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6, 2015

 

延長軍事行動的內、外因素

聯邦保守黨政府有意提出動議,延長加拿大對抗激端組織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並且尋求將行動擴展至敘利亞境內。這類型的國際行動要考慮的因素往往是非常複雜,在國內要考慮的問題包括行動所牽涉的費用;涉及人員的風險;民意的支持等等。而在對抗伊斯蘭國的問題上,更要考慮到本土安全的問題。若果完全不參與,會否感動到極端份子從此不再騷擾國民,抑或間接坐長了極端份子繼續坐大,更進一步影響到加拿大? 

而在國外要考慮的問題包括直接牽涉的地區的情況,例如將軍事行動擴展到空襲敘利亞,如果成功阻止會伊斯蘭國會不會間接的鞏固了敘利亞獨裁者巴沙爾的政權?如果不採取行動,萬一伊斯蘭國武裝份子成功入侵敘利亞,會不會對當地區的居民造成嚴重的傷害,或者讓伊斯蘭國在敘利亞落地生根,得到新的資源和當地激端派系的支持進一步推動全球恐怖活動。

另一個要考慮的國外因素是國際社會的要求。其他盟國是否有壓力要求加拿大在軍事上有所參予,以顯示加拿大有誠意成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共同處理一些國際危機。 

作為一個國家政府,國內和國外的因素都必需要考慮和平衡。若果忽略了國內的因素,可能會影響到政府的公信力,或者令國民承擔了太大的經濟壓力,令軍事人員承擔了太大的風險,或者偏離了加拿大在國際軍事行動上的基本方針。但若果忽略了國外的因素,對加拿大長遠而言亦不會是好事,若果其他盟國視加拿大是一個 free rider,不願意共同參與和承擔風險,可能會影響到加拿大在國際上的地位以至在國際事務上的影響力。目前全球有60個國家明確支持對抗伊斯蘭國行動,加拿大作為西方陣營的一份子,是否亦面對壓力要作出一定的參與呢? 

或者有人會認為,加拿大作為一個獨立主權國,有自由我行我素,無需要屈服或者跟隨其他國家。當然加拿大必需有自己的風骨和立埸,但要在國際舞台上佔一席位,或者說要繼續成為國際社會上有影響力的一份子,就多少都要明白一下國際社會的遊戲規則。 

我試試舉一件舊事作為一個例子。
還記不記得在2010年,加拿大在外交上的一個錯折,就是在晉身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投票中不敵德國和葡萄牙,最後唯有宣布放棄角逐,成為在安理會64年歷史中,加拿大首次未能佔一席位。在該次的投票中,兩個競爭對手德國和葡萄牙都來自歐洲,歐洲國家基於自身利益以及歐洲在聯合國的影響力,都傾向將票投給自己人。但與此同時,同屬北美洲並且在國際間好有牙力的美國,基於在國際事務上的利益以及處理國際問題上所能得到的實質支持,不但無為加拿大進行積極游說,甚至有消息指奧巴馬政府傳令要所有美國外交人員,不參與在一切協助加拿大拉票的工作上。這做法幾乎等同在該次的安理會席位競賽上放棄加拿大。加拿大其實在第一輪游說時,收到135個國家書面支持,以及另外15個國家口頭承諾支持,加起來共有150票,表面上看形勢也算是樂觀。但到投票當日,加拿大在首輪投票只得114票,第二輪更跌至78票,別說口頭承諾,連白紙黑字的書面承諾一樣跳票。當年加拿大經歷了這個歷史性的外交錯折後,在國內引了很大的討論,但若果說是學到什麼功課的話,簡單來說就是國際社會也是一個很現實的遊戲,各國有自己的利益考慮,亦會計算其他國家的參與和投入,要在國際舞台上佔一席位,必需要了解各國在連橫合縱背後各項即時和長遠的因素。 

面對今次是否延長對抗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加拿大亦必需要平衡國內和國外的各項形勢。按目前的民調,延長行動的動議獲得67%的自由黨人以及56%的新民主黨人支持,似乎國民也意識到問題的複雜性,希望朝野各黨最後能夠達到一個最切合加拿大國內、外利益的決定。

更多相關討論
政治才是玩命的根源
聯合國這遊戲
國際大戲

Labels: ,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