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8, 2014

 

又可疑又不智的修訂

古時花木蘭孝心爆棚,女扮男裝,代父從軍。《木蘭辭》的作者以「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為結語,幽默地收筆。這兩句之所以令人會心微笑,皆因花木蘭沒有性別上的疑惑,清楚知道自己是女兒身,從完軍之後還是會嫁人。不然其老父恐怕打死也要親身披甲上陣。近期溫哥華學校局要對中、小學的跨性别政策進行修訂,修訂的內容和方向同樣可用「撲朔、迷離」來形容,但引起的效果不是讓人會心微笑,而是令一眾家長怒火中燒。

溫市學校局的「關于性別傾向和性別身份條例及執行措施條例」(ACB and ACB R-1) 令家長質疑的地方不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修訂中涉及「性別認定及性別表達」的細節,內容大意是若果學生決定做變性人,無需到醫院做變性手術,只要「選擇社交形象改變」即可。「選擇社交形象改變」既簡單又多元化,改個名,換個裝,即可視為「變性」。而當一個學生宣稱自己「變了性」,學校必須全力配合他們,包括對家長保密,以至容許學生按「新性別」上廁所等等等等。要強調「等等等等」因為內容的涵蓋面可以很廣,按當事人的需要和創意而定。 

先不論什麼道德倫理,學童心智,社會前景等高深問題,單看作為一項政策的修改,已能收叫人冒火之效。
要知道,寫政策不是寫小說,無需太多想像和創意,一切實事求事。修改政策更是如此。要清楚指出原有政策的具體不足和問題,然後按那「具體的不足和問題」去作出盡可能準確具體的修改。若果修改後反而令事情更撲朔,問題更迷離,就當從長計議,切忌倉卒行事。總之一切以謹慎為大前題。

溫市學校局提出的新修訂,並未有力提出原有政策具體不足之處,此乃第一個不謹慎。 

雖有說是有變性學生投訴在去洗手間時被其他學生投以奇異的眼光,但這是否真的涉及歧視?即使在詳細調查後證明有歧視成份,是否就代表現行相關政策有不足到需要修改之處?溫市教育局在沒有確切證明有歧視以及有關歧視跟現行政策不足有關之前就提出修訂,此乃第二個不謹慎。 

修改一項政策的目標,乃是要更準確、更有效地處理一些具體問題。在新修訂中,連到醫院做變性手術的客觀證明都扔掉,只需按「個人性別表達」隨時作個「選擇社交形象改變」,全校師生就馬上要適應配合。如此隨意寬鬆的標準,令事情更撲朔迷離,光是想已經可以想像到日後可以有多折騰,此乃第三個不謹慎。 

凡事有利也有弊,修改一項政策必需考慮並防範可能出現的弊處。根據溫市學校局的新修訂,一個男生人只要聲稱自己這一刻變性,理論上即可以自由進入女廁和女生更衣室。在加國以及美國有類此政策的校區已出現過有男生貪玩入女廁的例子,大開女生受性騷擾之門,令女生煩惱不堪。光往好處想像,忽視明顯的漏弊,乃第四個不謹慎。 

既然是影響深遠,且涉及複雜、前衛的身心理學說,為求政策精準,實行時手到拿來,理當請中立兼有一定學術水平人士諮詢諮詢。但根據溫市學校局4月16日會議議程,起草該修訂議案的 Pride Advisory Committee 的成員背景本身已有明顯既定立場(如 Stephanie Lofquist 乃反同性戀恐懼及多樣性輔導員;Lisa Pedrini 則是社會責任多樣性的協調員),在陳述修改理由時,不是「我們已經知道」, 就是「我們已經確認了最好的實踐」等。我們來我們去就是說不清「我們」究竟是誰?而且在修改條例介紹中,主要參考是「性別頻譜︰教育者須知」手冊。該手冊的9位編者都是LGBTQ+(同性戀,雙性戀,變性等多種性取向團體)的活躍分子,當中只有一位有心理咨詢方面的碩士學位。諮詢研究欠中立、專業,乃第五個不謹慎。

隨便屈指一算,已可數出五大不謹慎。溫市學校局卻企圖在少於一個月的時間內,不廣泛諮詢家長的情況下倉卒通過新修訂(噢,又數多了一個不謹慎),乃是又可疑又不智之舉。



更多有關討論:
Protect All Children In School
在女厠遇到男人
沒有道德的公平
學校又成了擂台

Labels: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