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06, 2014

 

香港仍然是個非常可愛的地方

警察向示威市民施放催淚彈的畫面叫我震撼,示威市民在風雨中堅持表達訴求的報導讓我動容,「佔中」和「反佔中」人士對罵的鏡頭令我興嘆。不過最令我深受感動的,是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一篇語帶幽默的報導。

該報導的題目為「只有在香港示威中才會出現的事情」(Things that could only happen in a Hong Kong Protest),當中列舉了幾個叫人忍俊不禁的觀察,包括有學生在示威期間溫書(看來「罷課不罷學」的口號可不是吹的);示威者為架設路障而致歉(這可不是一般的有禮貌);體貼其他示威者的需要,例如向群眾噴退熱噴霧以防中暑(我開始明白為什麼會有示威者在佔中街頭求婚);遵守「不准踐踏草地」的指示,就是在硬地上躺得腰背發僵也不踐踏草地(這可是港人從少訓練出來的環保精神);示威過後的街道比示威前更清潔(香港人你也太讓人無話可說了吧?!)。

熟悉香港的人,大概可以列舉出比這報導更多令人嘖嘖稱奇的現象,例如有人會為佔中人士免費「叉尿袋」(電話充電器充電);在群情開始洶湧時大家合唱般同聲叫「冷靜」;又或者有示威者為不打算參加示威的陌生人圖個方便,請埋一同撘的士過海,這些事情好像不是什麼大事,卻反映了香港人的質素。即使在佔中進入第二週時街頭衝突加劇,有「反佔中」流氓非禮滋事,也不損香港整體的公民質素。他們非禮了香港人的公民質素,卻損不了港人的尊嚴,香港人的優良形象已印在國際社會的心中。這些不是什麼大事叫我深深受感,因為正是這些小節提醒了我,香港仍然是個非常可愛的地方,也顯示出香港邁向民主的長遠本錢。 

民主社會的前提和內涵 
大概是因為民主在近代成了某種「普世價值」,於是往往被說成跟人權一樣,只要有娘生的就有,不應有任何前設前題。但其實作為一種社會管理體制,民主的大前題是要有一個社會。連社會都沒有,如何談得上社會管理體制?也就不可能有民主了。一個社會之所以為社會,是因為當中的成員對群體的利益和前途有著高度的關注,願意結合起來一同參與、一同建立。

先不說「佔中運動」是否成功,過程充份反映出市民對「香港」這個社會普遍有著高度的共同關注。而既然社會成員是如此的重要角色,社會成員的整體公民質素對民主的發展和維持,也有一定的影響。放眼世界,有不少社會(如泰國、埃及)即使有了民主體制卻仍亂象頻生,言論和新聞自由排名仍遙遙落後(如馬來西亞)。正如文化評論家巴爾贊(Jacques Barzun)所言:「民主教養的質量可以在餐桌上及起居室中加以檢驗」,一個民主社會的內涵,離不開社會成員的素養。如佔中所展示的,港人有著優良的公民質素,這對爭取、維持、以至管理民主社會,都是一項重要的本錢。

更多有關討論
烽煙散後的那道裂痕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