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07, 2014

 

找麻煩上身的精神

2012年2月,在多倫多一個婦女庇護中心內,一個遭家暴而身心受創的女子,一個無家可歸的聾啞女子,分別在庇護中心內被一名男子性侵害。是因為設施的保安系統有漏洞,讓淫賊有機可乘嗎?非也。那是因為兩名受害女子沒有鎖好門窗吧?也不是。該名淫賊名為 Christopher Hambrook,沒有進行過變性手術的證明,有完整的男性生理特徵,只因自稱是跨性別,便能以 「Jessica」之名光明正大地入住庇護中心,跟其他尋求庇護女子單獨同房,又偷窺,又侵犯。案件發生後,醫生的鑒定報告指 Hambrook 並非真的跨性別人士。一個男人忽悠一下就能入住女性庇護中心, 聽起來匪夷所思,但在「不能歧視」,要「擁護」多元性傾向的氛圍和法例下,保護女性的屏障竟可以是如此的薄弱。 

溫哥華教育局委員會目前亟力推動《修訂草案政策法規:性取向和性別認同》(Draft Revised Policy and Regulations: 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ies)。草案以保護跨性別學生為名,但其中「性別認定及性別表達」的細節,容許學生無需到醫院做變性手術,無需醫生證明,只要自己宣稱「選擇社交形象改變」即可被視為「變性人」。按此指引,出現類似男人入侵女性庇護設施的情況,男生以「跨性別」之名闖入女廁,無需太多想像力也能想像。如此寬鬆隨意的定義所可能引致的漏洞和傷害,令人憂慮到要求當局三思,其實有什麼好稀奇?當局不嚴肅考慮到這些漏洞和傷害才令人感到不解和不安。 

教育局其中的一個回應是會設「中性洗手間」給跨性別學生使用,不會出現男生藉故入女廁的問題。只是按草案中要全力「支持和擁護」LGBTQ+(同性戀,雙性戀,變性等多種性取向)學生的精神,中性洗手間恐非能長遠保護女生之計。 

美國緬因州於2005年通過類似法例。在2009年有一名就讀 Asa C. Adams Elementary School 的男生因認為自己是女性,要求使用女廁。有其他男學生見好玩,爭相效法往女廁闖。為了平息混亂和保護女生免受騷擾,校方特別准許該名男生使用教師專用的中性洗手間設施 (unisex faculty bathroom),但此安排不為男生家人所接納,指控學校歧視該名相信自己是女性的男生 (Discriminating against their child, who thinks he is a girl)。事情鬧到緬因州人權委員會。人權委員會最後裁決認為「拒絕該名男生使用女廁為不合理」 (It was unreasonable to refuse the boy the use of the girls’ room)。緬因州的人權法甚至說明,「體育隊伍 - 分開性別作賽的體育項目,必須容許轉換心理性別學生,根據自己認為或表明的心理性別參加比賽」,即是說,女子游泳比賽是要容許自己覺得自己是女人的男人參加。 

無獨有偶,在溫市教育局的草案中也有建議減少或取消所有分性別活動,並且容讓跨性別學生按自己認為的性別去參與活動的條文。也就是說,女子游泳比賽是要容許自己覺得自己是女性的男生參加,男子足球隊也當為自稱是男性的女生大開中門。

日前教育局在網上放上了略為修改了一丁點的新草案,改動之處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字句,藥沒換,湯也沒換。草案中全力「支持和擁護」多種性取向學生以及「別把性別當作一回事」的精神,絲毫無改。按此精神,擔心類似緬因州學校的混亂出現,絕非庸人自擾。不認真考慮草案可能引致的漏洞和傷害,才是找麻煩上身。



更多有關討論:
這其實不是無法逾越的鴻溝
又可疑又不智的修訂

Labels: ,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