間、精神、金錢等各資源都有限的情況下,一個政客要在催谷魅力形象和培養治理能力之間作抉擇,答案非常明顯。 

正如很多其他的至理名言一樣,一經被點出,就顯淺得好像人人都已經知道似的。魅力勝於能力,政客們不是早已經知道了嗎?要不然在上屆的聯邦大選中,政客們又輕彈淺唱,又派送熱狗,又到麵包店玩 begals,又故意在繁忙時間撘公車,還要加上那些極具娛樂性的競選廣告。在媒體上找到他們併演技的報導和鏡頭,遠比找到他們的具體政綱容易。在這個娛樂滲透無遠弗界、用視覺刺激作判斷的年代,這種魅力至上的現象恐怕仍會繼續。問題是市民以至整個社會能承受「魅力」和「能力」之間有多大的落差? 

當然,可能對於一些人來說,這個根本不成問題,因為「魅力=能力」,魅力高就等於能力高,何來落差之有? 這從聯邦自由黨黨領小杜魯多(Justin Trudeau)高居不下的人氣可見一斑。記得在小杜魯多宣佈角逐自由黨黨領之後就已人氣急升。加新社和 Harris-Decima 在11月中所做的電話調查顯示,42%受訪者表示如果小杜魯多擔任黨領,下次大選將肯定或可能會投票給自由黨,足以讓自由黨組成多數政府。不過耐人尋味的是小杜當時連政策方向都沒有,作為政客也不過是平平無奇,究竟是基於什麼理由覺得他可以擔任黨領甚至出任總理?除了是父蔭外,大概就是連電視藝員也羡慕的俊朗形象。 

在過去的一年多裡,政策藍圖,未有,但多次的失言倒是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失言基本上成了小杜形象的一部份,至少加國的新聞界和政界是這樣認為。在剛過去的自由黨黨大會中,大概因為沒有什麼好報導的,小杜全程沒有失言竟也成了討論話題之一。只可惜好景不常,小杜前些時上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法語電視頻道的時事節目,被問及對烏克蘭暴力衝突的看法。他竟說烏克蘭局勢令人非常擔憂,「特別是俄羅斯在[索契冬奧]冰球比賽落敗,他們的心情會很不好,我們擔心俄羅斯會介入烏克蘭局勢。」主持嘉賓臉色也變了的追問他:「就是因為一埸冰球賽?」小杜才有少少知死的打圓場說:「不,只是嘗試用一個輕鬆點的語氣去談論一個非常嚴重的情況...」另一主持嘉賓鐵了面追加一句:「我們在討論一個很可能會出現屠殺的情況。」而事實上在錄影當天,軍警已開始向平民開火。節目播出後,當然引起嘩然,烏克蘭駐加拿大大使 Vadym Prystaiko 高調要求小杜道歉之餘,也禁不住教他做人:「當你談論有82個人為他們的未來戰鬥而死掉,而且所有人仍在險境時,你要非常小心。」 

看著該錄影片段,看著 Justin Trudeau 答問時的態度和內容,我不禁在想:如果主持人問 Justin Biber 同一個問題,Biber 答問時的態度和內容會相差多少? Biber 糗事多多,但一眾粉絲對一個年輕俊美、人氣高企的偶像寬容度有多高大家很清楚。而「影視明星」跟「政治明星」之間的界線也變得越來越模糊。
小杜又失言啊!...他還年輕嘛!(總理哈珀當年當上保守黨黨領只比現在的小杜大兩歲。)
但這次也太過了吧?...你別斷章取義嘛!(但他全段有關烏克蘭的說話,包括主持嘉賓的質問,還不足1分半鐘,說了不足40秒他就開始說冰球,怎麼斷章?)
連人家的領使也出聲哩!...你給他多點時間嘛!(我沒有不給他時間啊!是他自己要明年爭做總理啊!) 

不過即使小杜沒有什麼具體的行動去向國民証明自己有能當總理,在本月18、19日由民調機構 Forum Research 所做的調查顯示,受訪者中支持小杜的高達47﹪,總理哈珀只有31﹪。假如今天舉行聯邦大選,自由黨將取得39%選票,而執政保守黨卻只有29%,官方反對黨新民主黨更只得21%。於是報章大肆報導「民調排榜首 小杜做總理呼聲勝哈珀」,甚至是更戲劇性的「小杜魯多大選將血洗保守黨」。不過其實在差不多同一段時間,民調機構 Ipsos Reid 也做了一份報告。報告中較詳細的問了多方面的問題,結果是各黨黨領各有千秋。例如在緊日子中管理經濟,哈珀得43﹪支持,小杜只有30﹪,新民主黨的唐民凱有27﹪。另一條問題則顯示,有26﹪受訪者強烈認同小杜已準備好做總理,但強烈不認同的也有16﹪。不知是因為這份民調不夠戲劇性還是太偏重政客們的治理能力還是太複雜還是什麼原因,這報告沒有被大肆報導,也沒有充滿電影感的標題。 

話說回來,即使很明白現今形象主導,魅力至上的現實,總覺得市民還是要撫心自問:我們的社會民生能承受政客們在「魅力」和「能力」之間有多大的落差?即使要說「魅力」,作為一個政客主要的魅力來源應來自其「領導能力」,而不是影視紅星式的形象。前些時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也在其專欄談到 Bhargava 的 likeonomics,題目為《高魅低能》。將「魅力高,能力低」的現象化為可以用來罵人的說話。在近年的政壇上,不論地區、國家,我們都看到不少「高魅低能」。而高魅低能在民主社會中的政壇上出現,又特別令人嘆惜。政客們有他們爭取選票的技倆,我們選民也當以國家前途...或至少以自己的生活質素為重,避免選出一些高魅低能去代表我們施政。



更多相關討論
形象政治的風氣
大選娛樂家
請給我們一幅全面的圖畫

Labels: ,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