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4, 2015

 

2015恐怕也不會是清靜的一年

2014年是多事的一年,由香港的「雨傘運動」;到中國打貪腐大老虎;到加拿大國會山莊受襲;到美國因種裔而引發的多場暴亂;到西非的伊波拉疫情;到中東的以巴激烈衝突,以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壯大,世界各地都風起雲湧。不過若要選出一件頭等大事,筆者認為是烏克蘭危機,因為它揭示了幾個對全球有深遠影響的事實。 

第一,東歐仍然是一個火藥庫。由於種裔矛盾錯綜複雜,再加上地理上處於俄羅斯和西歐之間,東歐地區成了必爭之地。一不小心擦槍走火,暗鬥變明爭,所有西方陣營的國家以及跟俄羅斯友好的國家都會被牽扯進去。烏克蘭危機正是這樣的一個寫照。

 第二,西方國家的實力已大不如前。面對克里米亞於3月16日在公投中以97%的絕大多數脫烏入俄,西方陣營除了罵之外,還是罵。對俄羅斯的制裁效果不彰,反而促進了俄羅斯跟中國的戰略性關係,也突顯西方國家在經濟放緩的拖累下,即使在意識形態上仍佔有道德制高點的優勢 對世界大局的影響力已見式微。 

第三,國際關係仍未完全擺脫冷戰格局。雖然二次大戰後的冷戰,隨著前蘇聯於上世紀末解體已宣告結束,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跟俄羅斯的較勁仍然存在,烏克蘭危機正是西方國家試圖將烏克蘭拉入自己的陣營不果而引發。

俄羅斯在普京的領導下,把西方國家耍得團團轉,除非他的智商突然倒退,或者西方國家忽然展現出強而有力的領導並全面團結,這跟著俄羅斯轉攸的局面恐怕仍會持續一段時間。按目前的情況分析,西方陣營忽然團結並非易事。

西方陣營的成員國跟俄羅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以領袖自居的美國身處北美洲,有自己的石油資源,跟身在歐陸、高度依賴俄羅斯天然氣的法國和德國等國家有非常不同的利益考慮。若果跟俄羅斯在軍事上出現進一步的緊張,兩者在戰略和部署上也有很不同的計算。

其實在西方陣營中已隱現貌合神離的現象,其中的重要支柱德國明顯有自己的想法。跟美國的強硬對抗思維不同,德國更傾向於靠向俄羅斯和中國,扮演西方跟中、俄之間的中間人。 自9/11恐襲德國全力支持美國攻打阿富汗後,德國在外交問題上轉向反戰。到2003年入侵伊拉克,德國更公開表明不跟隨「美國方式」。在2011年,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就有關是否軍事介入利比亞的表決上,德國更與中、俄站在同一陣線,跟美、英、法唱對台。德國跟西方陣營保持距離的傾向,不只是政府的態度,也有一定的民意支持。例如在烏克蘭危機上,有百分之49的國民贊成德國充當西方和俄羅斯的中間人,而非一股腦兒的親西方。 

德國的不協調,美國當然看在眼內,批評德國撘西方陣營的順風車,在2011年的北約會議中,美國更指北約成了「雙軌聯盟」,有的成員國願意覆行責任和義務,有的則只享受會員福利卻不分擔危機和成本,其中特別指出有的成員國沒有覆行每年向北約交付國民生產總值百分之2的承諾。無獨有偶,德國榜上有名,只向北約交付了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之1.3。

德國在外交上的取向,跟經濟發展的取向有一定的關係。德國的出口市場越來越倚重非西方的市場,特別在2008年的全球經濟危機後,德國更看重跟中國的商貿關係。中國目前已是在歐盟以外,德國第二大的出口市場,甚至有取代美國成為第一大之勢。中國目前已是德國最大汽車生產商 Volkswagen 以及平治S系的最大市場。而在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後,德國決定及早減少使用核能,令該國更倚賴進口原油。在2013年,德國有近百分之38的石油以及百分之36的天然氣來自俄羅斯。雖然德國正致力拓展其他能源科技,但短期內將難以擺脫對俄羅斯原油的倚賴。在德國跟西方保持距離的外交政策下,西方陣營的力量更見薄弱,國際局勢將更現分崩離析的局面。面對經濟、政治、以至軍事危機,將更難整合各方勢力,各國間的連橫合縱將更見詭異。 

冷戰格局延續,東歐火藥庫被擦著,再加上中東地區的嚴重不穩,西方陣營應接不暇,國際關係缺乏穩定因素,2015年恐怕也不會是清靜的一年。


相關討論
「道德制高點」這東西
那裡不是一個擂台
是時候改變賽道

Labels: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