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0, 2015

 

你能明白為什麼阿娥近來在溫哥華生活得不大愉快嗎?

從前,有一個中年婦人,叫做阿娥,大約十多年前隨著老公,帶著兩個孩子移居溫哥華。

移民初期只有老公工作,阿娥做家庭主婦,在家裡煮飯洗衫打掃,一家人開開心心生活。不過幾年前開始,大溫屋價不斷攀升,身邊的人都祝賀她「資產増值」,阿娥起初也為著自己的房產升值而心裡高興,但過了一段時間,她發覺除了物業稅每年増加外,屋價攀升對她沒有帶來太多的便宜。再加上百物騰貴,各樣開支雜費都蒸蒸日上,唯一追不上的,是她家庭的整體收入,錢越來越不見使。 

由於經濟壓力日漸加重,老公一份收入難以支撐。左計右計,拉上補下,還是不夠。節不了流,只好開源,於是阿娥決定出來工作。 

阿娥沒什麼特別技能,最擅長做家務,做鐘點傭人最適合,於是阿娥就由在自己家裡煮飯洗衫打掃,「轉型」到別人家裡煮飯洗衫打掃,成為「職業女性」。 

進入職場,最令阿娥頭痛的,不是英語水平欠佳,也不是管理層的要求缺了點人性,而是上、下班的交通問題。為了更好掌握時間,阿娥總是事先確認巴士到站的時間,但就是無論她事前做了多少功課,翻查了網站多少遍,她能準時上班的機率只有少於60%。經過一日復一日,一周復一周的驗證,阿娥終於悟出了一個道理:運輸聯網(Translink)發出的巴士時間表只是一個參考,巴士實際到站的時間要視乎很多不同的「市場因素」。阿娥自問資質平庸,太複雜的事情還是可免則免,於是她改為乘坐架空列車。 

如前所述,阿娥是一個很簡單實際的人,什麼今年同期出現事故的平均比率跟過去四年同期以及對比國內外其他主要城市的什麼而計算出什麼的什麼的,她從來都聽不懂,只知道架空列車這東西的可預測性比想像中低,過去幾個月,她已記不清曾經試過多少次,在繁忙時間,跟一大堆乘客被迫呆在列車車廂裡,面對著怡人的溫哥華景色乾急。阿娥只知道,自己已經放棄了推測出現事故的原因,因為經驗告訴她,架空列車出現狀況的可能性往往是超乎想像的。「之前有一次是因為燒雀巢,上次是燒馬達,今次該不會是燒衣紙吧?!哈哈哈...」在心裡向自己說冷笑話,是阿娥在局促的車廂裡唯一的娛樂。 

也許有人心裡不爽,怎麼在這全世界數一數二最適合人居住城市中的生活,給你說得如此納悶!?正面一點來看,由於阿娥現在「投入了勞動市場」,原來工作由「無經濟效益」轉為「有經濟價值」,令「國民生產總值增加」,帶來了「經濟增長」;再加上房價帶挈,阿娥終能擠身「紙上富婆」的行列。 

問題是,阿娥因為出來打工,家人生活無人照顧,缺少時間溝通,阿娥和她的家人的「生活質素」真的「提高」了嗎?你能明白為什麼根據較早前加拿大統計局公布的《城市生活如何?》(How's Life in the City?)報告指出,雖然溫哥華好山好水卻是全國最不快樂城市嗎?在 Angus Reid 一項針對大溫房屋和交通兩大民生議題的最新民調中,有18%受訪者感到極不愉快(miserable);43%表示由於在大溫無法負擔得起購買任何類型的房屋,或會考慮遷居其他地方;而且絕大多數受訪者都擔心下一代的年輕人,沒有能力在大溫擁有自己的房屋。這些讓人不愉快的數字,你有切身的體會麼?

不過,更重要的是有關當局(特別是各市政府)在城市管理和發展的過程中,除了自己的政治考量和各種抽象的經濟數據外,有沒有認真地了解一下小市民的處境,制定和切實執行一些令小市民可以在這全球最適合人居住城市中愉快地生活的政策。

更多相關討論
最容易令小市民叫苦連天的 是市政
一大場忽悠!
當買樓成了抱負

Labels: , ,


Friday, June 05, 2015

 

要求出世紙刪除性別 不符平衡包容社會原則

9個跨性別人士早前入稟卑詩人權審裁處(BC Human Rights Tribunal),指在出世紙列明嬰兒性別的做法,含有歧視成份,要求當局在出世紙刪除性別一欄。根據他們的估計,社會上有大約2.5%的人已被冠上或者「有可能將會被冠上」錯誤的性別。錯誤者,包括身體結構為男性,卻自認是女性;或做了變性手術,變性後的性別跟出世紙上標示的性別有所不同等。他們認為要根治這些歧視,唯有由一開始就不在出世紙上給人「定性」。 

這樣的理據,聽起來是以平等為大原則,卻是漠視了大眾的利益,也輕視了有關問題對社會的影響。 

除非將「歧視」的定義無限度拉闊,連個別人士心裡覺得不舒服也視為「被歧視」, 在出世紙上列明嬰兒性別等同歧視之說難以成立。在社會上,感受到「年齡歧視」的壓力也不少,在極度寬闊的「歧視」定義下,出世紙是否也當將出生年份刪除,以免歧視了部份人士的「年輕心境」和「功能年齡」(functional age)?況且在今年較早前, 加拿大聯邦公民及移民部(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Canada)已公布,無需做變性手術也可隨己意改動公民證和出世紙上的性別,受歧視之說就更難以成立。 

在嬰兒出世時記錄性別,不單不屬歧視,更有重要的社會功能。也許有少數人認為性別是無關痛癢之事,但在實際運作上,性別比例是政府制定社會政策一個重要資料,缺乏了這資訊,長遠對社會政策的推動和功效會做成阻礙。 

另一個會造成廣泛而深遠影響的社會範疇是教育。既然出世紙上不能寫上性別,其他幼童的文件,包括托兒中心、幼稚園等也不能含「性別歧視」吧?幼稚園老師可以告訴小孩子男女有別嗎?可以教導關涉性別的題目嗎?抑或在教育幼兒尊重異性時,要一併向幼童講解變性、「性別自決」等概念才不算歧視?性別是孩子成長和認識世界其中一個基礎性的原素,將一個關係到生活以至人生定向(life orientation)的問題,壓縮為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的爭拗,不作簡而清的教導,對幼童的成長恐怕是弊多於利。 

9個跨性別人士刪除出世紙上性別一欄的要求,「被歧視」的理據牽強,卻明顯忽略了大眾的利益,也因過度放大了所謂「性取向」的爭拗,對一些既深且廣的社會問題視而不見。若真心要建立平衡、包容的社會,盲目於他人的感受和理據,用抗爭性心態去擴大自己的舒適領域的做法,殊不可取。

更多有關討論:
找麻煩上身的精神
這可不算歧視
幸福起跑點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