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8, 2014

 

如果「雨傘運動」要繼續

經過了70多天,香港「雨傘運動」的「佔領行動」終結束。就是三五成群到旺角「鳩嗚」,或在行人路上扮跌錢,或以突然集體迷失方向在馬路上來回漫步等行為藝術宣示運動不死的行動亦逐漸減少。無論以什麼角度去詮釋,「佔領行動」已告一段落,但「雨傘運動」卻不然。 

群眾運動一般包含有不同層面。在運動的初期往往需要一些有點勢頭的大規模行動去標示運動的開始,引發群眾的響應,進而將群眾的支持深化為長遠的力量,「佔領行動」屬於這個層面。而這個層面的行動一般都有一個「活躍時期」,這個時期有多長不一而論,其中一個指標是群眾的支持。在過去70多日的佔領行動,雖然在媒體上行動似乎仍如火如荼,但有獨立民調顯示不認同行動(包括支持真普選但不支持佔領街頭)的數字逐漸上升,反而對特區政府以至個別高官的認受略有上升,意味民意已出現逆轉,群眾支持轉弱,此時將行動結束乃明智之舉。 

初期的大規模行動結束後,能否將群眾的響應轉化為長遠的力量,是一個社會運動能否繼續有力地進行下去的關鍵。點起激情是相對容易的,能否長遠說服群眾跟隨直至達到目標,才是對運動領袖的真正考驗。

 「雨傘運動」要繼續,要轉化成一埸持久深刻的社會運動,至少要克服以下3個問題。
1. 確立清楚的領導 
在過去幾個月的「佔領行動」中,不少佔領人士表明不屬任何組織單位,只憑一片丹心為港發聲,以顯示動機之單純。這種我為人人的精神是值得敬佩的,但從進行群眾運動的角度來看是不靠譜的。群龍無首,別說往標竿直跑,向前行兩步也成問題。「佔領行動」到後期,什麼「搶大台」、 什麼「什麼什麼不代表我」之聲四起, 正是出現了蛇無頭不行的現象。成功的群眾運動需要有動機單純的民眾參與,也必需有明確的領導。

2. 要讓民眾感到「改變的力量」 
對現實不滿是群眾運動必要的原素,但單掌握到不滿的情緒不足以促成爭取改變的強烈慾望,必需要同時讓民眾感到手上有改變的力量。若果根本沒有任何改變之機,何苦要折騰自己?倒不如維持現狀,逆來順受。經過了「佔領行動」,中央政府大概會更小心翼翼的去掌控政改,在特首候選人提名門檻等問題上更不會讓步。學聯等提出以「抗租」及「拆稅」方式延續佔領行動,在某情度上是將行動向不合作運動的方向轉型,但這些行動除了有象徵性意義以及繼續以折騰特區政府為大前題外,能否讓民眾感到在政改問題上有任何改變的機會和能力才是關鍵。

3. 了解香港的獨特性 
不少人將香港的「雨傘運動」跟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作比較,兩者誠然是有相似的地方,但不相似之處也非常明顯。是跟台灣不同,香港跟大陸在地理上根本沒有分隔可言,而且經濟以至生活上的連繫非常緊密。香港作為中國一個城市的事實具體而不含糊,沒有太多可另作詮釋的空間。一些「本土意識」極強的學者如陳雲,頂多也只能以「城邦論」為論證香港獨立自主的理論基礎。作為中國千萬城市中的一個,香港如何走出自己的民主路,了解中國、 了解中國歷史、了解中國政治;了解香港、了解香港歷史、了解香港政治,從而摸索出創新的可能是一個不能徊避的過程。


更多相關討論
人民隨時會把權力收回去
香港仍然是個非常可愛的地方
烽煙散後的那道裂痕

Labels: , , ,


Monday, December 08, 2014

 

用民意為市府員工薪酬剎掣

較早前一份由「安永會計師事務所」(Ernst & Young)所作的報告顯示,部分大溫地區的市政經理或市府行政官員獲得的薪酬比例過高。
有多高?以高貴林港為例,一個人口僅57,000人的城市,其市政經理在2012 - 2013年度的薪金為$429,566。
那算是很高嗎?相比管理全國的加拿大總理哈珀的$327,400可是高出了整整10萬元。再數下去,在高貴林港市府內,年薪超過10萬元的市政員工共36人。屆指一算,該市居民每年用在不到40名市府人員身上的稅款已是幾百萬元。 

根據該報告,高貴林港市府在市府員工薪酬上可算是一絕,不過其他城市也不遑多讓。以溫哥華為例,市政經理一年薪金超過$366,000。那算是很高嗎?相比管理全省的省長簡蕙芝,她作為省議員的人工($101,859),再加作為省長的那份($91,673),才不過是19萬元多一點,比溫市市政經理少了足足17萬元。再數下去,溫市兩位副市政經理的年薪分別為$258,000和$256,000,而在市府內年薪高過10萬元的員工共620位,屆指一算,已近千萬。 

至於其他城市,素里市政經理是$329,761(哈珀總算可吐氣揚眉),列治文市政經理是$311,000(簡蕙芝還是靠邊站…)。 

當然,我們不能單以薪酬的高低去衡量職責之輕重,市府人員可也是工作繁多,責任重大,但不論怎麼個比法,部份市府員的年薪確是過高,對市民所帶來的負擔確是過重。這個情況可歸疚於幾個不同原因,而「監察不足」應是至終極一個。

其實在加拿大,一個政府的運作基本上可分為兩大部份:民選代表(如市議員、學務委員)和公務員團隊(市府人員)。若公務員團隊怠工,不搜集準確全面的資料去提出建議,民選代表難以制定精良的政策;若議員推出新政策,市府人員不配合去釐定執行細節,再好的政策也無法實施,故雙方必需緊密合作,政府才能穩健地運作,造福市民。 

在這樣的情況下,要議員獨力向市府人員就薪酬問題開刀是十分艱難的,特別在規模相對較小的市政府,議員和市府人員日日碰口碰面的情況下,要一改市府人員薪酬不合比例地高的問題,民意代表需有強大的民意支持才好開口。而市民關切稅收的去向和運用,亦更能鼓勵傳媒用心監察,令市府人員在加薪幅度上不至太離譜。

上述政府的基本運作,在聯邦和省政府也類似。令這兩級政府的公務員薪酬不致不成比例地步步高陞,市民和傳媒的監察是重要的因素。 要打破對市府「監察不足」之症,唯靠市民認真地去關心社區。在剛過去的市選,各市的投票率都錄得升幅,顯示市民對市政的關注有所提升。部份市府員工薪酬偏高的問題也引起了一些關注,但真的重點不只是引起過關注,而是問題被正視和改善。要達到這樣的果效,就必需繼續有聲音。監察政府不可能是一次性的舉動,必需持之以恆,才能確保政府長遠地走在正軌。


 
更多相關討論
最容易令小市民叫苦連天的 是市政
教育撥款是納稅人的錢 謹慎理財是納稅人對政府的要求

Labels: ,


Thursday, December 04, 2014

 

人民隨時會把權力收回去

上週末台灣媒體的標題不論是「潰敗」、「崩盤」、還是「滅門血案」,指的都是同一件事: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輸到脫褲。 

選舉過後有很多現象可討論,其中最有趣的莫過於民進黨在選後的表現。取得了歷史性的大勝,在議席和得票率上都是壓倒性的,但民進黨完全沒有意氣風發的表現,黨主席蔡英文在當晚的記者會上神情肅穆,不知選舉結果的話還以為民進黨吃了敗仗,發言中不是「誠惶誠恐、如履薄冰」,就是要以人家的「失敗做為警惕」,「人民隨時會把權力收回去」。前黨主席謝長廷在採訪中則是說「勝選中還能檢討才可貴」,連「民進黨有這麼厲害嗎?」都說了出口,謙卑到不得了。

固中的原因很簡單:國民黨慘輸,民進黨也未必真贏。 

正如在很多民主國家的經驗,一個執政黨狂輸,選民「懲罰性投票」是一大因素。「懲罰性投票」的訊息不是我愛上了在野黨,而是對所有政黨宣告「人民才是當家作主的」。今天甲政黨折騰我,我就把票投給乙政黨;明天乙政黨忽悠我,我就把票投給甲、丙、或丁政黨,就是不投給你乙,你就知道誰當家作主。這種意識到人民是社會的主人,睜大眼睛看清楚社會和各政黨的狀況,然後負責任地運用手上選票的過程,正是民主社會的精髓所在。當這種公民意識普遍形成,在脫褲機會人人平等的恐懼下,政客們才會明白到激情是不夠的,吹牛是不行的,和稀泥也有個限度,唯有衷心誠意為民幹實事是出路。 

在今次的「九合一」選舉中,什麼「藍綠版圖」已不是重點,綠大於藍只因沒有其他具體選擇,雖然有無黨派的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 也有零星的無黨藉人士在鄉鎮中上位,但要懲罰國民黨,最具體的選擇還是把票投給民進黨。不過從競選過程以至選後的狀況來看,從前的藍綠撕裂現象並不明顯,除了所謂的鐵杵粉絲,選民似乎都傾向「色盲」。這對倚靠鐵粉的政黨而言是個壞消息,因為從此以後再也不能單靠空泛的政治理念,激動的催票表演來取得政權,而是需要實踐理念的施政藍圖、具體可行的政策、持之以恆的社區工作,認真謙虛的聆聽觀察... 總是就是不能偷懶不能取巧地去幹實事。而對市民而言,這是個好消息,因為從此不再在有了民主體制後還經常有被蒙騙的感覺,而是可以向政客要成績(而且他們不能耍賴不給),政黨輪替已不是什麼天大的事,社會民生穩定發展才是大事。 

民進黨大概是在迎來一個歷史性大勝的同時,更感受到台灣社會在選舉上所展現更趨成熟的公民意識。民進黨在過去多年來,由街頭抗爭,清場收監;到進入體制;到取得政權;到失去政權;到明白政黨輪替乃民主體制的一部份,沒有必要呼天搶地,到今天明白(希望是真明白)「人民隨時會把權力收回去」,是一個不容易的過程。縱然該黨也有不少領人民痛心失望的地方,但在台灣社會的公民意識趨向成熟的過程中,他們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也逐漸意識到他們不是什麼人民所仰視的神聖偉大人物,而是自己有份建立的民主社會中的一員,必須在民主政治中謹慎經營。

在香港有不少人士羡慕台灣的民主,到台灣取經。不過除了學習如何組織街頭運動之外,更需要了解學習的是一個有深度的公民社會和民主政治是如何形成的。畢竟街頭抗爭是短暫的,公民社會的成長才是長遠爭取民主、落實民主、維持民主的基礎。


更多相關討論
鐵面無私的「鍘王記」?
就是愛嬉水
只消8年...

Labels: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