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6, 2015

 

延長軍事行動的內、外因素

聯邦保守黨政府有意提出動議,延長加拿大對抗激端組織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並且尋求將行動擴展至敘利亞境內。這類型的國際行動要考慮的因素往往是非常複雜,在國內要考慮的問題包括行動所牽涉的費用;涉及人員的風險;民意的支持等等。而在對抗伊斯蘭國的問題上,更要考慮到本土安全的問題。若果完全不參與,會否感動到極端份子從此不再騷擾國民,抑或間接坐長了極端份子繼續坐大,更進一步影響到加拿大? 

而在國外要考慮的問題包括直接牽涉的地區的情況,例如將軍事行動擴展到空襲敘利亞,如果成功阻止會伊斯蘭國會不會間接的鞏固了敘利亞獨裁者巴沙爾的政權?如果不採取行動,萬一伊斯蘭國武裝份子成功入侵敘利亞,會不會對當地區的居民造成嚴重的傷害,或者讓伊斯蘭國在敘利亞落地生根,得到新的資源和當地激端派系的支持進一步推動全球恐怖活動。

另一個要考慮的國外因素是國際社會的要求。其他盟國是否有壓力要求加拿大在軍事上有所參予,以顯示加拿大有誠意成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共同處理一些國際危機。 

作為一個國家政府,國內和國外的因素都必需要考慮和平衡。若果忽略了國內的因素,可能會影響到政府的公信力,或者令國民承擔了太大的經濟壓力,令軍事人員承擔了太大的風險,或者偏離了加拿大在國際軍事行動上的基本方針。但若果忽略了國外的因素,對加拿大長遠而言亦不會是好事,若果其他盟國視加拿大是一個 free rider,不願意共同參與和承擔風險,可能會影響到加拿大在國際上的地位以至在國際事務上的影響力。目前全球有60個國家明確支持對抗伊斯蘭國行動,加拿大作為西方陣營的一份子,是否亦面對壓力要作出一定的參與呢? 

或者有人會認為,加拿大作為一個獨立主權國,有自由我行我素,無需要屈服或者跟隨其他國家。當然加拿大必需有自己的風骨和立埸,但要在國際舞台上佔一席位,或者說要繼續成為國際社會上有影響力的一份子,就多少都要明白一下國際社會的遊戲規則。 

我試試舉一件舊事作為一個例子。
還記不記得在2010年,加拿大在外交上的一個錯折,就是在晉身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投票中不敵德國和葡萄牙,最後唯有宣布放棄角逐,成為在安理會64年歷史中,加拿大首次未能佔一席位。在該次的投票中,兩個競爭對手德國和葡萄牙都來自歐洲,歐洲國家基於自身利益以及歐洲在聯合國的影響力,都傾向將票投給自己人。但與此同時,同屬北美洲並且在國際間好有牙力的美國,基於在國際事務上的利益以及處理國際問題上所能得到的實質支持,不但無為加拿大進行積極游說,甚至有消息指奧巴馬政府傳令要所有美國外交人員,不參與在一切協助加拿大拉票的工作上。這做法幾乎等同在該次的安理會席位競賽上放棄加拿大。加拿大其實在第一輪游說時,收到135個國家書面支持,以及另外15個國家口頭承諾支持,加起來共有150票,表面上看形勢也算是樂觀。但到投票當日,加拿大在首輪投票只得114票,第二輪更跌至78票,別說口頭承諾,連白紙黑字的書面承諾一樣跳票。當年加拿大經歷了這個歷史性的外交錯折後,在國內引了很大的討論,但若果說是學到什麼功課的話,簡單來說就是國際社會也是一個很現實的遊戲,各國有自己的利益考慮,亦會計算其他國家的參與和投入,要在國際舞台上佔一席位,必需要了解各國在連橫合縱背後各項即時和長遠的因素。 

面對今次是否延長對抗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加拿大亦必需要平衡國內和國外的各項形勢。按目前的民調,延長行動的動議獲得67%的自由黨人以及56%的新民主黨人支持,似乎國民也意識到問題的複雜性,希望朝野各黨最後能夠達到一個最切合加拿大國內、外利益的決定。

更多相關討論
政治才是玩命的根源
聯合國這遊戲
國際大戲

Labels: , , , ,


Thursday, March 12, 2015

 

別讓自義蠶食了素養

「我同大家講,以後邊個話要轉呔嘅… 不得好死,永世為奴!」

驟耳聽來,會以為上述對白來自某齣港產江湖電影。不過了解一下背景,以上說話乃來自香港立法局議員梁國雄,說的是有關泛民的政改立場,是一段政治喊話,雖然江湖味仍然是非常的濃厚。 

這種形式和味道的政治語言,在加拿大或者其他西方民主國家政壇很少會聽到這種充滿電影感的對白,但在香港近年卻經常會聽到。 

例如在2月7日,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出席一個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的特別會議,期間向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提問時,有以下的說話:「劉江華議員… 不是劉江華議員,是劉江華副局長,因為你上屆輸了。不要緊,垃圾桶應該沒有耳朵… 我帶了一個劉江華… 帶了一個跟劉江華很有關係的垃圾袋,直接將政改方案放進垃圾袋。」 

在成熟的民主國家,政客不會拿對手的一次敗選作為公開恥笑的把柄,這是一個民主素養的問題。而敗選的政客被委以官職(當年彭定康不也是在敗選後被委派到香港作港督的嗎?),除非存有什麼具體的利益衝突,也不會被拿來取笑或說事,這也是民主素養的表現。黃之鋒卻無緣無故在一個不相關的題目上一而再拿人家一次敗選來冷嘲熱諷(以上節錄只是其中一小段),甚至將一個有多次贏得立法會和區議會選舉紀錄的人物說成是一個「垃圾袋」,這也反映了黃之鋒他本人的民主素養,以及對民主精神有多少的認識。 

這樣的問題不只在政治語言上,也反映在政治行為上。例如有些泛民議員,不管政府提出什麼政策,總之就拉布阻撓,阻不了也要用極具色彩的方式以高分貝評擊之。這樣做的理由很簡單:政府沒有認受性。所以呢?所以奉民主之名就有權也必需極力阻礙其運作?筆者在此要說的不是政改問題,也不是特區政府的認受性,而是憂心這一些所謂爭取民主的政治言行背後所隱藏的自義心態。 

自義所衍生的邏輯很簡單:真理在我這邊,不站我這邊的都不是好東西。對待這些對抗正義的人士,我們有權用一切的手段去挖苦、欺凌,甚至人身攻擊。對方任何辯解說明都只是邪惡的聲音,他們的苦衷無資格要求被聆聽,任何行為都該抗拒和痛擊之。自義所產生的政治思維基本上是八個字「非黑即白,敵我對立」,正邪之間亦沒有協商妥協的餘地,這種思維甚至在泛民內部發生矛盾時亦會見到,不然怎會咒詛其他立場不同的泛民成員「不得好死,永世為奴」呢?! 

著名的美國政治學家柯恩(Carl Cohen)在論及民主的心理條件時,特別提到「願意妥協」。「願意妥協」在「非黑即白、敵我對立」的思維中,往往等同「懦弱、轉呔、無堅持」。但按柯恩的見解,「在民主的所有條件中,這是最重要的,因為沒有妥協就沒有民主」。沒有一個社會可免疫於衝突,民主社會亦然。民主社會的公民須學會甚至樂於以妥協的方法解決分歧,就連「少數服從多數」這個原則本身也是一個妥協的方法。當年加拿大聯邦保守黨少數派政府不是經常被反對黨要脅將之拉倒嗎?但在此期間,各黨仍然能合作通過了大約80%的議案,令國家能正常運作,市民不會被政治爭拗弄至永無寧日。這就是成熟的民主素養。 

當然,加拿大和香港的政治環境不同,但要爭取民主,將香港逐步帶向一個民主的社會,政治人物除了在政制上爭取向前之外,也必需同時培養出成熟的民主素養。一個只有民主體制硬件、缺乏民主素養軟件的社會,仍然可以是一個污煙障氣、充滿語言暴力、無法全面反映民意的社會。而這個大概不是港人希望見到的將來。


更多相關討論
如果「雨傘運動」要繼續
香港仍然是個非常可愛的地方
烽煙散後的那道裂痕

Labels: ,


Wednesday, March 04, 2015

 

7億5千萬元只是個開始

「大溫改善交通擠塞稅」公投將於三月下旬進行,民調顯示反對比例高達53%,力促市民投 Yes 的運輸聯網和市長議會彷如熱鍋上的螞蟻,頻向市民喊話。最近一次引述一項顧問公司研究,指市長議會所提出的公共交通計劃旺丁又旺財。若計劃得以落實,估計在首10年每年可為本地經濟衍生4.5億元的收益。到了2045年,每年衍生利益更可高達16億元。而計劃發展到2030年,估計可在區內創造7千個就業機會職。表面上看,數據非常吸引,有助將市民的注意力轉移到經濟效益,只可惜有關運聯警隊(Transit Police)的報導卻又馬上將市民的注意力拉回運聯的管理漏洞。 

運聯警隊上週表示,架空列車長青線(Evergreen Line)啟用後,運聯警隊將要加聘人手。若果市長議會的公共交通大計得以落實,運聯警察的數目也得增加才好維持運作。此時發出這樣的公佈,從市長議會的角度看無疑是倒米;但對納稅小市民而言,正好揭示了兩個決定在「改善交通擠塞稅」公投中投 Yes or No 前必需考慮的因素。 

首先是運聯運用公帑的問責性。 
運聯警隊一直都被市民及不同納稅人團體所垢病。從實際運作而言,運聯警察的工作主要是兩項:第一項是查票,第二項是在出現狀況時通報該區市警或皇家騎警。為什麼是通報而不是全權處理?因為運聯警察雖然有「警察」之名,卻無「警察」之實。例如在溫市的 Oakridge 架空列車站發現有藏械幫派份子懷疑進行毒品交易,由於槍械暴力、幫派活動、毒品犯罪等全都不屬運聯警察的職權範圍,運聯警察能做的就是馬上通知溫市市警到場處理。故雖叫「警察」,其實更似「糾察」。 

雖然工作性質的分別巨大,運聯警察的薪酬卻跟市警不相伯仲。根據2009年的數字,納稅人平均花在區內每名皇家騎警身上的金錢是15萬5千元,花在每名溫市市警身上的是16萬元,而花在每名運聯警察身上的竟高達15萬8千元。而在超時補水方面,按2010年的數字,167名的運聯警察一年的超時補水竟高達近1百萬元,這數額跟全溫市警隊的超時補水差不多!過去多年來市民一直要求運聯解釋運聯警察薪酬偏高的原因、釐定超高薪酬的準則、以及將薪酬調至合理水平。結果呢?運聯充耳不聞,市民卻繼續輸錢,當中反映的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運聯用的是公帑,卻完全沒有問責性。 

第二個在投票前要考慮的因素是「營運開支」。
市長議會目前所力推的地區公共交通計劃為7億5千萬元,但這數字只是用作興建的「資本成本」,並不包括如運聯警察或其他所需員工的「營運開支」。市長議會所引用顧問公司研究所指,通過進行公共交通計劃有助創設的大量就業機會中,包括不少運聯系統內的工作職位,聘用這些運聯員工所需的薪酬是額外於7億5萬元的營運開支,而且將會由納稅人所承擔。 

按運聯過去多年的紀錄,上至行政總裁下至運聯警察的薪酬都嚴重偏高,缺乏問責,當建設完成後,隨之而來的營運開支將會是另一筆大數,到時錢從何來?不,這是一個多餘的問題,因為錢一定又是從納稅人身上出來,問題只是到時又會用什麼名目向納稅人要錢。目前運聯以及市長議會隻字不提長遠營運所需開支,若非思考不周,就是在向市民喊話時避重就輕,有取巧之嫌。

更多有關討論
當局應立即將加稅公投押後
一大場忽悠!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