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7, 2014

 

友誼,也是一項寶貴的政治遺產

他極有原則,也極為實際;好鬥,但迷人;機靈而有教養,卻不假設自己什麼都知道。
他硬頸,卻又心軟;有脾氣,同時有一份深刻而溫和的幽默感。
他身材矮小,但在世界舞台上卻是個巨人。
我不是說他是一個矛盾的人。 作為一個人,他是完整的一攬子。

在前財長費拉逖(Jim Flaherty)的葬禮上,總理哈珀的悼詞中,叫人感受良多的不是有關費拉逖的政績的描述,而是那滲透於言詞間的那份淡然而真摰的友誼。在安息禮拜上,為政治夥伴歌功頌德的空洞言詞值不了多少,好友真誠的回憶卻能叫人破涕為笑。

還記得另一位也廣為人稱道的前財長馬田(Paul Martin)嗎?他跟當時的總理克里田在公眾的眼中不也曾是一對不可多得的好拍檔嗎?但過不了幾年,完形畢露,徹底破功。原來也不過只是政壇上的利益同盟。後來克里田在御任後所出版的回憶錄,彷彿是為數落馬田而寫的,為了阻礙馬田當總理而出版的。讀後,令人不勝欷歔。

很難想像兩個精明、熱誠、有堅持、有成就的人會由世界觀到方法論上完全一致。總理跟財長正是一種如此特殊的關係。兩個不相伯仲的人同坐一條船,有著共同的利益和相似的願望,卻往往同時有著不同航行的習性和方法。誠如哈珀在悼詞中所承認,他跟費拉逖時有爭拗,但始終能求同存異。這固然可以只是「其言也善」式的悼詞,但縱觀過去多年,他們本身的修為也好、為己也好、為國也好,確是能做到彼此尊重、惺惺相惜。 

政壇上,利益同盟舉目皆是,友誼卻不可多得。這也是費拉逖的政治生涯所留下的一項寶貴的遺產。



更多有關討論
祝你們友誼永固
政治是要給人希望
可惜又把藍圖丟了...

Labels: , , ,


Tuesday, April 15, 2014

 

那裡不是一個擂台

烏克蘭危機仍未有化解跡象。在不少西方媒體中,都將這場危機描繪為一場俄羅斯跟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的角力,甚至是爭取自由跟強權壓迫的正邪對決。這樣的描繪固然刻畫了部份的事實,但也包括了一個很大的缺失,就是將烏克蘭「死物化」。角力的主角是美、俄選手,烏克蘭只視為一個擂台,忽視了烏克蘭本身的複雜性以及當中人民的掙扎。 

危機發酵至今,西方陣營一直處於下風,除了俄羅斯總理普京的硬攻有勁之外,烏克蘭內部本身的矛盾,大槪也是令西方陣營投鼠忌器的原因。繼克里米亞於3月16日在公投中以97﹪的絕大多數脫烏入俄後,烏克蘭東部城市的親俄聲音亦越來越大。俄羅斯在這些城市興風作浪之嫌固然難以洗脫,但認為俄羅斯是興起此浪潮的唯一原因,恐怕又過份地高估了俄國的能耐。其實只要將視線放回烏克蘭本身,就不難了解箇中的因由。 

烏克蘭居民中的俄裔比例雖然不少,但始終是少數族裔。俄裔跟非俄裔之間的緊張一直存在。在親俄的烏克蘭政府倒台後,親西方的領袖上位不到兩天,就頒令取消烏克蘭地區政府可以將俄語列為官方語言的權利,此舉立即引來俄裔國民的強烈反應。雖然新政府迅速除消有關禁令,但俄裔國民的疑心已被攪動。再加上在新政府中,有極端民族主義色彩的右翼組織「右翼勢力」(Pravy Sektor)有著重大的影響力。這極端組織以反俄著稱,成員似乎有使用暴力的傾向,組織有領袖曾因被判定為「恐怖份子」而入獄。右翼勢力在新政府中的角色,激化了俄裔國民的強烈憂慮和反抗,認定自己必定會受逼迫的情緒高漲,甚至有俄裔國民稱親西方政客為「法西斯主義者」。「對抗法西斯」、「反對極端份子的統治」正是在克里米亞公投中號召俄裔選民的口號之一。克里米亞棄烏投俄,當中俄裔選民對自身安危的憂慮是重大原因。這些內部矛盾和極端組織的抬頭,都促成了現在俄羅斯挾持「民意」大膽出招的背景,也成了西方陣營投鼠忌器的原因之一。 

東歐是一個政治利益和種裔矛盾錯綜複雜的地區。烏克蘭在近代也是一個飽經滄桑的國家。而今次的危機也正是西方陣營跟俄羅斯暗鬥而擦著的明爭。要化解當前的局勢,必先放下「正邪對決」的框框,不要將烏克蘭視為一個擂台。畢竟當地的人民不是觀眾,而是有自己的願景、掙扎、憂慮、恐懼的個人。



更多有關討論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民主社會中的「高魅低能」

Labels: , ,


Tuesday, April 08, 2014

 

走法律罅的誘因

近日有位於維多利亞的麥當勞特許經營店被指有濫用臨時外勞計劃之嫌,令本地工人失去就業機會。聯邦政府高度關注事件,連就業部長康尼(Jason Kenney)也發表聲明,指倘若違反臨時外勞計劃規定的指控屬實,會把該分店的特許經營者列入黑名單,以後不可再聘請臨時外勞。 

一般而言,經營者聘請外勞的一大誘因是給予外勞的工資和福利較本地工人低。但叫人匪夷所思的是,被指控違規的三家麥當勞,外勞所得時薪為$12.36,每週工作40小時。相對本地工人,時薪只有$10.25,而且每週只有32小時或更少的工作時間。外勞獲得更高時薪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職級是食品服務主管,本地工人的則只是食品櫃檯服務員。也就是說,在該三家麥當勞的員工隊伍中,主管的比例遠比要管理的員工為高!

該三家麥當勞如此不計成本地厚待外勞的原因仍在調查中,以下分析跟此案無直接關係,旨在深入一點去了解現存在加拿大勞工市場中一個可能性漏洞。 

以更高薪以及不惜經歷聘請繁複手續去聘請沒有特別技能的外勞的個案是有的,原因不是經營者澤心仁厚,愛顧外勞,而是一些移民仲介公司從中穿針引線。由於到本地工作滿3年的外勞,就可申請轉為加拿大永久居民。由無需特別技能的工作轉為永久居民,對一些渴望移民的外地人非常吸引,有仲介公司就以此為招徠,一方面向有興趣移民人士收取高昂費用,另方面在本地游說經營者聘請該公司旗下的外勞。游說本地經營者的方式,不外乎以不同形式向經營者提供聘請外勞的成本(這筆費用當然是來自外勞向仲介公司所繳付的高昂費用)。如此一來,經營者只需在聘用合同上提供有助外勞申請移民的工作職位,就能以極低成本聘用外勞,而且過程中的繁複手續,有仲介公司代勞。 

這樣的做法,可能涉及不誠實,但也不一定違規。只能說是外勞在本地工作滿3年,即使無特殊技能,也可申請轉為加拿大永久居民的政策,為仲介公司和經營者提供了極大的誘因去走法律罅,從中獲利。而這過程無形中奪去了本地工人的工作機會。聯邦政府在引入臨時外勞方面,推出了不少防止濫用的措施,包括取消容許經營者給予外勞少於平均工资最多15%的工資,並且已宣布會在2015年推行更嚴厲的措施去防止違規。不過外勞在本地工作滿3年即可申請為永久居民的政策,始終是一吸引人走法律罅的極大誘因。要更徹底的去堵塞漏洞,保障本地居民利益,政府可能有必要重估有關的政策。


相關討論
艱難,卻不至失落

Labels: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