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6, 2014

 

臥虎藏龍地 足球踼不起...

今屆世界杯中有多場賽事引起熱議,今次也跟大家談一場曾引起全中國熱議的足球賽事。

比賽的舉行日期是2011年10月24日。對壘雙方為北京地壇小學足球隊和俄羅斯少年足球隊。來訪的俄國少年隊技術較佳。北京地壇則有主場之利,而且隊員的身形較高大健碩,高出一個頭。表面看來,北京地壇該打耐力戰,採取穩守突擊的策略。但奇怪的是,北京地壇小學校長楊森竟於賽前要求將比賽時間由90分鐘縮減為40分鐘。不過校長的苦心於比賽開始後不久就得到現場觀眾的充分理解,事關開賽不到20分鐘,北京地壇的球員已體力不繼,只有氣來氣喘地陪跑的份兒。賽事最後以地壇慘吞15蛋結束。 

如此敗績,頓時成為全國新聞。為了祖國的顏面,北京小學冠軍隊南湖東園小學越野隊馬上要求一戰,俄國少年隊亦爽快答應(畢竟千里迢迢的來到,只踢了不足半埸)。冠軍隊即是冠軍隊,最後僅以3比7慘敗。 

熱議歸熱議,痛定後還是要思痛。其中一種在困惑中仍隱隱地透著自信的論調是:中國人口眾多,怎會沒有踢球的人材?!此論調聽起來真是一條硬道理,以中國十幾億的人口計算,即使蛇鼠跟龍虎的比例是1,000,000:1,怎樣計都仍然是片臥虎藏龍之地。不過事實證明,有些事情畢竟不能認死理,中國足球就是踢不起。 

人多固然好辦事(例如開搬運公司),但如何栽培人材,則是一個涉及誘因、方法、和文化的問題。在中國,大多數孩子都是萬千寵愛在一身、肩負九代單傳光宗耀祖之重任的獨生子女。接下如此珍品,老師怎能掉以輕心!於是在大城市的學校不敢安排一些有危險成份的體能項目,雙槓、跳馬、跨欄等逐漸在體育課中下架。尤有甚者,特別當有個別家長表示關注,氣喘流汗也可能被視為對身體有害。地壇校長楊森甚至坦言:「現在的小學體育課基本是以不出事故為宗旨。」在如此社會文化下,別說教授足球技巧的方法,連基本功也練不好。 

再者,什麼「身體好、學習好、工作好」等口號叫得再響,在升大學、拼考試的壓力下,體育課還是被犧牲的當然首選。既然拼分數最重要,補習課自然比體育課重要,在不時出現的「逼不得已」的情況下,體育課就只好讓路了。這是個涉及誘因的問題。在中國社會,考試分數高,前途無限好。足球踢得好,可以有什麼回報?

要打造出世界級的足球隊,必需有廣泛的基層球員,才能萬裡挑一。在日本, 在足協登記在案的各級球員共有50萬。在中國,只有8千。管你鄧小平、習近平等國家領導有多熱愛足球,沒有基層就是沒有基層,不普及就是不普及,把一衆中央政治局常委拉到球場獻技也於事無補。



更多有關討論:
悲壯的中國式教育
幸福起跑點

Labels: , , ,


Wednesday, June 18, 2014

 

足球場外的森巴

巴西不愧是足球王國。在今屆世界杯的揭幕戰已技驚四座,毫無懸念地以王者之勢包辦4球,以3比1大破克羅地亞。同時創下世杯揭幕戰首次出現烏龍球,以及巴西隊在世杯史上第一個烏龍球兩項紀錄。 

不過更賣力的要算是巴西政府,為了舉辦世杯,豪擲149億美元,令舉國民眾精神為之一振。原來政府錢是有的,原來「金磚國家」的銜頭不是吹的,原來一直以來的窮苦是白捱的,原來我的孩子不需因貧窮而輟學的,於是紛紛走上街頭。各國勁旅在球場內較勁,巴西民眾則在場外與防暴警察對壘,全國上下為世杯打成一片,好不熱鬧。 

其實對舉辦大型體育項目存有介心,甚至是反感的,不只是巴西人民。德國的慕尼黑、瑞士的達沃斯與聖莫裡茨,波蘭的克拉科夫都因民眾反對,放棄爭取2022年的冬奧主辦權。反對的原因其實很簡單,三個字:不值得。 

回顧歷史,大型體育項目的開支不斷上升。上屆南非世界杯升至40億美元,今屆更飆漲至近150億。這現像固然反映了當局的理財能力和當地的基礎建設,但城市配套完善如德國,2006年的世杯也耗費了16億美元。 當然有出也有入,支持舉行大型體育項目者,一般都指向項目所帶來巨大的收益。不過這可真是要視乎不同國情而定。

以巴西為例,2013年失業率為7.1%。2014年2-4月失業率持續走低,降至4.9%,許多分析家都歸功於「世杯效應」,各項相關建設和服務創設了大量職位。但這些都是曇花一現的職位,大量人員恐怕會隨著世界杯完滿結束而執包袱,那些美侖美奐的超級先進大型足球場則會成為社會的新包袱。這些分佈在全國12個城市的大球場,既不能改建為醫院,也不能轉型為學校。那租給巴西各大小聯賽的球隊賺點外快可以了吧?不好意思,巴西的球會一窮二白,不單欠薪,也欠了一屁股債,單是拖欠政府的債務已超過10億美元,指望靠他們賺外快不如催他們還債。 

廣大貧民看著這些巨大無朋的新建足球場,想到已經投入的興建費以及將要無了期地投入的維修費,即使無錢買票入場,情緒也已激動異常。再想起希臘因舉辦2004年奧運而催化了政府破產之例,為求拋開眼前的苦惱,唯有展現一下奔放的拉丁美洲熱情,跟防暴警察在大街小巷大跳忘情森巴舞。



更多有關討論:
是時候改變賽道
南非世界杯成功嗎?

Labels: , ,


Wednesday, June 11, 2014

 

一大場忽悠!

多得「小品王」趙本山的提攜,在其作品中使用,「忽悠」一詞近年頗為盛行,在中國大陸的書本和網絡的曝光率很高。「忽悠」原是中國東北方的俗語,正如其他的地區性俗語,用法和意思上有多少彈性,大概就是坑、蒙、拐、騙、攪和、鬧騰、胡扯、設圈套的意思。有點像廣東俗語的「耍」字。有人對「忽悠」一詞的來源非常執著,一直追溯至《莊子》中的記載。不過俗語這東西首重實用性,還是舉一些實例比較實際。 

大溫運輸聯網的 Compass 智能車票卡的入閘機和讀卡器在天車站和巴士上已成了固定擺設,投入的費用已由1億7千萬跳升至1億9千萬元,而且比運聯原先的估計的推出時間遲了近一年, Compass 卡仍未投入服務。
根據運聯最新的專業推算,Compass 卡全面投入服務的準確時間是「無了期」。 或許在夏季,大約在冬季,總之就是說不準。
不是說好一年前有得用嗎?
運聯:那不是一個承諾。 
那為什麼要拖這麼久?
運聯:為了給公眾帶來更有質素的服務。
那麼到了正式啟用時(雖然不知是何時),一切都會順利的吧?
運聯:一旦檢票系統正式啟用,不排除智能車票卡或會出現更多問題。 

忽悠!純粹的忽悠! 

雖有云:「只有想不到,沒有忽不了」,但是否能忽悠過去,終究也要看智慧。最上乘的忽悠,是人家被你騙了還忙著幫你數銀紙。最不入流的忽悠,是你話未說完人家已經知道你在忽悠。運聯明顯是屬於後者。運聯聘請去建立智能車票卡系統的公司是 Cubic Transportation Systems 公司。根據一般公私合伙基建計劃的精神,為確保公眾利益,計劃的風險(包括延期),主要由私營公司承擔,並且必需提出工程完成的準確時間。延期所導致的損失,由私營公司支付。但在運聯目前無了期地為公眾帶來更有質素服務的過程裡,Cubic 的責任完全沒有提及。真不知道是運聯當初在簽合同時被 Cubic 忽悠了,還是運聯與 Cubic 在合約中列明要攜手忽悠公眾? 

不過最惱人的是,雖說是不入流,運聯還是忽得了。原因是運聯本身是個三不管的系統:省政府不想管,市政府不會管,小市民管不了。就在穩據三不管的有利形勢下,運聯忽悠得再差,大家還是動不了它…

更多有關討論
匪夷所思的架空列車

Labels: , ,


Saturday, June 07, 2014

 

找麻煩上身的精神

2012年2月,在多倫多一個婦女庇護中心內,一個遭家暴而身心受創的女子,一個無家可歸的聾啞女子,分別在庇護中心內被一名男子性侵害。是因為設施的保安系統有漏洞,讓淫賊有機可乘嗎?非也。那是因為兩名受害女子沒有鎖好門窗吧?也不是。該名淫賊名為 Christopher Hambrook,沒有進行過變性手術的證明,有完整的男性生理特徵,只因自稱是跨性別,便能以 「Jessica」之名光明正大地入住庇護中心,跟其他尋求庇護女子單獨同房,又偷窺,又侵犯。案件發生後,醫生的鑒定報告指 Hambrook 並非真的跨性別人士。一個男人忽悠一下就能入住女性庇護中心, 聽起來匪夷所思,但在「不能歧視」,要「擁護」多元性傾向的氛圍和法例下,保護女性的屏障竟可以是如此的薄弱。 

溫哥華教育局委員會目前亟力推動《修訂草案政策法規:性取向和性別認同》(Draft Revised Policy and Regulations: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ies)。草案以保護跨性別學生為名,但其中「性別認定及性別表達」的細節,容許學生無需到醫院做變性手術,無需醫生證明,只要自己宣稱「選擇社交形象改變」即可被視為「變性人」。按此指引,出現類似男人入侵女性庇護設施的情況,男生以「跨性別」之名闖入女廁,無需太多想像力也能想像。如此寬鬆隨意的定義所可能引致的漏洞和傷害,令人憂慮到要求當局三思,其實有什麼好稀奇?當局不嚴肅考慮到這些漏洞和傷害才令人感到不解和不安。 

教育局其中的一個回應是會設「中性洗手間」給跨性別學生使用,不會出現男生藉故入女廁的問題。只是按草案中要全力「支持和擁護」LGBTQ+(同性戀,雙性戀,變性等多種性取向)學生的精神,中性洗手間恐非能長遠保護女生之計。 

美國緬因州於2005年通過類似法例。在2009年有一名就讀 Asa C. Adams Elementary School 的男生因認為自己是女性,要求使用女廁。有其他男學生見好玩,爭相效法往女廁闖。為了平息混亂和保護女生免受騷擾,校方特別准許該名男生使用教師專用的中性洗手間設施 (unisex faculty bathroom),但此安排不為男生家人所接納,指控學校歧視該名相信自己是女性的男生 (Discriminating against their child, who thinks he is a girl)。事情鬧到緬因州人權委員會。人權委員會最後裁決認為「拒絕該名男生使用女廁為不合理」 (It was unreasonable to refuse the boy the use of the girls’ room)。緬因州的人權法甚至說明,「體育隊伍 - 分開性別作賽的體育項目,必須容許轉換心理性別學生,根據自己認為或表明的心理性別參加比賽」,即是說,女子游泳比賽是要容許自己覺得自己是女人的男人參加。 

無獨有偶,在溫市教育局的草案中也有建議減少或取消所有分性別活動,並且容讓跨性別學生按自己認為的性別去參與活動的條文。也就是說,女子游泳比賽是要容許自己覺得自己是女性的男生參加,男子足球隊也當為自稱是男性的女生大開中門。

日前教育局在網上放上了略為修改了一丁點的新草案,改動之處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字句,藥沒換,湯也沒換。草案中全力「支持和擁護」多種性取向學生以及「別把性別當作一回事」的精神,絲毫無改。按此精神,擔心類似緬因州學校的混亂出現,絕非庸人自擾。不認真考慮草案可能引致的漏洞和傷害,才是找麻煩上身。



更多有關討論:
這其實不是無法逾越的鴻溝
又可疑又不智的修訂

Labels: , , , , ,


Friday, June 06, 2014

 

「天安門母親」的結論

那些年,一個廿歲出頭的女孩子,走過了民運、屠殺、逃命、流亡、墮胎、強暴、感情失敗種種生離死別,感受過不同的椎心之痛,為不同的人和事流過眼淚之後,皈依基督信仰。學會寬恕,也許不只是一種精神寄託,而是一段有血有肉的人生歷程。被指責為冷血、背叛、變臉、自私、不虔誠,內心無法被理解之痛苦,不言而喻。 

在那個可怕的週末,目送熱誠滿腔的孩子衝向廣場,往死裡直奔。隨後的廿五年,在被監視的籠牢下,眼淚不知在面頰上流過多少遍的過程裡,對孩子的掛念,對公義的執著,推動著痛苦的心靈一天一天勇敢地走下去,沉澱出「我們蒙受深重的苦難,但這苦難沉積在我們心底的已不再是牙眼相報的偏狹與仇恨,而是對道義和責任的一種承担」的志向,被說成是「為政府是否平反六四而絆倒和苦惱」,失望、憤怒之情,不言而喻。 

這不是一篇探討公義和寬恕的文章,更不是要化解什麼的橋樑,只是想指出一個不幸的錯置。追求公義和學習寬恕之間,從來都有著牽涉了理性、情感、原則、心靈、個人、社會、熱血、眼淚等多個層面的微妙關聯。這些關聯一旦錯置,不管是場合上還是層面上的錯置,都能叫人內心極端的痛苦。 

姑勿論她的動機、解經、和傳達方式,略為了解柴玲的人生,學習寬恕,試著寬恕,是她個人不容易的一步,是經過眼淚才煉成的。 

不懷疑她的心腸、善良、和信仰,她的錯置也確實地為「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帶來了不必要的痛苦和失望。 

勇敢寬恕和執著公義,內心釋放的平安和任重道遠的氣概,是可以,也應該,甚至是需要並存的。沒有寬恕的公義可以是殘忍、自義的代名詞。沒有公義的寬恕也可以是懦弱、退縮的近義詞。柴玲在致丁子霖的公開信中引用了大量經文。其實聖經》中「當為不能自辯的人開口,為一切孤獨的伸冤」(箴31:8);「學習行善,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的,給孤兒伸冤,為寡婦辨屈。」(賽1:17);「行公義,好憐憫」(彌6:8)等教導,莫不是公義和慈愛並重。因為愛,所以堅持公義。因為執著公義,具體地體現了愛。缺少了一樣,都叫人惱怒。 

丁子霖在回應柴玲的公開信中,指「我們這個苦難深重的民族,淚流得已經太多,仇恨已積蓄得太久,我們有責任以自己的努力來結束這不幸的歷史。今天,儘管我們所處的環境仍然是那樣的嚴峻,但我們沒有理由悲觀,更沒有理由絕望,因為我們堅信正義、真實和愛的力量足以最終戰勝強權,謊言和暴政」是「天安門母親」的結論。這也是一個讓公義、寬恕、希望,和愛平衡地放在一起的結論。


相關結連
柴玲:我原諒他們
丁子霖:致柴玲,一封遲覆的公開信
柴玲:致丁子霖母親的信

Labels: ,


Wednesday, June 04, 2014

 

不是要一起反貪腐嗎?

習近平自坐正坐穩以後,多次提及反貪腐,甚至放狠話指不反貪腐就「必然會亡黨亡國」。有人認為他做秀;有人認為他只為打擊政敵;有人認為他只是藉以安插自己人;有人認為他安插自己人是為了推動改革。中國是個龐大而複雜的系統,要反什麼改什麼都非易事,沒有個三五七年難以看到什麼成績。人心是個深邃而複雜的空間,面對一個龐大而複雜的系統,那會只有一個竅。但既然話是放了,老虎也打了幾隻,蒼蠅亦抓了一把,也就姑且謹慎熱切地相信一下他反貪腐的決心。 

今日中國的經濟成就,引來國際的注視,國內也真的有部份人富了起來。但這些繁榮現象背後,掩藏了多少貪污腐敗,官商勾結?在宏偉的基建工程背後,多少民工被壓榨,困苦流離?

從香港近年的高官貪腐、特首揮霍的審訊和調查中可見,即使在一個高度法治兼高薪養廉的「雙高」體制中,人的貪婪仍然無法禁絕,何況在一些法治薄弱,過於講求人事關係的社會?有中國內地學者的研究推算,在中國因為貪污而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國民生產總值的25%至35%。北京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趙曉的調查報告亦顯示,截至2008年3月,中國內地私人擁有財產超過1億元以上的有3220人,當中2932人是高幹子弟,合共擁有超過20,450餘億元的資產。這些資產來源,主要是依靠家庭在政埸上的權力和人脈非法奪取。這些都是非常驚人的數字,亦是一堆嚴重阻礙國家發展的數字。

或許今天有人把六四過份政治化,將平反六四跟推翻政府掛勾,但這些都不是當年的訴求和精神。當年六四,市民的訴求不是要打倒中央,拖挎經濟,而是眼見「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懸、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市民才挺身而出,為國家的前途發聲。除非你將「向前看」等同「向錢看」,否則紀念六四,也可以是著眼於國家現在和將來的發展。而在一個經濟急促發展,但法治的精神和機制未健全的社會,正需要有「六四精神」作防線,免得貪污腐敗在經濟發展的煙幕下蔓延,最終連經濟成果也得賠上。這些呼聲和眼界,不正正是跟習主席的反貪腐心志一致嗎? 




相關討論
「六四」是什麼的一回事?
最深的集體回憶
仍然想起當天
制度系統殺人事件
億萬網民的微小聲音

Labels: ,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