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4, 2014

 

政治才是玩命的根源

恐怖份子之所以恐怖、極端份子之所以極端,主要是兩個字:玩命。既玩人家的命,也玩自己的命。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在中東以殘忍手段進行軍事擴張,以及從西方社會中吸納成員,在國際上引起了很大的關注,宗教和暴力的關係也是其中一大議題。上月在加拿大國會山莊遭極端份子襲擊後,國內伊斯蘭國民也感受到不少的壓力,加拿大穆斯林全國議會(National Council of Canadian Muslims)亦指國內對伊斯蘭國民歧視的個案有上升的趨勢。 

宗教的確對鼓動極端行為有催化作用,但直接得出「宗教是極端行為的成因」的結論,卻是把問題看得不夠細,也忽略了真正能處理問題的關鍵。要說玩命,自殺式襲擊可謂佼佼者。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 Robert Pape 做了一項研究,詳細分析了自1980年代起超過2千宗的自殺式恐襲,得出的結論是,宗教不是一個「必要」或「充足」的理由推動一個人進行自殺式襲擊,更強大和根源性的動機是政治理由,宗教有的是催化作用。例如在一些中東地區,由於自身的軍事力量不足,要奪取某些土地、掙脫壓迫(政治性的)和重建民族尊嚴(文化性的)基本上是個春秋大夢,唯有靠自殺式襲擊作某種意義上的反抗。在這個關節上加入宗教原素,有助人鐵了心的去玩命,但政治和文化才是更根源的推動力。 

其實回顧歷史,也不難看出端倪。美國9/11恐襲後一個月,策劃該恐襲的前蓋達領袖拉登在一錄影片段中耀武揚威,當中提到伊斯蘭受了「超過80年」的屈辱。若說伊斯蘭作為宗教,跟在西方主導的基督教之間的爭吵可謂歷史悠久,何止80年?為什麼說是80年呢?

在15世紀開始,雄據歐亞非三洲的顎圖曼帝國是伊斯蘭世界至今仍引以為榮的一段歷史。顎圖曼帝國的國教是伊斯蘭教。由於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治系統,故帝國採用的是「哈里發」制度。簡單而言,哈里發是政治兼宗教的最高領導人,是皇帝也是教宗。除了軍事力量在當時很牛之外,政治、經濟,以至文化都有深遠的影響力,是一個各方面都足以跟歐洲國家匹敵的政治實體。但到了19世紀末,顎圖曼帝國開始沒落。到1918年,被西方聯盟打敗,版圖被西方列強按西方利益瓜分,以英、法為首所訂立的協議對原來帝國的人民極之苛刻。到1924年,土耳其(原顎圖曼帝國的重地)在西方的撐腰下廢除了哈里發制度。

這就是當年拉登口中超過80年的屈辱的背景。特別提哈里發,因為這仍是今日不少伊斯蘭世界人士夢想中的政治理想,一個不受西方壓迫干擾、自己文化傳統當家的政治實體。就是目前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也以此為目標。說真的,若果只以伊斯蘭作為宗教,目前很多伊斯蘭國賺錢的勾當大概沒有市場(伊斯蘭教的主旨可不是教人做幫會的),也不用自己發行貨幣(發行貨幣的原因是目前的金融體系是西方「欺壓穆斯林的強橫體系」)。所以要處理今時今日的亂象,必需看清宗教表層背後更深刻的政治訴求和文化因素。



更多有關討論:
失控的漩渦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