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7, 2015

 

你真的要做查理嗎?

法國諷刺雜誌《查理週刊》遭到伊斯蘭恐怖份子攻擊,造成包括總編輯在內共12人死亡的事件引起全球關注, 在巴黎以至世界各地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士走上街頭譴責暴行,當中不少都舉起「我是查理」的標語。集會人士不畏暴力,捍衛自由的決心,無可置疑,但是,你真的要做查理嗎? 

諷刺漫畫在歐洲有悠久的傳統。水平高的諷刺漫畫能一針見血,讓人會心微笑之餘對時弊有更深刻的領會。水平不高的,傾向以粗鄙惡搞、嘩眾取寵的手法吸引眼球。《查理週刊》屬於後者。別說穆斯林先知穆罕默德全裸扒地被人映屁股等對穆斯林極盡醜化的漫畫,其他的如正在大解的教宗、性愛狂歡的修女、狂歡修女在教宗頭上拉屎、聖靈插在全裸教宗的屁股上等,同樣令人側目,還有那些可能散播種族偏見、對社會人物人身攻擊的漫畫。誠如《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David Brooks 所指出:如果《查理》在美國任何一所大學出版他們的諷刺週刊,都會被學生和教職員指控他們散播仇恨言論,校方會中止資助甚至將之踢出校門。這就是《查理》的水平,但在一場恐襲後,一份不怎麼出色,銷量持續下跌的雜誌,卻忽然上了神台,奉為自由的象徵。 

事件是令人憤慨的,暴行是該被譴責的,捍衛言論自由是可敬的,把《查理》吹捧為自由鬥士是不幸的。有在巴黎的穆斯林女信徒在電台訪問中表示:「他們有自由去出版他們喜歡的東西,但會深深地傷害我們」,對比《查理》的發言人 Richard Malka 大呼:「我們不會退讓。『我是查理』的精神包括有權褻瀆。」 那種站在道德高臺,言論自由高於一切,真理站在我這邊的傲慢態度,既矮化了自由的高度,也忽略了歐洲社會中一些深層次的矛盾,甚至激化了族群間的衝突以及右翼組織排斥穆斯林居民的行動。 

其實近年在歐洲國家,族群矛盾,特別是對穆斯林群體的敵視已在發酵。德國貝塔斯曼基金會前些時發表的調查報告顯示,57%受訪者認為伊斯蘭教是一種威脅;61%認為伊斯蘭教「不適合西方世界」,比兩年前增加了9%;4分之1受訪者認同要禁止穆斯林移民到德國。 在剛剛過去的聖誕期間,瑞典發生了3起針對穆斯林清真寺的縱火事件。在查理恐襲後,法國發生了多起針對穆斯林的暴力事件,包括有人向清真寺投擲手榴彈、放冷槍等。 

另一方面,歐洲警政署(Europol)日前表示,有近5千個有歐洲國家國藉的人曾參與聖戰,擔心這些人士返國後會令歐洲面臨自美國9/11恐襲以來最嚴重的恐怖威脅。不過要確切掌握極端份子的流向並不容易,就以法國為例,由於政府禁止在人口普查中問及市民的宗教信仰,究竟目前國內有多少穆斯林信徒難以稽考,但按一份在2010年由獨立調查公司 Pew 所做的報告估計,法國的穆斯林人口高達470萬,約佔法國總人口的7.5%,是西歐國家中最多穆斯林居住的國家。另有研究估計,約15%的巴黎居民為穆斯林。在面對百萬人高舉「我是查理」,以及《查理》在新一期的封面上再以穆罕默德為招徠以示不畏暴力的偉大精神,法國的穆斯林領袖力促穆斯林信徒冷靜克制。不過在龐大的穆斯林人口中,在各方情緒都高漲下,完全防範極端行為或互相挑釁的舉動出現並非易事。 

就算不進入什麼文明衝突或言論自由的道德底線等哲理性討論,單是歐洲社會迅速分化、極端力量抬頭等現實問題已足以令人擔憂,再高舉什麼「我是查理」精神,火上加油,實屬不智。

更多有關討論:
2015恐怕也不會是清靜的一年
政治才是玩命的根源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