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6, 2014

 

「天安門母親」的結論

那些年,一個廿歲出頭的女孩子,走過了民運、屠殺、逃命、流亡、墮胎、強暴、感情失敗種種生離死別,感受過不同的椎心之痛,為不同的人和事流過眼淚之後,皈依基督信仰。學會寬恕,也許不只是一種精神寄託,而是一段有血有肉的人生歷程。被指責為冷血、背叛、變臉、自私、不虔誠,內心無法被理解之痛苦,不言而喻。 

在那個可怕的週末,目送熱誠滿腔的孩子衝向廣場,往死裡直奔。隨後的廿五年,在被監視的籠牢下,眼淚不知在面頰上流過多少遍的過程裡,對孩子的掛念,對公義的執著,推動著痛苦的心靈一天一天勇敢地走下去,沉澱出「我們蒙受深重的苦難,但這苦難沉積在我們心底的已不再是牙眼相報的偏狹與仇恨,而是對道義和責任的一種承担」的志向,被說成是「為政府是否平反六四而絆倒和苦惱」,失望、憤怒之情,不言而喻。 

這不是一篇探討公義和寬恕的文章,更不是要化解什麼的橋樑,只是想指出一個不幸的錯置。追求公義和學習寬恕之間,從來都有著牽涉了理性、情感、原則、心靈、個人、社會、熱血、眼淚等多個層面的微妙關聯。這些關聯一旦錯置,不管是場合上還是層面上的錯置,都能叫人內心極端的痛苦。 

姑勿論她的動機、解經、和傳達方式,略為了解柴玲的人生,學習寬恕,試著寬恕,是她個人不容易的一步,是經過眼淚才煉成的。 

不懷疑她的心腸、善良、和信仰,她的錯置也確實地為「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帶來了不必要的痛苦和失望。 

勇敢寬恕和執著公義,內心釋放的平安和任重道遠的氣概,是可以,也應該,甚至是需要並存的。沒有寬恕的公義可以是殘忍、自義的代名詞。沒有公義的寬恕也可以是懦弱、退縮的近義詞。柴玲在致丁子霖的公開信中引用了大量經文。其實聖經》中「當為不能自辯的人開口,為一切孤獨的伸冤」(箴31:8);「學習行善,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的,給孤兒伸冤,為寡婦辨屈。」(賽1:17);「行公義,好憐憫」(彌6:8)等教導,莫不是公義和慈愛並重。因為愛,所以堅持公義。因為執著公義,具體地體現了愛。缺少了一樣,都叫人惱怒。 

丁子霖在回應柴玲的公開信中,指「我們這個苦難深重的民族,淚流得已經太多,仇恨已積蓄得太久,我們有責任以自己的努力來結束這不幸的歷史。今天,儘管我們所處的環境仍然是那樣的嚴峻,但我們沒有理由悲觀,更沒有理由絕望,因為我們堅信正義、真實和愛的力量足以最終戰勝強權,謊言和暴政」是「天安門母親」的結論。這也是一個讓公義、寬恕、希望,和愛平衡地放在一起的結論。


相關結連
柴玲:我原諒他們
丁子霖:致柴玲,一封遲覆的公開信
柴玲:致丁子霖母親的信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