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0, 2014

 

這其實不是無法逾越的鴻溝

昨天出席了溫哥華教育局委員會《修訂草案政策法規:性取向和性別認同》(Draft Revised Policy and Regulations: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ies) 第三場公聽會。有過百位關注的市民出席。支持、反對,各有擁躉。公眾諮詢會於下午5時開始,一直熬到晚上11時多。只是熬到11時多,因為有與會者體力不支暈倒,會議被逼在一片混亂中結束。 

在反對有關修訂的發言人士中,主要是學生家長。縱觀他們的發言,意見主要有兩大重點。 
第一,反對修訂人士其實並不歧視不同性取向人士。其中有家長甚至肯定會場上不同性取向人士的熱誠,又分享自己或者自己的子女曾經遭受歧視欺凌的經歷,甚至對遭遇到不公平對待的不同性取向學生表示同情。真正的分歧似乎不是來自是否支持學校接納不同性取向學生,而是新修訂的內容遠遠超越了防範歧視欺凌,進一步的推動「性別不是什麼的一回事」的前衛理念。 

例如在修改條例中,教師必須被訓練成「支持和擁護」LGBTQ+(同性戀,雙性戀,變性等多種性取向)的學生。又或者修改條例中G項關于「變性」定義不清晰,給予人變性乃隨時隨意隨緣的事情。又或者修改條例中建議減少或取消所有分性別活動,不再開設男女生分開的體育課或健康教育課程等。這些修改似乎都超越了防止某類學生被歧視的範圍,也是反對修訂人士心裡不安穩的地方。 

第二,反對教育局以速戰速決的態度倉卒修改。既然修訂涉及性別教育如此影響深遠的範圍,理當向公眾講清楚說明白,再廣納民意,從長計議。但學校局於4月中在學校局網站上公佈時,已計劃於5月20日通過。在反對人士再三要求下,才將表決時間延至6月16日。也因此要趕在5月份完成所有公聽會,也出現了昨日會議時間超長的情況。如非有人暈倒,會議真的不知要拖到什麼時候。 

縱觀以上兩個觀察,反對修訂和支持修訂之間並非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關鍵是有充足的討論時間,合理的諮詢程序,將修改範圍規範在如何具體地防止涉及性取向的歧視欺凌,清楚考慮並防範修改後可能會出現的負面影響,以及避免插入「性別不是什麼的一回事」等含糊概念。 

不過按個人的觀察,最難以逾越的恐怕是部份學務委員的態度。在公聽會進行期間,有些反對修訂人士在發言後,都被部份學委質疑他們對修訂草案的了解程度,給人學委不是在聽取,而是在評審的感覺。

由於在發言的家長中,有很多的母語都不是英語,只因愛子心切才硬著頭皮以英語發言以及回應提問。至少有兩次在學委發問後,家長正努力回應期間,學委就說「算了。我將問題收回。」中止了對話。 

學委胡慧儀協助救援昏倒家長
在有與會者不支昏倒以後,有家長上前向學委陳情,請求體諒與會者多已身心俱疲,學委 Patti Bacchus 和 Ken Clement 竟異口同聲叫他們:「Go home!」 當有家長指學委的言行過份,會如實向傳媒透露時,Patti Bacchus 的回應是「隨便你。你們是自願留下來的,沒有人強逼你。」在筆者身旁的一位家長上前提醒學委 Mike Lombardi,學務委員乃民選代表,有用心聽取民意之責時, Mike Lombardi 竟說:「你就不要投給我了,我不需要你的票,有七千多票選我出來,我不需要你的票 。」如此回覆,令人汗顏。 

修訂草案的內容是一個問題。過程中諮詢不足也是一個問題。部份學委對民主制度的原則和精神的不尊重,也是整個過程中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相關新聞:
華裔家長逼爆性取向公聽會
跨性別政策掀激辯 公聽再加場
研推跨性別政策惹爭議 近200人逼爆溫教局

更多相關討論:
又可疑又不智的修訂

Labels: , , , ,


Wednesday, May 28, 2014

 

又可疑又不智的修訂

古時花木蘭孝心爆棚,女扮男裝,代父從軍。《木蘭辭》的作者以「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為結語,幽默地收筆。這兩句之所以令人會心微笑,皆因花木蘭沒有性別上的疑惑,清楚知道自己是女兒身,從完軍之後還是會嫁人。不然其老父恐怕打死也要親身披甲上陣。近期溫哥華學校局要對中、小學的跨性别政策進行修訂,修訂的內容和方向同樣可用「撲朔、迷離」來形容,但引起的效果不是讓人會心微笑,而是令一眾家長怒火中燒。

溫市學校局的「關于性別傾向和性別身份條例及執行措施條例」(ACB and ACB R-1) 令家長質疑的地方不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修訂中涉及「性別認定及性別表達」的細節,內容大意是若果學生決定做變性人,無需到醫院做變性手術,只要「選擇社交形象改變」即可。「選擇社交形象改變」既簡單又多元化,改個名,換個裝,即可視為「變性」。而當一個學生宣稱自己「變了性」,學校必須全力配合他們,包括對家長保密,以至容許學生按「新性別」上廁所等等等等。要強調「等等等等」因為內容的涵蓋面可以很廣,按當事人的需要和創意而定。 

先不論什麼道德倫理,學童心智,社會前景等高深問題,單看作為一項政策的修改,已能收叫人冒火之效。
要知道,寫政策不是寫小說,無需太多想像和創意,一切實事求事。修改政策更是如此。要清楚指出原有政策的具體不足和問題,然後按那「具體的不足和問題」去作出盡可能準確具體的修改。若果修改後反而令事情更撲朔,問題更迷離,就當從長計議,切忌倉卒行事。總之一切以謹慎為大前題。

溫市學校局提出的新修訂,並未有力提出原有政策具體不足之處,此乃第一個不謹慎。 

雖有說是有變性學生投訴在去洗手間時被其他學生投以奇異的眼光,但這是否真的涉及歧視?即使在詳細調查後證明有歧視成份,是否就代表現行相關政策有不足到需要修改之處?溫市教育局在沒有確切證明有歧視以及有關歧視跟現行政策不足有關之前就提出修訂,此乃第二個不謹慎。 

修改一項政策的目標,乃是要更準確、更有效地處理一些具體問題。在新修訂中,連到醫院做變性手術的客觀證明都扔掉,只需按「個人性別表達」隨時作個「選擇社交形象改變」,全校師生就馬上要適應配合。如此隨意寬鬆的標準,令事情更撲朔迷離,光是想已經可以想像到日後可以有多折騰,此乃第三個不謹慎。 

凡事有利也有弊,修改一項政策必需考慮並防範可能出現的弊處。根據溫市學校局的新修訂,一個男生人只要聲稱自己這一刻變性,理論上即可以自由進入女廁和女生更衣室。在加國以及美國有類此政策的校區已出現過有男生貪玩入女廁的例子,大開女生受性騷擾之門,令女生煩惱不堪。光往好處想像,忽視明顯的漏弊,乃第四個不謹慎。 

既然是影響深遠,且涉及複雜、前衛的身心理學說,為求政策精準,實行時手到拿來,理當請中立兼有一定學術水平人士諮詢諮詢。但根據溫市學校局4月16日會議議程,起草該修訂議案的 Pride Advisory Committee 的成員背景本身已有明顯既定立場(如 Stephanie Lofquist 乃反同性戀恐懼及多樣性輔導員;Lisa Pedrini 則是社會責任多樣性的協調員),在陳述修改理由時,不是「我們已經知道」, 就是「我們已經確認了最好的實踐」等。我們來我們去就是說不清「我們」究竟是誰?而且在修改條例介紹中,主要參考是「性別頻譜︰教育者須知」手冊。該手冊的9位編者都是LGBTQ+(同性戀,雙性戀,變性等多種性取向團體)的活躍分子,當中只有一位有心理咨詢方面的碩士學位。諮詢研究欠中立、專業,乃第五個不謹慎。

隨便屈指一算,已可數出五大不謹慎。溫市學校局卻企圖在少於一個月的時間內,不廣泛諮詢家長的情況下倉卒通過新修訂(噢,又數多了一個不謹慎),乃是又可疑又不智之舉。



更多有關討論:
Protect All Children In School
在女厠遇到男人
沒有道德的公平
學校又成了擂台

Labels: , , , ,


Friday, May 16, 2014

 

「道德制高點」這東西

烏克蘭危機持續了多個月。跟幾個月前一樣,局勢仍然複雜、詭異、一切還在未定之天。比較能確定的,是俄羅斯總統普京確是一只國際級老狐狸。上星期烏克蘭兩個州份搞獨立公投期間,西方各國政府千方百計的要左右大局,比看世界杯更緊張地注視局勢的發展,他老哥卻去了參加俄羅斯業餘冰球聯盟大賽,且得了6個入球,5次助攻的佳績。姑勿論對手有否放水(按21:4大勝的這種誇張賽果,放水之嫌真的難以洗清),以61高齡在冰球場上衝鋒陷陣的畫面,也足以叫人佩服。 

對普京這種老謀深算的政治老油條,西方社會除了罵以外,主要還是罵。其中罵得最多的,是罵他仍停留在上世紀80年代以前的冷戰思維。這個罵法對於略有接觸時事的人相信已是聽到厭了,在此就不勉強大家再多受罪一次,轉為看一看他的對頭美國。 

若說普京停留在上世紀80年代以前的冷戰思維,他的對手奧巴馬其實也進步不了多少,仍然停留在上世紀90年代的超級大國邏輯。
前蘇聯土崩瓦解以後,美國一躍成為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世界各國對美國馬首是瞻。當時的美國總統老布殊儼如國際大隊長,率領著美國這隊世界警察,到處除暴安良,訂立規舉。不過老布殊這仁兄真的不是什麼雄才大略的人物,雖不能說是搞砸了,卻未能好好把握這千載難逢的良機,甚至在跟著的大選中,連總統大位也給丟了。這位國際大隊長當得也真夠狼狽。 

不過再往後一點看,老布殊的水準也算是不錯了,因為到了其子小布殊,美國的外交就更不像話。911恐襲之後,美國短暫取回國際社會精神領袖的地位,但跟著的阿富汗泥沼、次案危機、金融風暴、到近年的竊聽風雲,令美國的國際形象全面插水。要知道,能當上武林盟主,除了武功高強外,還得有特殊的道德感染力。但在過往的十多年間,大家都清楚地看到,美國有的只是「道德制高點」。

「道德制高點」這東西簡單來說,就是擁有振振有詞地指罵人家的優勢,再說白一點,就是人家有痛腳給你踩。是人權紀錄欠佳也好,是政府不夠透明也好,是什麼的什麼未達什麼的國際標準也好,總之什麼時候一腳踩下去,人家就不大站得住腳,要費一番勁才能找回平衡。不過坐擁「道德制高點」不等於「道德高尚」。人家可以一邊按摩著痛腳,一邊照樣鄙視你。其他的圍觀人士不大聲說出來,卻也禁不住竊竊私語,揶揄你的厚顏。 

美國目前正是處於這種厚顏地坐擁道德制高點的局面。人家私底下說你事小,自己看不到自己的形勢就真是誰也幫不了你。別說在烏克蘭問題上怎也找不著發力點,奧巴馬「重返亞洲」之說更顯示其仍停留在上世紀90年代的超級大國邏輯。「重返」聽起來彷彿亞洲本身是你的,至少曾經是你的。現在你要去討回、去宣示你的業權。但究竟亞洲是你山姆大叔的後院還是後宮,你有能自封「主人家」說什麼「重返」?搞不清楚背景,還以為是什麼少小離家老大回的感人電視劇。你以為自己仍是什麼世界警察,現實是人家不是忽攸你,就是利用你,或者時而忽攸時而利用你。總之就是看穿了你還不過是為了自己。 

奧巴馬前些時的亞洲之行,又吃壽司又喝清酒,畫面上的他很吃得開,但什麼穩定亞洲之類的說法,人家明顯當作耳邊風。每當南海出現什麼暗湧,亞太出現什麼風浪,有哪個心水清的分析家不是把手指指向你?




相關討論
正義超人的手段
如此好朋友…
撲火外交
硬漢也需軟力量

Labels: , , , ,


Tuesday, May 13, 2014

 

教聯也必需向市民解釋索價的理由和內容

卑詩教師聯會(BCTF)又再跟省府對著幹… 準確一點說,雙方繼續對著幹。 

每次教師合約爭拗都有一個不健康的現象,就是作為勞方的教聯會大聲疾呼,要求增加教育撥款,彷彿一切都是主宰在資方(省府),是資方是否願意善待勞方的問題。市民在這種疾呼之下,視聽往往被混淆,以為一切只是看省府,教師工潮能否化解只在乎省府的能耐。小市民要麼就加入批評政府,不然則只能靜觀其變,默默忍受。不過作為一個納稅人,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完整又合乎社會利益的看法。

教聯現在的口號是「Fair Deal」,但教聯要的 deal,對納稅小市民 fair 嗎?
教師合約的銀碼是由納稅小市民全數支付。凡用公帑者,都必需向納稅小市民交待。過往教聯只是一味開價,例如在2011年的爭拗中,省府計算後撥47億元作教育撥款,教聯要求索取的竟是68億元,有超過20億元的差距!多要超過20億元的公帑,教聯不當也向納稅小市民清楚解釋交待嗎? 如今本省的醫療及教育的開支,加起來基本上已佔了省整個開支一半以上。就只是其中兩項,支出已過了整體開支50%,健康嗎?省府不順應教師的要求,就等於省府不重視教育?還是審慎理財的必要行動? 省府要息事寧人,方法很簡單,就是對教聯唯命是從,多撥幾十億元教育撥款,但這健康嗎?有信守向納稅小市民所許下審慎理財的承諾嗎?其他的省務和福利項目,有可能不被影響嗎?

在教師合約中,花費公帑的項目五花八門,直接加薪只是其中一項,再加上其他相關福利,即使加薪幅度不高,納稅小市民所付出的仍可以是倍數的飆升。例如有關備課時間的問題。一般而言,在不少的行業裡,一個員工要做一件工作,事前準備工夫的時間,是員工自己要計算處理的問題,總之就是人工就已經包了。但公校教師的情況就不同,小學教師目前每星期有90分鐘有薪備課時間,中學教師有大約3個小時的有薪備課時間。教聯在上一回的爭拗中,要求將小學教師每星期的有薪備課時間增加至180分鐘,中學教師就增加至6個鐘。而在教師享用有薪備課時間期間,校方要另請教師去看管學生。增加有薪備課時間,以及在教師享用有薪備課時間期間額外需要教師兩項加起來,根據教師聯會自己提供的數字,估計一年就需要多$78,761,208。

勞方,即是代表教師的教聯,是否有責任向所有納稅小市民解釋一下,何解教師的薪酬不包括備課呢?究竟一星期需要6個鐘備課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呢?教聯在工潮期間不斷強調目標是要為學生爭取更多資源,何解在教師的備課時間上動輒花上7千萬元卻又覺得理所當然呢?

必需要向公眾交待,理由很簡單,因為你用的是公帑,納稅小市民一樣有要求你審慎理財的權利。 所以在新一輪的教師合約談判中,請勞方也列出各項要求,並各項要求付帶的銀碼,讓市民審視審視,衡量一下合理不合理。當省府解釋過計算教育撥款的理據後,納稅小市民要把頭轉向教聯,禮貌地說:「有請勞方解釋一下現在的 deal 是如何的不 fair?你們要的 deal 又是否真的公平?」


一位學生對教師罷工的看法:

Labels: ,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