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7, 2014

 

友誼,也是一項寶貴的政治遺產

他極有原則,也極為實際;好鬥,但迷人;機靈而有教養,卻不假設自己什麼都知道。
他硬頸,卻又心軟;有脾氣,同時有一份深刻而溫和的幽默感。
他身材矮小,但在世界舞台上卻是個巨人。
我不是說他是一個矛盾的人。 作為一個人,他是完整的一攬子。

在前財長費拉逖(Jim Flaherty)的葬禮上,總理哈珀的悼詞中,叫人感受良多的不是有關費拉逖的政績的描述,而是那滲透於言詞間的那份淡然而真摰的友誼。在安息禮拜上,為政治夥伴歌功頌德的空洞言詞值不了多少,好友真誠的回憶卻能叫人破涕為笑。

還記得另一位也廣為人稱道的前財長馬田(Paul Martin)嗎?他跟當時的總理克里田在公眾的眼中不也曾是一對不可多得的好拍檔嗎?但過不了幾年,完形畢露,徹底破功。原來也不過只是政壇上的利益同盟。後來克里田在御任後所出版的回憶錄,彷彿是為數落馬田而寫的,為了阻礙馬田當總理而出版的。讀後,令人不勝欷歔。

很難想像兩個精明、熱誠、有堅持、有成就的人會由世界觀到方法論上完全一致。總理跟財長正是一種如此特殊的關係。兩個不相伯仲的人同坐一條船,有著共同的利益和相似的願望,卻往往同時有著不同航行的習性和方法。誠如哈珀在悼詞中所承認,他跟費拉逖時有爭拗,但始終能求同存異。這固然可以只是「其言也善」式的悼詞,但縱觀過去多年,他們本身的修為也好、為己也好、為國也好,確是能做到彼此尊重、惺惺相惜。 

政壇上,利益同盟舉目皆是,友誼卻不可多得。這也是費拉逖的政治生涯所留下的一項寶貴的遺產。



更多有關討論
祝你們友誼永固
政治是要給人希望
可惜又把藍圖丟了...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