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5, 2014

 

工潮只是告一段落

長達數個月的卑詩教師工潮終告結束!學生們、家長們終能吁一口氣,但心裡的陰影一時間恐難以消除。因為這場工潮由教師按章工作到全面罷工;由本地公學生受苦到國際留學生受累;由省府備受壓力到卑詩省國際形象受損;由罷工教師收入縮水到廣大市民工作不便兼荷包受罪;由勞資雙方劍拔弩張到社會上有市民因對工潮持不同見解而出現緊張,在在都顯示出本省教師合約爭拗已超出了一般勞資糾紛的範圍,對社會可以造成既深且廣的影響。 

今次的工潮,省自由黨政府固然有意給卑詩教師聯會(BCTF)沉重一擊,但認為是因為自由黨政府對工會很感冒,導致談判僵持多時卻不是一個公允的解讀。回顧歷史,在較親工會的省新民主黨政府執政期間,教聯也發起過多次工業行動。在1993年,當時的省新民主黨政府甚至要立法中止溫哥華及素里校區的罷工行動。 

看清教聯的心態和手段 
縱觀今次的工潮,教聯強橫的爭取方式表露無遺。為爭取所要的,到學校局甚至到私校設置糾察線的做法,罔顧了公校系統以外的人的需要,亦令卑詩省的國際形象受損。在爭取薪酬、福利、以至各類撥款的過程中,似乎也沒有考慮過納稅人的能力以及其他省府服務的需要。而作為一個代表某種專業的工會,教聯似乎也未對受其所代表專業直接影響的人士(學生)有很全面的考慮,只是以「工會為成員受取最大福利」的直線邏輯行事。若果以學生福祉為最大前題考慮的話,其實教聯根本無必要在學年結束前兩個星期發動全面罷工;也無需在法庭已介入處理期間,堅拒先放開班級學生組合和每班學生人數這兩大攔路虎,令談判在暑假期間幾乎毫無寸進。 

在工潮期間,不同的民調都顯示教聯和省府的民意支持率叮噹馬頭。但值得留意的是,在卑詩省傾向工會的氣氛一向較濃,本身不滿省自由黨的亦大有人在。在這樣的背景下,教聯在民意支持率上無法顯示優勢,對教聯該是一個警號。反觀省府在談判過程中,明顯有政治考量和運作,但不增加稅務和省債的底線,卻準確地抓住了納稅小市民的心態。 

當馬上著手改革 
這一次達成的6年長合約雖是「歷史性的」,合約追溯之前1年,下回教師合約談判是2019年。今次省自由黨政府是大多數政府;又不貼近選舉時間,沒有選舉壓力;再加上省長和教育廳長戰意甚濃,才有大力跟教聯較勁的局面,不重複以往總是向教聯大幅讓步的情況。
可是到了2019年又如何?
如果教師合約的談判框架沒有改動,教聯仍保存目前的架構和心態,難保5年後卑詩省又因教師合約糾紛出現一場大折騰。因顧過去二、三十年的歷史,每次教師工潮都只是告一段落,到下次合約期滿又鬥過死去活來。要長遠地疏理這個死結,在順利復課後,有關當局當馬上著手處理教師合約的談判框架及教聯的角色的問題。

更多有關討論:
教育撥款是納稅人的錢 謹慎理財是納稅人對政府的要求
教聯也必需向市民解釋索價的理由和內容

Labels: ,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