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6, 2015

 

事倍功半的掃毒態度

大溫毒品問題有日趨嚴重之勢,是不少市民的擔憂。毒品究竟從何而來?則是不少市民心中的問題。自從911恐襲以來,機場保安更加嚴密,連在機場貨運區工作的人員也要有犯罪檢查。別說毒品,什麼山珍海味,只要不合規格,被搜出、充公兼罰款的機會也相當高。既然如此,社會上的毒品是怎樣進來的呢?本地報章《Vancouver Sun》近期一系列的追蹤報導,多少解答了這個問題。 

根據報導,大溫都會區的港口對工作人員的背景審查相當寬鬆,成了黑幫入滲的缺口。由於只需員工介紹,無需犯罪檢查,就是因販毒服刑的黑道人物,在出獄後可繼續在港口工作,港口內聚集了不少有黑幫背景的人員。這些黑幫成員利用職權,讓藏有毒品的貨櫃順利進入加拿大。在截獲的一些手機短訊中甚至顯示,有黑幫份子自信滿滿的表示:我在碼頭有兄弟,只要告訴我貨輪的名稱和貨櫃的編號,一切都能搞定。 
港口不是有安檢機制的嗎?有,但在每年約150萬個入境貨櫃中,只有約3%被抽樣檢查,只要有內鬼打點,逃過檢查的空間可是非常的大。
那每年有多少毒品藉港口進入加拿大的呢?這個可不好說。警方指有一名落網的毒販,估計他每週通過港口偷運400千克可卡因入境。一個毒販已有這個數量,每年有多少毒品藉海路入境可想而知。 

港口原來是毒品入滲缺口的消息固然令人洩氣,但有關當局的反應更是叫人生氣。若果是在東南亞或者是美國,即使不立刻成立特別小組雷霆掃穴,至少也發表一些強硬的聲明來震懾一下,但這裡由港口管理局到港口員工協會到皇家騎警等各有關當局的基本態度非常一致:這些其實我們不是不知道,但這不是我的管轄範圍。警方甚至不甘示弱,聲稱早在廿年前已知道這漏洞的存在! 

這種連硬在嘴上也省掉的態度,反映了一個更深層的問題:輕視了毒品進入社會的嚴重性。在大約兩星期前,溫市議會就市內大麻店如雨後春筍般開張的問題作討論。這些所謂藥用大麻店大多沒有合法經營牌照,而且大麻的來源也是一個疑問。不過令人驚訝的是,與會的市政人員及警方都表示知道這些大麻店的大麻來自非法途徑,但基於人力物力調配等問題,不打算追查這些非法大麻的非法來源! 

要有效遏止毒品在社區蔓延,打擊來源是一個重要環節。堵截毒品流入的源頭,既能減少貨源,減少年青人接觸毒品的機會,又能打擊犯罪集團的活動,從而確立社會拒絕毒害的形象,是個有多方效益的行動;相反毒品一旦流入了社區,所帶來的問題就變得複雜,即使增加了需要的人力物力也事倍功半,更造就了毒品掃之不盡的情勢。既然知道了也証實了漏洞的存在,當局就應儘快採取行動去堵塞,否則益了的是黑幫集團,損了的是市民大眾。

更多相關討論
溫哥華太陽報:Crime and the Waterfront 報導系列
放開「反毒戰已全然失敗」的狹視距
那一天,市民的利益受了虧損

Labels: , , , ,


Friday, May 08, 2015

 

放開「反毒戰已全然失敗」的狹視距

「反毒戰已全然失敗!」
這是不少要求大麻合法化人士的口號。反毒戰失敗跟大麻合法化之間的邏輯並不太複雜,就是既然大麻禁之不盡,倒不如將之合法化,抽稅也好、教育也好,一切都來得更方便,更有效率。 

這個邏輯至少有兩大困難。
第一大困難是語意不清。 
何謂「全然失敗」?禁之不盡就等於全然失敗嗎?能夠把毒品規限在地下,不至於像墨西哥等國家,毒品氾濫全面浮面,毒犯的勢力滲透入政府和警方,難道不能算是某種成就嗎? 

根據聯合國的報告,自2003至2004年起,加拿大生產的狂喜、冰毒一類興奮劑毒品,已成為北美毒品市場的主要來源地,並逐漸成為安非他明主要供應商。若以重量計算,澳洲毒品供應,83%來自加國;日本市場則有62%來自加國。按「反毒戰已全然失敗」的邏輯,冰毒和安非他明等毒品是否也當合化法,並且轉交由聯邦國際貿易部處理? 

「向毒品宣戰」的口號源自前美國總統尼克遜於1971年一次公開講話中,背景是於60年代,大麻以至海洛英等毒品有滲入美國中產家庭之勢,被年青人視為時尚玩意。為防止新一代被毒害,尼克遜遂指毒品是「美國公眾的頭號敵人」,要「向毒品宣戰」。以宣戰為喻的重點在於宣示防止毒品禍害社會以及打擊犯罪份子的決心,將之延伸至什麼打贏了還是打輸了的爭論,就變得有點不倫不類,不知所云。 

第二大困難是想當然。
力陳反毒戰失敗、 要求大麻合法化的人士和政黨,往往會指出承認反毒戰全然失敗,將大麻合法化,能更有效教育年青人,並大大有助解決販毒問題,令毒犯再無立足之地,是一服優化社會的良方。 

真的嗎?

美國科羅拉多州於2014年1月將休閒用途大麻合法化,當局較早前承認,將大麻合法化並沒有杜絕黑市大麻活動,反而出現了黑市大麻與零售商大麻割價競爭的局面。荷蘭將大麻合法化了多年,黑市大麻勾當沒有消失,不法份子以更烈性的大麻或其他毒品做招徠,吸引吃厭了合法大麻的人,而販毒份子將大麻非法出口也成了荷蘭以及周邊國家的一個頭痛問題。荷蘭目前正就大麻生產合法化的問題爭論不休,支持合法化人士老調重彈,指將大麻生產合法化能杜絕非法份子種植大麻,但荷蘭警方卻大力反對,認為放寬種植大麻將導致極端暴力搶劫行為,增加警方的壓力。 

從不少實際的例子可見,事情並不如要求大麻合化人士所想像中美好,甚至會加深現存問題以及衍生新的麻煩。如果有政黨認為有方法可加強教育年青人關於毒品的禍害,何不直接提出具體可行的教育方案,讓當局和市民大眾討論?何苦要轉彎抹角,爭論什麼反毒戰已失敗,要求政府放棄嚴打?若果嚴打尚未能杜絕,憑什麼相信拒打一定會更見效?毒品對一個社會有既深且廣的影響,不是一、兩道板斧可解決,不如放棄「反毒戰已全然失敗」的狹視距,從打擊、教育、防範、刑罰、治療多方入手,讓市民得到一個真正健康的社會。


更多相關討論
那一天,市民的利益受了虧損
說什麼「加強教育」

Labels: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