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3, 2015

 

那一天,市民的利益受了虧損

4月20日,溫市大麻日。 
那一天,在溫哥華美術館前,聯邦自由黨黨魁小杜魯多抽大麻的大型圖樣海報下,逾2萬個大麻愛好者吞雲吐霧,市中心一帶煙霧瀰漫。

那一天,市民的空間被侵犯。
有市中心的公司和商舖為免員工受大麻煙霧之苦,容許員工在家工作,不用返辦公室。在溫哥華美術館下層的卑詩大學分校,有學生以不欲被逼吸二手大麻煙為由向校方請假。 

那一天,納稅人的利益受虧損。
大麻日活動並沒有向溫市府申請許可,但因聚集人數眾多,警方要將美術館周邊的 Howe 與 Hornby 等道路封閉,阻礙了市中心的交通。活動結束後,大麻愛好者一哄而散,但當中涉及至少數萬元的封路費、清潔費、警員維安費,大會概不負責,全由納稅人支付。根據天佑護理機構(Providence Health Care)的統計,當日共有64名參與大麻日活動者因噁心、頭暈、嘔吐等病症送往醫院治療,加重了急症室的負荷。而涉及的醫療開支,當然也是由納稅人承擔。 

那一天,加拿大的法治原則被貌視。
在大麻日活動中,有大麻愛好者藏有超過法定數量的大麻,有大麻攤販向青少年非法兜售賣大麻煙草及相關大麻產品,但市府在事前和事後都沒有提出任何警告,在場警方亦沒有執法。曾因大麻相關罪行在美國服刑,以「大麻王子」自居的 Marc Emery 甚至在活動演說中意氣風發地公開感謝溫市市府與警方在過去多年來的協調。非法活動人士感謝當局不執法,對有關單位而言該是一種嘲笑,對奉公守法的市民而言是一種嘲弄,對法治社會而言是一種貌視。 

試想像有一大群烈酒愛好者在沒有申請許可下聚集,在街頭豪情暢飲,並且向青少年兜售烈酒及相關產品。活動期間大批醉薰薰的烈酒愛好者在街上游走,甚至駕駛,警方和政府會放任不管、任由市民的安全受威脅、法律被貌視嗎?若果不會,為什麼在所謂的大麻日當天,所有相關單位的法治原則和運作都突然失靈?這不是「大麻應否合法化」的問題,而是當局為什麼拒絕執法的問題。若果有關當局內部原來有可拒絕執法的指引,當向市民明言,好讓市民知道在什麼場合什麼考慮什麼條件之下,法治的原則會被擱置。


更多相關問題
你真的相信大麻對經濟有起死回生的神妙作用嗎?

Labels: , , , ,


Friday, April 10, 2015

 

保姆與民調

如果你要保姆照顧孩子,你會找哈珀、小杜魯多、還是唐民凱?

根據 Abacus Data 民意調查公司較早前所做的民調顯示,44%的受訪者會選聯邦自由黨黨領小杜魯多。除了照顧小朋友之外,有55%選小杜魯多做去旅行的伴遊,53%選擇電影時會詢問小杜魯多,有47%表示最想聽小杜魯多為他們唱出心愛的歌曲。 

而聯邦保守黨黨領哈珀,有47%認為他是大公司行政總裁的首選,46%認為他是給予個人理財建議的最佳人選,另外在給予就業建議的最佳人選;協助合約談判,以及為小孩子的前途給予意見這幾項,哈珀都得到最多受訪者的認同。 

至於聯邦新民主黨黨領唐民凱,38%受訪者認為,如果有需要借一百元,問唐民凱借應該最不會托手踭。 

這份幽默的民調,其實是用另一個角度去了解聯邦各政黨黨領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從而推測選民投票的意向。 

民意調查往往會被用來預測選舉的結果,不過正所謂政治一日也嫌太長,而且在選舉日之前會出什麼事情影響選民是否出來投票,影響那一類別的選民特別積極出來投票。而足以影響選民最後將票投給誰的事情又非常廣泛,可以是一件醜聞、一場舌戰、又或者一件突發的國際事件。如果中間選民較多的話,民調在預測選舉結果方面的準度就更低。我的意思不是民調無用,但我傾向視民調為分析當下局勢的資料,讓政客去調整選舉策略,讓評論員去分析當時的政情,讓市民再次認真思考一下各政黨的表現以及評估如何運用手上的選票。 

例如前述的民意調查報告,似乎顯示在受訪者心目中,小杜魯多是最容易親近的一個,所以最多人選擇請他幫手照顧小朋友或者一齊去旅行之類比較輕鬆的項目。而唐民凱則是最能夠體貼有需要的人,所以最多人選擇向他借錢。而哈珀似乎是比較穩重實幹,所以最多人選擇他為理財和提供就業意見的首選。各黨領透過民調了解到自己以至政黨在大眾當中的形象之後,就可以有多一個資料去檢視和調整各項的選舉策略,而選民亦可以再次觀察和思考一下各黨領作為領導國家的政治人物的實質內涵。

更多相關討論
大選年 政黨要以領導國家的能力說服選民
友誼,也是一項寶貴的政治遺產
投票是最現實的民調

Labels: ,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