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2, 2015

 

別讓自義蠶食了素養

「我同大家講,以後邊個話要轉呔嘅… 不得好死,永世為奴!」

驟耳聽來,會以為上述對白來自某齣港產江湖電影。不過了解一下背景,以上說話乃來自香港立法局議員梁國雄,說的是有關泛民的政改立場,是一段政治喊話,雖然江湖味仍然是非常的濃厚。 

這種形式和味道的政治語言,在加拿大或者其他西方民主國家政壇很少會聽到這種充滿電影感的對白,但在香港近年卻經常會聽到。 

例如在2月7日,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出席一個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的特別會議,期間向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提問時,有以下的說話:「劉江華議員… 不是劉江華議員,是劉江華副局長,因為你上屆輸了。不要緊,垃圾桶應該沒有耳朵… 我帶了一個劉江華… 帶了一個跟劉江華很有關係的垃圾袋,直接將政改方案放進垃圾袋。」 

在成熟的民主國家,政客不會拿對手的一次敗選作為公開恥笑的把柄,這是一個民主素養的問題。而敗選的政客被委以官職(當年彭定康不也是在敗選後被委派到香港作港督的嗎?),除非存有什麼具體的利益衝突,也不會被拿來取笑或說事,這也是民主素養的表現。黃之鋒卻無緣無故在一個不相關的題目上一而再拿人家一次敗選來冷嘲熱諷(以上節錄只是其中一小段),甚至將一個有多次贏得立法會和區議會選舉紀錄的人物說成是一個「垃圾袋」,這也反映了黃之鋒他本人的民主素養,以及對民主精神有多少的認識。 

這樣的問題不只在政治語言上,也反映在政治行為上。例如有些泛民議員,不管政府提出什麼政策,總之就拉布阻撓,阻不了也要用極具色彩的方式以高分貝評擊之。這樣做的理由很簡單:政府沒有認受性。所以呢?所以奉民主之名就有權也必需極力阻礙其運作?筆者在此要說的不是政改問題,也不是特區政府的認受性,而是憂心這一些所謂爭取民主的政治言行背後所隱藏的自義心態。 

自義所衍生的邏輯很簡單:真理在我這邊,不站我這邊的都不是好東西。對待這些對抗正義的人士,我們有權用一切的手段去挖苦、欺凌,甚至人身攻擊。對方任何辯解說明都只是邪惡的聲音,他們的苦衷無資格要求被聆聽,任何行為都該抗拒和痛擊之。自義所產生的政治思維基本上是八個字「非黑即白,敵我對立」,正邪之間亦沒有協商妥協的餘地,這種思維甚至在泛民內部發生矛盾時亦會見到,不然怎會咒詛其他立場不同的泛民成員「不得好死,永世為奴」呢?! 

著名的美國政治學家柯恩(Carl Cohen)在論及民主的心理條件時,特別提到「願意妥協」。「願意妥協」在「非黑即白、敵我對立」的思維中,往往等同「懦弱、轉呔、無堅持」。但按柯恩的見解,「在民主的所有條件中,這是最重要的,因為沒有妥協就沒有民主」。沒有一個社會可免疫於衝突,民主社會亦然。民主社會的公民須學會甚至樂於以妥協的方法解決分歧,就連「少數服從多數」這個原則本身也是一個妥協的方法。當年加拿大聯邦保守黨少數派政府不是經常被反對黨要脅將之拉倒嗎?但在此期間,各黨仍然能合作通過了大約80%的議案,令國家能正常運作,市民不會被政治爭拗弄至永無寧日。這就是成熟的民主素養。 

當然,加拿大和香港的政治環境不同,但要爭取民主,將香港逐步帶向一個民主的社會,政治人物除了在政制上爭取向前之外,也必需同時培養出成熟的民主素養。一個只有民主體制硬件、缺乏民主素養軟件的社會,仍然可以是一個污煙障氣、充滿語言暴力、無法全面反映民意的社會。而這個大概不是港人希望見到的將來。


更多相關討論
如果「雨傘運動」要繼續
香港仍然是個非常可愛的地方
烽煙散後的那道裂痕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