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0, 2014

 

失控的漩渦

近期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在加薩走廊的軍事衝突不斷升級,飛彈和火箭爆炸聲此起彼落,死傷平民數以千計,單是看見媒體上因痛失親人而痛哭的畫面已叫人心碎。

這一輪血腥衝突的起因,是3名以色列青少年在約旦河西岸失蹤,經過18天的搜索,終於在一個工地發現他們的屍體,並認定他們是遭巴勒斯坦人綁架和殺害。事件令以色列舉國震驚。3名青少年遇害固然令人髮指,但隨後彷彿完全失控的發展,也是令人費解。 

以巴衝突的原因又複雜又深刻,由舊怨到新仇,找一個歷史學家加一個國際政治專家,說3日3夜恐怕也說不完。而這次由3個青少年遇害,演變到與戰爭無異的殺戮,跟以色列慣常的反恐機制不無關係。 

以色列比起任何一個先進國家更易也更經常成為恐怖份子的目標,不過令不少其他先進國家的人感到奇怪的是,在以色列的居民似乎沒有經常神經兮兮的活在恐怖主義的陰影中。一份在2012所做的調查報告顯示,只有16%的以人將恐怖主義視為最大的恐懼或憂慮,比對以色列教育的憂慮更低。性命安全不重於學業嗎?以人被恐怖主義的威脅跟對恐怖主義的恐懼「不成比例」的原因,跟國家處理恐怖活動的方法有關。

恐怖主義最大目標,不是要造成大量人命傷亡,而是要造成大規模的恐慌,令大眾因恐懼而陷於癱瘓,日常生活因恐懼而改變。以色列政府深明這一點,所以反恐策略的其中一大重點是要在發生恐怖襲擊後,儘快讓市民生活回復正常。例如在馬路旁的露天茶座發生自殺式爆炸後,警方一般會在4小時內將現場清理,令附近居民重過正常生活。而且對此等小規模恐襲,當局也不會大鑼大鼓的宣佈國家遭到襲擊,而是傾向將小規模恐襲當成是一種犯罪,淡化威脅的存在,從而化解恐怖份子試圖製造廣泛恐懼這最大目標。

這不是說以色列政府否認恐怖主義威脅的存在,只是選擇性地激烈回應。當政府發覺某種恐襲威脅或某次恐怖活動對大眾會造成廣泛的恐懼,市民有強烈的情緒反應,政府就會馬上採取激烈行動,高調地讓市民知道自己受到強大的保護,遏止恐懼蔓延。所以當鄰國試圖獲取大殺傷力武器,或有反以武裝組織可能擁有遠程火箭砲,或某次恐襲令國內有人人自危之感等「大規模恐怖主義威脅」,以政府就會馬上採取強悍的手段回應。 

當3名以色列青少年慘遭巴人綁架殺害,引起人民廣泛震驚和情緒反應後,按一貫反恐的機制,以色列政府馬上採取極為強硬的回應,以穩住民眾的心。政府內激進復仇的聲音順勢迅速搶佔主導,對一向在加薩走廊威脅以人安全卻苦無開火理由的哈馬斯武裝份子乘機泛起殲滅之意。哈馬斯武裝份子本身正是以色列政府強硬對付的大規模恐怖主義的佼佼者,故當第一枚飛彈向加薩走廊射出,事情就迅速跌進失控的漩渦。以色列政府甚至明言,今次要痛擊哈馬斯,毀滅他們用以突襲以色列的所有地道方休。一開始的導火線已不重要,平民死傷無數也在所不惜,乘勢猛烈打擊大規模恐怖主義才是重點。 

在今次的以巴衝突中,基於軍事力量的差距,哈馬斯註定被海扁,巴勒斯坦平民也只能無奈地成為犧牲品。只是細心觀察的話,以色列在跟巴人衝突中其中一種重要武器的威力正在減退中。這種武器叫「國際民意」。一直以來,由於哈馬斯等組織被歸類為恐怖份子,他們的行動被歸類為恐怖活動,在西方社會,特別是美國,即使以軍手段再過火,民意都傾向以色列,成為以色列的強大後盾。但在今次的衝突中,即使是西方媒體,巴人平民被殺害都是報導重點,巴人兒童嚎哭的畫面比比皆是。即使仍然堅持反對恐怖主義,對以色列的認同以大不如前。蓋洛普民調公司(Gallup)在美國就現在的以巴衝突所做的民調報告顯示,在65歲以上的年齡組別中,55%支持以色列的立場;在18至29歲組別中,則只有25%。若果以色列不察覺這種轉向,摸不著西方社會價值觀的新定位,經過今次的衝突後,以色列以後的形勢恐怕會更艱難。

更多有關討論: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兩難中找空間

Labels: , , ,


Tuesday, July 08, 2014

 

巴西「七一」的震撼

香港「七一」,全城起哄。巴西「七一」恐怕也不惶多讓。巴西隊在世界杯中以7比1大敗於德國隊,巴西粉絲固然傷心錯愕,巴西的政客更是心驚膽戰。事關隨著巴西隊的慘敗,他們的仕途也陰霾滿佈。 

對於一個瘋足球的國家而言,足球對政治的影響力不可小觑。就以哥倫比亞為例,在6月15日的第二輪總統選舉中,由現任總統桑文奴山度士,跟蘇盧阿加對壘。兩位候選人不單民生和經濟政策相近,連民意支持度也叮噹馬頭。在選舉的前一日,哥倫比亞隊於首場世杯分組賽對希臘隊。桑文奴山度士穿上哥倫比亞球衣,在首都波哥大與民眾一起熱情地為球隊打氣。就在哥倫比亞以3比0大勝希臘,舉國歡騰之際,桑文奴山度士馬上抽水,穿著耀眼的國家隊球衣發表講話,勉勵人民要以國家隊為榜樣,又說明白人民希望一個領袖出現,他希望自己可以成為這個領袖,帶領哥倫比亞邁步向前。這場演說,管他有沒有具體內容,儼如國家隊教練的領袖形象深入民心,民望急升。在翌日的選舉中以50.94%的得票率擊敗對手,成功連任。 

桑文奴山度士將自己的選舉工程押注於世杯,成功彈起。巴西的政客可沒有這麼幸運。因為豪擲149億美元舉辦世杯,數以萬計民眾在上年已開始走上街頭,抗議政府好大喜功,妄顧民生。唯一可能叫民怨略為回落的,是巴西隊一舉奪冠。政客的命運就此跟巴西隊的表現捆綁在一起。如今巴西隊被淘汰,而且敗得如此難看,民眾對今屆世杯的觀感更添一份灰暗,舉辦世杯不值得的感覺更加強烈。由現在10月份的大選,世杯成了現任政府一項絕對的負資產。 

面對因世杯欠下的一大筆數,再加上連續3年讓人失望的經濟增長,日益嚴重的金融失衡,大力掌控後仍高達6﹪左右的通脹率,2014年預算赤字相當於國民生產總值4﹪等問題,無論誰人當選下屆總統,哪個政黨組成新政府,大概都要採取大幅削減預算、增加税收等令人痛楚的舉措。苦了的,還是已經一窮二白的老百姓。巴西「七一」所帶來的震撼,恐怕不是短期內可停止的沖擊。



更多有關討論:
足球場外的森巴
南非世界杯成功嗎?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