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31, 2014

 

辦報四不

最近有兩則新聞令我感觸良多。

第一則是美國自由身記者弗里(James Foley)被中東極端武裝份子斬首。讓我感到震撼的,不是慘死的殘忍,而是他作為新聞記者的生命力。弗里曾任貧童教師、囚犯導師,後為投身新聞而重返校園。於大學新聞學院畢業後,到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等戰亂地區作記者,為美國《環球郵報》、美國公共電視和《法新社》等傳媒機構提供新聞,並於個人網誌揭示戰亂中平民的處境。在敘利亞報導內戰實況期間,更為當地一間醫院籌錢買救護車。2011年在利比亞採訪途中遭擄走,被囚了44日。獲釋後,不是回美國老家享福,而是前赴正陷內戰泥沼的敘利亞採訪。2012年11月2日,在敘利亞北部被武裝份子擄走,此後音訊全無,直至日前在極端份子刀下人頭落地。 

「我認為前線新聞報導是重要的。沒有這些照片、映片以及第一手經驗,我們無法讓世人明白現況有多壞。」弗里如斯說。 
求真。
且不是抽象地求真,空泛地求真,而是在紛亂中求真,為受苦中的黎民求真。 

另一則是關於香港《明報》。 8月17日反佔中大遊行,有報導指深圳社團總會請食飯派錢誘人參與遊行。8月18日,該社團總會於《明報》刊登了兩版全版廣告,宣揚自己的動員能力,以及愛國愛港之偉大情操。兩大版廣告,也算是大客。但8月20日的《明報》頭條繼續跟進深圳社團總會利誘人遊行的調查報道。不受廣告商左右,是做新聞最起碼的道德底線。 

兩則新聞令我想起中國近史上的新聞界一代宗師張季鸞,於1926年9月1日《大公報》復刊號上發表的文章中,提出了著名的辦報四不方針:「不黨、不賣、不私、不盲」。 
不黨者,平等對待各政黨,純以公民之地位發表意見,此外無成見,無背景。利民者,擁護之;害民者,批評之。
不賣者,不以言論作交易。言論斷不為金錢所左右。
不私者,忠於報紙固有之職務,並無私圖。對於報紙並無私用,使為公眾喉舌。
不盲者,隨聲附和,是謂盲從;一知半解,是謂盲信;感情衝動,不事詳求,是謂盲動;評詆激烈,昧於事實,是謂盲爭。 

今時今日說這些,管用麼?不嫌老套麼?
引用《唐山大地震》作者錢鋼的一句話:「新舊之間沒有怨訟,唯有真與偽是大敵」。




更多有關討論:
兒童不宜的報紙?
每早晨的定調
淫賤之風
有病
Sex Sells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