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5, 2014

 

那裡不是一個擂台

烏克蘭危機仍未有化解跡象。在不少西方媒體中,都將這場危機描繪為一場俄羅斯跟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的角力,甚至是爭取自由跟強權壓迫的正邪對決。這樣的描繪固然刻畫了部份的事實,但也包括了一個很大的缺失,就是將烏克蘭「死物化」。角力的主角是美、俄選手,烏克蘭只視為一個擂台,忽視了烏克蘭本身的複雜性以及當中人民的掙扎。 

危機發酵至今,西方陣營一直處於下風,除了俄羅斯總理普京的硬攻有勁之外,烏克蘭內部本身的矛盾,大槪也是令西方陣營投鼠忌器的原因。繼克里米亞於3月16日在公投中以97﹪的絕大多數脫烏入俄後,烏克蘭東部城市的親俄聲音亦越來越大。俄羅斯在這些城市興風作浪之嫌固然難以洗脫,但認為俄羅斯是興起此浪潮的唯一原因,恐怕又過份地高估了俄國的能耐。其實只要將視線放回烏克蘭本身,就不難了解箇中的因由。 

烏克蘭居民中的俄裔比例雖然不少,但始終是少數族裔。俄裔跟非俄裔之間的緊張一直存在。在親俄的烏克蘭政府倒台後,親西方的領袖上位不到兩天,就頒令取消烏克蘭地區政府可以將俄語列為官方語言的權利,此舉立即引來俄裔國民的強烈反應。雖然新政府迅速除消有關禁令,但俄裔國民的疑心已被攪動。再加上在新政府中,有極端民族主義色彩的右翼組織「右翼勢力」(Pravy Sektor)有著重大的影響力。這極端組織以反俄著稱,成員似乎有使用暴力的傾向,組織有領袖曾因被判定為「恐怖份子」而入獄。右翼勢力在新政府中的角色,激化了俄裔國民的強烈憂慮和反抗,認定自己必定會受逼迫的情緒高漲,甚至有俄裔國民稱親西方政客為「法西斯主義者」。「對抗法西斯」、「反對極端份子的統治」正是在克里米亞公投中號召俄裔選民的口號之一。克里米亞棄烏投俄,當中俄裔選民對自身安危的憂慮是重大原因。這些內部矛盾和極端組織的抬頭,都促成了現在俄羅斯挾持「民意」大膽出招的背景,也成了西方陣營投鼠忌器的原因之一。 

東歐是一個政治利益和種裔矛盾錯綜複雜的地區。烏克蘭在近代也是一個飽經滄桑的國家。而今次的危機也正是西方陣營跟俄羅斯暗鬥而擦著的明爭。要化解當前的局勢,必先放下「正邪對決」的框框,不要將烏克蘭視為一個擂台。畢竟當地的人民不是觀眾,而是有自己的願景、掙扎、憂慮、恐懼的個人。



更多有關討論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民主社會中的「高魅低能」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