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30, 2015

 

給違例泊車慣犯一些折騰

5年累積204張違例泊車告票,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確實有這樣的牛人存在。這項記錄的保持者乃城中一成功地產商 Bob Rennie。不過最叫人汗顏之處,不只是告票的數量而是他的態度。在受訪時他強調有交足所有的罰款,而多次違例泊車的理由是因為時間緊迫。也就是說,罰款是他圖方便的成本之一,反正我交得起,交罰款跟給泊車費其實是同一回事。 

存這種心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現時溫哥華市政府初步考慮,對一些屢犯不改的駛駕人士採取更嚴厲的行動。根據目前規例,兩年內有3張未繳交違例泊車告票者,第4次違例就會被拖車。市府目前考慮,兩年內獲發5張違例泊車告票者,即使交足罰款,再犯一樣被拖車。修例的詳情(例如究竟是4犯、5犯、還是7犯後才拖車)仍在研究中,但這似乎是打擊慣犯的正確方向。 

按目前所得資料,這次修例不含市府試圖藉以增加收入的成份,事關拖車工作是外判了給拖車公司,多拖幾輛違規車不會直接增加政府收入。若果目的是要巧立名目以增收益,政府大可建議大幅增加罰款;或者兩年內犯4次以上的罰款會按幾何級數上升;又或者只拖走有數未清人士的車輛以逼使他們繳清過往罰款,但如今的初步建議並沒有在罰款上作任何調整。 

政府的目標若果是要打擊慣犯的話,這就下對了藥。對違例泊車慣犯而言,圖個方便大概是主要的動機,針對此動機下藥,車輛被拖走的後果何止不便,簡直就是折騰。車主首先要找到有關部門找出車輛被拖到哪一個地點,然後要設法在沒有私家車的情況下趕及在該地點未收工前把車贖回來,趕到了還要排隊辦理贖車手續以及繳交拖車相關費用。若果一個不好彩趕不及人家收工前贖車,那就明天請早,再來折騰一次。這種至少花上半天的麻煩,對付貪圖一己方便漠視其他道路使用者權益的人非常有效,至少前述的那位違例泊車告票記錄保持者也在訪問中說怕怕。 

其實違例泊車所影響的不只違例者,對於該路段的小商戶也會帶來困難。小商戶做生意最重是人流,若果該路段經常有人違例泊車,把車撇在路旁三、五個小時不管,阻礙其他人使用車位,減少到該路段購物消閒的意欲,會直接影響小商戶的商機,這大概是溫市中心商業促進協會(Downtown Vancouver Business Improvement Association)等組織對市府修例建議表示歡迎的原因。希望市府今次真能繼續抱持不求巧立名目增加收入的態度,制定出有效改善道路使用的政策。


相關討論
請你專心一點!
超得有理

Labels: , ,


Monday, January 26, 2015

 

命苦不能怨中國政府

美國總統奧巴馬上週發表任內第6份國情咨文。發表演說的表現一如以往,抑揚頓挫,揮灑自如,多次博得支持者的掌聲。國情咨文的內容,給人感覺也是同樣的四個字:一如以往,有精彩的論述,但似乎抓不住實情。

例如在提到工商業時,奧巴馬指美國不能自閉於美國國境以外的客戶,需要向海外銷賣更多產品,然後突然話鋒一轉,指中國正想給世界上經濟增快最快的地區訂立規則,不利於美國的工人和商業,繼而慷慨地高呼:規則應該是由我們寫的,應該我們來定遊戲規則!進而要求國會給他授權,以爭取更公平的貿易協定,保護美國本土的工人。 

根據這段論述的邏輯,是由於中國自訂規則並且將之強加於美國,過程中產生了對美國不公平的貿易協定,傷害了美國工人以至商業的利益。聽起來,美國經濟活在中國的淫威下真是可憐得不得了!唯一的問題是這個邏輯似乎不反映現實。 

為求減低成本,企業到貧窮國家開設工廠以壓低商品製造成本,這可是西方社會資本家所發明的啊!別說其中的規則,整個遊戲都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大企業的創意發明。奧巴馬之前已曾苦口婆心地勸說肥水不流別人田,要美國的企業要把工作留在本土,也有企業在口頭上積極回應,但結果呢?在成本翻幾翻,商品要賣貴幾倍才能回本的現實下,有哪一家企業有認真採取行動將工作帶回美國?奧巴馬在國情咨文中指「超過一半的製造業高層都表示他們正積極尋求方法將工作從中國帶回來」。要把工作帶回來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兩個步驟就可以達標:(1)關閉在中國的工廠並遣散中國工人;(2)在美國境內開工廠並聘請本土工人。做不到,沒有做,關中國啥事?如今怨中國,難不成要中國政府仗義相助,立例趕走美國企業不成? 

另一大問題,是奧巴馬似乎仍將中國的經濟力量局限於「世界工廠」的範圍,但經濟數據顯示,中國的經濟模式正在變化,中國的資本已湧向世界各地。在1995年中國國內的投資佔全球投資中的4%,但目前已大幅升至26%。 在1985年美國投資在全球投資中的佔比高達35%,如今只有不到20%。其他國家的佔比也大跌,如日本從1993年的20%跌至2013年的6%,德國目前也只得4%。 

美國經濟現時要面對的已不只是一大座世界工廠,更是一個資本向外湧流的龐大經濟體。奧巴馬的言論,當然深得粉絲歡心,也得到美國工人的共鳴,更是將自己不濟的責任外推卸的政治技倆,但走下演講台後,他最好還是認真評估形勢,面對現實。中國國內有句話叫「命苦不能怨政府」,不過要外銷到美國,就容我加兩個字:「命苦不能怨中國政府」。


相關討論
綜合國力的比較問題
如此好朋友…
富士康與你
硬漢也需軟力量

Labels: , ,


Saturday, January 17, 2015

 

你真的要做查理嗎?

法國諷刺雜誌《查理週刊》遭到伊斯蘭恐怖份子攻擊,造成包括總編輯在內共12人死亡的事件引起全球關注, 在巴黎以至世界各地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士走上街頭譴責暴行,當中不少都舉起「我是查理」的標語。集會人士不畏暴力,捍衛自由的決心,無可置疑,但是,你真的要做查理嗎? 

諷刺漫畫在歐洲有悠久的傳統。水平高的諷刺漫畫能一針見血,讓人會心微笑之餘對時弊有更深刻的領會。水平不高的,傾向以粗鄙惡搞、嘩眾取寵的手法吸引眼球。《查理週刊》屬於後者。別說穆斯林先知穆罕默德全裸扒地被人映屁股等對穆斯林極盡醜化的漫畫,其他的如正在大解的教宗、性愛狂歡的修女、狂歡修女在教宗頭上拉屎、聖靈插在全裸教宗的屁股上等,同樣令人側目,還有那些可能散播種族偏見、對社會人物人身攻擊的漫畫。誠如《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David Brooks 所指出:如果《查理》在美國任何一所大學出版他們的諷刺週刊,都會被學生和教職員指控他們散播仇恨言論,校方會中止資助甚至將之踢出校門。這就是《查理》的水平,但在一場恐襲後,一份不怎麼出色,銷量持續下跌的雜誌,卻忽然上了神台,奉為自由的象徵。 

事件是令人憤慨的,暴行是該被譴責的,捍衛言論自由是可敬的,把《查理》吹捧為自由鬥士是不幸的。有在巴黎的穆斯林女信徒在電台訪問中表示:「他們有自由去出版他們喜歡的東西,但會深深地傷害我們」,對比《查理》的發言人 Richard Malka 大呼:「我們不會退讓。『我是查理』的精神包括有權褻瀆。」 那種站在道德高臺,言論自由高於一切,真理站在我這邊的傲慢態度,既矮化了自由的高度,也忽略了歐洲社會中一些深層次的矛盾,甚至激化了族群間的衝突以及右翼組織排斥穆斯林居民的行動。 

其實近年在歐洲國家,族群矛盾,特別是對穆斯林群體的敵視已在發酵。德國貝塔斯曼基金會前些時發表的調查報告顯示,57%受訪者認為伊斯蘭教是一種威脅;61%認為伊斯蘭教「不適合西方世界」,比兩年前增加了9%;4分之1受訪者認同要禁止穆斯林移民到德國。 在剛剛過去的聖誕期間,瑞典發生了3起針對穆斯林清真寺的縱火事件。在查理恐襲後,法國發生了多起針對穆斯林的暴力事件,包括有人向清真寺投擲手榴彈、放冷槍等。 

另一方面,歐洲警政署(Europol)日前表示,有近5千個有歐洲國家國藉的人曾參與聖戰,擔心這些人士返國後會令歐洲面臨自美國9/11恐襲以來最嚴重的恐怖威脅。不過要確切掌握極端份子的流向並不容易,就以法國為例,由於政府禁止在人口普查中問及市民的宗教信仰,究竟目前國內有多少穆斯林信徒難以稽考,但按一份在2010年由獨立調查公司 Pew 所做的報告估計,法國的穆斯林人口高達470萬,約佔法國總人口的7.5%,是西歐國家中最多穆斯林居住的國家。另有研究估計,約15%的巴黎居民為穆斯林。在面對百萬人高舉「我是查理」,以及《查理》在新一期的封面上再以穆罕默德為招徠以示不畏暴力的偉大精神,法國的穆斯林領袖力促穆斯林信徒冷靜克制。不過在龐大的穆斯林人口中,在各方情緒都高漲下,完全防範極端行為或互相挑釁的舉動出現並非易事。 

就算不進入什麼文明衝突或言論自由的道德底線等哲理性討論,單是歐洲社會迅速分化、極端力量抬頭等現實問題已足以令人擔憂,再高舉什麼「我是查理」精神,火上加油,實屬不智。

更多有關討論:
2015恐怕也不會是清靜的一年
政治才是玩命的根源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Labels: , , ,


Saturday, January 10, 2015

 

大選年 政黨要以領導國家的能力說服選民

2015是聯邦大選年,各路政客已秣馬厲兵,只待戰鼓一響,就一擁而上。自從前總理杜魯多之子賈斯汀杜魯多當上聯邦自由黨黨領以來,自由黨更大有捲土重來之勢,雖然在過去一年零星的補選中,自由黨不見得佔到太多便宜,但民調上的表現就頗為亮麗。

以2014年為例,縱觀各民調,全年大部份時間自由黨都領先排第二的保守黨6至8﹪,不過到年尾,優勢只剩下約1至3﹪。 黨領的認可度方面,小杜一直保持優勢,特別在東部的省份。不過保守黨黨領哈珀正逐步扳回。2013年4月份,因上議院醜聞,哈珀的認可度跌至32﹪,但到2014年尾已回升至39﹪。特別在兵家必爭之地安省,Abacus Data 民調公司的調查顯示,上年夏季哈珀在安省省民心中的「正面印象」為31﹪,「負面印象」則近40﹪;但到年尾「正面印象」已升至37﹪,「負面印象」則跌至32﹪。

雖說政治一日也嫌太長,但是按目前的走勢,如無意外,一直至大選前,自由黨和保守黨將保持叮噹馬頭。至於大選的結果,保守黨還是看高一綫。在小杜的人氣帶擎下,自由黨確有一定起色,但到投票的一刻,除了某種意識型態或對個別政黨或政客有強烈的情感,選民都是傾向實際的。實際者,是哪一個政黨或黨領更有可能帶領國家面對當前的局面。 

面向新的一年,隨著美國以至西方陣營的影響力下滑,在歐洲、中東、以及亞洲不論在政治或經濟領域,都充滿了不明朗的因素。這些因素都影響著加拿大本身的利益和經濟發展。回看過的一段時間,特別是2008年經濟危機以後,在保守黨政府的領導下,雖然未盡完美,但加拿大始終能穩住陣腳。在去年小杜人氣高企期間,民調機構 Forum Research 所做的調查顯示,受訪者中支持小杜的高達47﹪ ,哈珀只有31﹪。假如當日舉行聯邦大選,自由黨將取得39%選票,而執政保守黨卻只有29%。不過其實在差不多同一段時間,民調機構 Ipsos Reid 也做了一份報告。報告中較詳細的問了多方面的問題,結果是各黨黨領各有千秋。例如在緊日子中管理經濟的能力,哈珀得43﹪,小杜只有30﹪。 

保守黨政府理財謹慎的形象,其他政黨一時難以搖動。而且面對過去一年來多次的國際性危機中,總理哈珀在國際舞台上都能給予國民穩健的形象,特別在烏克蘭危機以及跟俄羅斯總統普京的交鋒,哈珀的表現都恰到好處。反觀星味濃郁的小杜,在烏克蘭危機的初期,完全抓不住形勢,甚至在電視節目中開玩笑,引來非議,最終要向烏克蘭大使館道歉,但烏克蘭駐加拿大大使 Vadym Prystaiko 還是忍禁不住要酸他一句:「當你談論有82個人為他們的未來戰鬥而死掉,而且所有人仍在險境時,你要非常小心。」在其他的國際事務上,小杜亦未能展示灼見,例如對於是否兵援對抗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除了重覆一些空泛的人道主義理念外,聽不到有什麼對當下局勢(如遏止恐襲擴張、ISIS擴張對加國的可能性威脅、加國的國際責任、國際社會對加國的期望和要求等)的具體掌握和分析。

日子艱難,選民更趨向實際。面對當前的亂象,政黨要執政,必需具體地說服選民他們有能力領導國家在波濤洶湧的世界局勢中航行。



相關討論
2015恐怕也不會是清靜的一年
民主社會中的「高魅低能」
上議院這百年老問題
投票是最現實的民調
形象政治的風氣

Labels: , , , , , ,


Sunday, January 04, 2015

 

2015恐怕也不會是清靜的一年

2014年是多事的一年,由香港的「雨傘運動」;到中國打貪腐大老虎;到加拿大國會山莊受襲;到美國因種裔而引發的多場暴亂;到西非的伊波拉疫情;到中東的以巴激烈衝突,以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壯大,世界各地都風起雲湧。不過若要選出一件頭等大事,筆者認為是烏克蘭危機,因為它揭示了幾個對全球有深遠影響的事實。 

第一,東歐仍然是一個火藥庫。由於種裔矛盾錯綜複雜,再加上地理上處於俄羅斯和西歐之間,東歐地區成了必爭之地。一不小心擦槍走火,暗鬥變明爭,所有西方陣營的國家以及跟俄羅斯友好的國家都會被牽扯進去。烏克蘭危機正是這樣的一個寫照。

 第二,西方國家的實力已大不如前。面對克里米亞於3月16日在公投中以97%的絕大多數脫烏入俄,西方陣營除了罵之外,還是罵。對俄羅斯的制裁效果不彰,反而促進了俄羅斯跟中國的戰略性關係,也突顯西方國家在經濟放緩的拖累下,即使在意識形態上仍佔有道德制高點的優勢 對世界大局的影響力已見式微。 

第三,國際關係仍未完全擺脫冷戰格局。雖然二次大戰後的冷戰,隨著前蘇聯於上世紀末解體已宣告結束,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跟俄羅斯的較勁仍然存在,烏克蘭危機正是西方國家試圖將烏克蘭拉入自己的陣營不果而引發。

俄羅斯在普京的領導下,把西方國家耍得團團轉,除非他的智商突然倒退,或者西方國家忽然展現出強而有力的領導並全面團結,這跟著俄羅斯轉攸的局面恐怕仍會持續一段時間。按目前的情況分析,西方陣營忽然團結並非易事。

西方陣營的成員國跟俄羅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以領袖自居的美國身處北美洲,有自己的石油資源,跟身在歐陸、高度依賴俄羅斯天然氣的法國和德國等國家有非常不同的利益考慮。若果跟俄羅斯在軍事上出現進一步的緊張,兩者在戰略和部署上也有很不同的計算。

其實在西方陣營中已隱現貌合神離的現象,其中的重要支柱德國明顯有自己的想法。跟美國的強硬對抗思維不同,德國更傾向於靠向俄羅斯和中國,扮演西方跟中、俄之間的中間人。 自9/11恐襲德國全力支持美國攻打阿富汗後,德國在外交問題上轉向反戰。到2003年入侵伊拉克,德國更公開表明不跟隨「美國方式」。在2011年,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就有關是否軍事介入利比亞的表決上,德國更與中、俄站在同一陣線,跟美、英、法唱對台。德國跟西方陣營保持距離的傾向,不只是政府的態度,也有一定的民意支持。例如在烏克蘭危機上,有百分之49的國民贊成德國充當西方和俄羅斯的中間人,而非一股腦兒的親西方。 

德國的不協調,美國當然看在眼內,批評德國撘西方陣營的順風車,在2011年的北約會議中,美國更指北約成了「雙軌聯盟」,有的成員國願意覆行責任和義務,有的則只享受會員福利卻不分擔危機和成本,其中特別指出有的成員國沒有覆行每年向北約交付國民生產總值百分之2的承諾。無獨有偶,德國榜上有名,只向北約交付了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之1.3。

德國在外交上的取向,跟經濟發展的取向有一定的關係。德國的出口市場越來越倚重非西方的市場,特別在2008年的全球經濟危機後,德國更看重跟中國的商貿關係。中國目前已是在歐盟以外,德國第二大的出口市場,甚至有取代美國成為第一大之勢。中國目前已是德國最大汽車生產商 Volkswagen 以及平治S系的最大市場。而在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後,德國決定及早減少使用核能,令該國更倚賴進口原油。在2013年,德國有近百分之38的石油以及百分之36的天然氣來自俄羅斯。雖然德國正致力拓展其他能源科技,但短期內將難以擺脫對俄羅斯原油的倚賴。在德國跟西方保持距離的外交政策下,西方陣營的力量更見薄弱,國際局勢將更現分崩離析的局面。面對經濟、政治、以至軍事危機,將更難整合各方勢力,各國間的連橫合縱將更見詭異。 

冷戰格局延續,東歐火藥庫被擦著,再加上中東地區的嚴重不穩,西方陣營應接不暇,國際關係缺乏穩定因素,2015年恐怕也不會是清靜的一年。


相關討論
「道德制高點」這東西
那裡不是一個擂台
是時候改變賽道

Labels: ,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