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07, 2014

 

廁所文化這學問

厠所,一般人都以一個非常實際的角度視之(這個不難理解嘛!)。但其實厠所是一個博大精深、源遠流長的課題。其他用具(如車輪、弓箭、鞋等)的起源,需要翻查考究,但單以常識推論,也可得出厠所的歷史可謂伴隨著人類歷史一同演變的結論。

在一些古代文獻,如聖經的《申命記》中早有記載:「你在營外要有廁所,你可以出到那裡去便溺。在你的器械中,要有一把鍬;你在外面便溺以後,可以用來鏟土,轉身把糞便掩蓋。」從這短短的文字中可以明白到,早在3600年前以色列人對廁所的位置、設備、衛生、以至使用方式已有一定講究。故此花時間去鑽研近代所謂的「廁所文化」﹣ 縱合觀感(如中國的廁所以「實而不華」見稱)、配套(如廁紙的厚薄度)、科技(各式環保裝置)、文學(拜讀牆上的對聯或文章)等各方面資料去窺探一個社會以至一個民族的學問,絕非「食飽飯,等屎屙」之舉。而不論是基於實際理由或文化交流的原因也好,俄羅斯索契奧運的廁所被廣泛關注實在不足為奇。 

在索契奧運村和大會指定酒店中,有人發現了一些俄羅斯獨特的廁所文化。其中較引起興趣的是在一些男廁的牆壁上的標牌,除了有為不同國家、文化的人所能理解的如「不准在馬桶上站蹲」、「不准爬牆偷窺」,以及一些不太明白的如「不准在馬桶嘔吐」(哪該往哪裡吐?)外,還有一項令人摸不著頭顱的是「不准在馬桶垂釣」... 另一個令網民熱議的現象,就是在奧運設施中的部份男廁內竟有「孖桶」。對,在一廁格內有兩個供人排排坐的馬桶並列。 

這些獨特的廁所文化,從外人來看確是匪夷所思,但有些當地人卻好像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不准在馬桶釣魚」的背景,恕筆者才疏,對當地文化了解不深。不過對「孖桶」就有點了解。這種廁所在俄國的足球場和學校是有的。在俄國頗有名氣的喀山大學(Kazan University)甚至有更開放式的「一格多桶」廁所。難怪有俄國體育記者在網上指外國人「大驚小怪」。而俄羅斯奥组委官方對有關「孖桶」的詢問則不予評論,反正從他們的角度看,根本沒有什麼好解釋的。 

以上兩項「文化衝擊」太不了是得啖笑,但以下的一項卻是有點嚇人。在一個記者會上,有記者向負責冬奧會籌備的俄羅斯副總理科扎克(Dmitry Kozak)問及冬奧會指定酒店的設施問題多多,科扎克則反指西方媒體對俄國官民的努力視而不見(這也是一些當地官民的感覺),只故意找渣,甚至蓄意壞事以求以落大會的臉。他指酒店的監控錄像顯示有人打開淋浴開關,把噴頭沖著牆壁,然後離去,一整天不回房間。此言一出,馬上引起恐慌。酒店大堂有監控攝錄不足為奇,但酒店房間和浴室也有監控設備就實在嚇人。雖然事後科扎克的發言人和建築商高層都澄清,酒店房間和浴室裡絕無監控設備,但從科扎克發言時引用有監控顯示有人故意打開淋浴噴牆時那理直氣壯的態度,以及他對西方傳媒專注找渣的採訪方式的不屑,也可瞥見俄國政府跟西方國家就維穩、私隱權、媒體角色等理解上的差距。也明白為什麼在很多其他涉及更多更複雜的價值觀和利益的議題上,俄國跟西方國家之間總存在著很多的分歧、誤解和不信任。

 從廁所,真的可以看到文化。



更多有關討論
奧運的政治現實
激勵一代人
兩個冬奧運動員的故事
Dysfunction 的地球村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