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9, 2015

 

好一個世代難求的城市規劃

溫市府提供,拆卸兩高架橋後,該區面貌的示意圖。
「這是一個世代只有一次的城市建設機會!」
這種在概念上充滿陽光氣息兼且極具前瞻性的浮誇說詞,出自溫哥華市市長羅品信的口,可謂見怪不怪。而正如不少其他羅品信高度吹捧的計劃,耗資2億元拆卸佐治街與登斯梅高架橋(Georgia and Dunsmuir viaducts)計劃並沒有得到多少的熱情回應,省運輸廳長斯頓(Todd Stone)甚至潑冷水,叫溫市政府須要「冷靜下來」。不過,如果細心看一下數字,就發現不是整個市議會都熱昏了頭腦,有關計劃日前以5:4,一票之微獲得通過,投贊成票的,全屬羅品信所領導的偉景溫哥華(Vision Vancouver)議員,其他黨派的議員一致反對。 

根據市府規劃,高架橋拆卸後,將會興建一條4線往來車道、行人天橋、單車線、可負擔房屋,以及一個13英畝綠化公園等等。再看市府人員所繪畫的示意圖,拆除了兩條頂心杉般橫臥著的高架橋,重建後該區非常開陽,完全符合市長所描述,是一個世代難求的偉大規劃。

那為什麼一個如此美好的計劃會被大潑冷水呢?除了大家缺乏市長的慧眼外,原因大概是從整體城市發展和交通規劃的角度,拆橋的理據並不充份。 

支持拆橋的一方指出,在2010冬奧期間,兩橋被封閉22天,不見得對市中心交通造成太大壓力。這理據的最大漏洞,在於冬奧。冬奧期間,有些在市中心的公司,對員工的上班時間給予較彈性的安排、有些員工索性請大假、有些大專生也得到額外的假期,大家都專注於冬奧。據市府資料顯示,在冬奧期間,市中心的交通量下降了35%,這種情況,能在正常日子中長期重複嗎?用一段短暫性的非一般時期,去推算一般時間的狀況,說服力明顯不足。 

支持拆橋的另一理由,是目前兩橋的使用量未達高峰。兩條橋每條行車線的使用量,最高是每小時1,800架次,但現在只有750架次… 那不是很好嗎?!證明兩橋還有充份利用的潛力!基建不就是該把城市發展的因素計算在內的嗎?溫市中心以及附近地區的人口密度不斷增加,原來基建有負荷更多人口的潛力,不是一件好事嗎?幹嗎會成了一個被拆卸的理由? 

而且據市府資料顯示,兩橋被拆後,另外兩條進出市中心的主要道路的交通量會馬上大幅上升,喜士定東街升30%,East Cordova街升37%,即使再興建4線往來的地面車道,比現在的佐治街和登斯梅高架橋,也肯定會慢至少幾分鐘。那為什麼要花費2億元去拆掉一個可長遠支援城市發展的基建,興建一個一開始就足襟見肘的項目呢? 

溫市中心的交通繁忙,而且地形呈半島狀,佐治街和登斯梅兩條高架橋是從東進入市中心的主要道路,且在2010年才增加了單車專用綫,拆掉了,進出市中心的交通恐怕會更擠塞。羅品信最好明白,熱情慷慨的吹水,勝不了具體實際的數據。

更多有關討論
你能明白為什麼阿娥近來在溫哥華生活得不大愉快嗎?
給違例泊車慣犯一些折騰
最容易令小市民叫苦連天的 是市政

Labels: ,


Monday, October 19, 2015

 

民主政制必須健康地運作下去

大選結果,塵埃落定,自由黨贏得大多數議席。
政黨和平輪替,是政治穩定的具體証明。小市民關心國事、參與政治,是民主國家的基礎。大選期間如是,選舉過後亦然。看著屏幕上的數字,也許內心仍盪漾著不同的情緒,但客觀瞭解選舉結果,是繼續愛護家國不能缺少的一步。 

新民主黨轉型不成 打回原形 
在大選初段,橙浪席捲民調,大有一舉得天下之勢。不過到了中後期,氣勢明顯下滑。在大選日開票初段,從大西洋省份全軍盡墨,到魁省和安省失利,基本上大勢已去,問題只是會輸得多難看。

NDP的慘敗,主要在於未有刻意承續已故前黨領林頓的魅力本錢,以及向中間路線轉型不成功。

也許是不想給人啃老本的感覺,以及對黨當前的形象過份自信,NDP似乎是有意沖淡林頓的影子。只不過,NDP在上屆大選中忽然彈起,林頓的個人魅力是一大因素。即使不幸病逝後,仍是不少左翼人士的「精神領袖」。沒有好好將之轉化為政治資產,繼續啟發人心,是一大敗筆。

第二大敗筆是策略失誤。提出平衡預算,顯然是爭取中間選民的一著。問題是,這策略太接近保守黨的劇本,平白給了自由黨爭取左翼人士的空間,同時未能說服中間選民,該黨能在履行眾多競選承諾下做到平衡預算。到《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的議題出現時,NDP又以東岸汽車製造業為由,高調否定TPP,令人懷疑其走向中間路線的誠意。

從得票率而言,NDP今屆得19.7%,跟2006和2008年的17.5%差不多,基本上是打回原形。未來的走向,多少要視乎自由黨的方向。如果自由黨進一步確立左翼的取向,成功整合左翼票源,NDP就必須重定位,否則可能會被泡沫化。 

保守黨雖失政權 未見崩盤 
保守黨失了政權,失了不少議席,甚至在重要的選區失利。在開票初段,保守黨在大西洋省份全綫失守,已響起警號。不過從得票率而言,相比起2011(39%)和2008(37%)雖有所下跌,但仍守住1/3左右的的基本盤(32%)。

在跟著的日子,保守黨在不同的社會議題和經濟主張上,如果繼續守得住這基本盤,整合右翼票源,加強草根溝通,以保守黨的人脈和資源,將可繼續成為自由黨以至一眾左翼政黨以外一個具體而有力的選擇,在未來的大選中、特別是左翼票源分裂時,捲土重來。

民心是會轉變的,政黨是會輪替的,政治爭拗是短暫的,政客的面孔是會被取代的,但民主政制必須健康地運作下去。故此從民主社會的角度而言,保守黨保有最大反對黨地位,以及營建再度執政實力是重要的,因為在民主議會中,須有明顯不同政治和價值立場的政黨作監察和制衡,才能健康地運作下去。

 

查有詳細大選結果: CTV Election 2015

更多有關討論
政治是要給人希望
從TPP看政黨的傾向

Labels: , ,


Friday, October 16, 2015

 

惱人的競選廣告

大選期間,競選廣告舖天蓋地。競選廣告最惱人的地方,不是無法躲避,而是缺乏背景。

就以有關以經濟為主題的競選廣告為例,有幾個經常出現的說法,包括目前的保守黨政府的「創造就業紀錄是二次大戰以來最差的」、「現時的失業人數比2008年更多」,以及「經濟增長紀錄是1920年代以來最差的」。在刪去所有背景的情況下,以上兩個說法都不是假的,問題是無助選民了解實況。

從表面上看,根據加拿大統計局(Statistics Canada)的數字,2014年的失業人數為132萬,比2008年多出約20萬。全國最大私營工人工會Unifor的報告指出,自保守黨哈珀政府上台以來,就業率每年僅增加了1%。根據這些數字,得出了執政黨創造就業紀錄和經濟增長紀錄史上最差勁的說法。

不過,那些競選廣告沒有交待的背景是,自2008年,加拿大的整體人口上升了約210萬,勞動人口則增加了約100萬。在這背景下,屈指一算,比起2008年,在2014年其實是多了約80萬人有工作。還有其他重要背景,例如加國人口持續老化對經濟結構和增長的影響;自1976年起,不論哪一黨執政,加國的失業率一般都在7%以上 (近年最差的是2009年的8.3%,2014年回落至6.9%,最新的數字為2015年9月分的7.1%);國際油價下挫等等,在競選廣告中都沒有交待。

還有2008年金融海嘯的打擊。保守黨說加國自2008年至今,在七大工業國(G7)中,經濟數字最亮麗是有點言過其實,不過把加國經濟說成是G7中最落伍的,又明顯地投入了太多政治性想像。據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的數字,加拿大在2015年的國民生產總值(GDP)增長預期,雖從3月分的2.2%下調至1.5%,但仍比日本、法國,意大利等國為高,而且自2008年以來,加拿大每年在GDP方面,在G7中屬表現較佳的國家。

把背景放回大圖畫中,細節就更為清晰了,競選廣告所要達到的政治果效也就大大地減少了,不過那是政客的問題。對小市民而言,要知道的是實況。以上只是個舉例,在未來的幾天,競選廣告還是會接踵而來,小市民要有智慧辨別,在自己較著緊的議題上,花一點時間去瞭解瞭解,避免被政治技倆牽著走。


更多有關討論
這樣,我們看不到未來
細看大選期票:超筍價每天15元托兒服務
形象政治的風氣
大選娛樂家

Labels: , , , ,


Thursday, October 15, 2015

 

從TPP看政黨的傾向

在沒有什麼具體的事情發生時,政黨都會說要推動貿易,發展經濟,而且對所有省份一視同仁,各省互相補足,一齊發達。不過,當有具體的事情出現時,各政黨的本質傾向就會表現出來。

日前以美國、日本為首的12個國家,宣布達成《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建立產值佔全球四成、有8億潛在消費者的最大自由貿易區。面對這項歷史性的協定,細節都未瞭解,聯邦新民主黨(NDP)的即時反應是誓神劈願地拒絕,甚至揚言一定會在國會中否決協定,指摘這是一項會令大量本地職位流失的「秘密協議」。

NDP的反應,至少反映了兩個傾向。
第一,向大工會靠攏的傾向。 
NDP所言的大量本地職位流失,主要集中於汔車製造業。由於協議規定,一輛汔車只須有45﹪部分產自TPP地區,即符合自由貿易的資格,而且加拿大會在未來5年取消對外國汔車的關稅,對國內汔車製造業可能會帶來衝擊,所以代表加拿大汔車工人的工會第一時間跳出來抗議。 

個別工會只著眼於自身行業利益,無可厚非,但作為一個全國性政黨卻不可以這樣。別說TPP如此廣泛的協定,舉凡國際貿易協議,內容一定有辣有唔辣。TPP對汔車業帶來衝擊,但同時打開了肉類生產業、海產業、林木業、採礦業的商機。加拿大有五分一的工作直接倚賴出口,連同早前跟歐盟28個國家達成的協議,加拿大將在全球三分二的經濟體免關稅,對長遠經濟發展大有好處,難道這不是一個全國性政黨該考慮到的嗎?拉攏工會是NDP的傳統策略,如此以偏概全地高調反對,難免令人懷疑是為了討好汔車工人的大工會,忽視了國家的整體利益。 

第二,重加東輕加西的傾向。
TPP的其中一大突破,是進一步打開日本市場。日本對新鮮和急凍牛肉的關稅,在未來15年內會由38.5%大降至9%;而高達50﹪的加工牛肉,關稅更將全面取消。另外,在未來10年內,亞省向日本繳付7.9%石油產品入口關稅將逐步取消。

日本是全球第三大經濟體,這些措施對正陷赤字窘境的亞省是利好消息。而TPP中對海產、林木、農產品市場的開放,對卑詩省的長遠經濟發展也有很大幫助。對這些有助加西商貿的內容,NDP彷彿視而不見,只重覆地突顯主要集中在加東的汽車業的衝擊,將TPP否定,難免給人重東輕西的感覺。 

在大選期間,NDP努力營造中間形象,但對TPP的反應卻彷彿在提醒國民,他們才是加拿大的傳統左派政黨。

自由黨低調肯定TPP 
自由黨對TPP的回應非常小心,事關從加拿大長遠經濟發展而言,反對TPP並不明智,況且不像NDP有大工會作大後方,也要關注到商界的聲音。不過就選舉策略而言,明顯支持TPP又恐怕會為成功取得協議的保守黨加分,所以在發表的聲明中,一方面肯定「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旨在取消貿易障礙,為加拿大擴大自由貿易,給我們中產階層和努力工作邁入中產的人們增加機會」,同時又說要「捍衛…汽車行業」,並且唱NDP的調子,指TTP「談判過程並不透明」。 

自由黨的大包圍式回應TTP,反映該黨仍在轉型的過程中。一方面試圖向左走,不惜推出赤字預算,搶奪NDP的陣地;另方面,骨子裏的經濟自由主義又不容許它撤底地向左走。這種張力如何平衡?會否形成黨內不同派別的鬥爭?會否對推動國際貿易造成阻礙?這些問題在其對TPP大包圍式的回應中,難以揣摩得到。

更多有關討論
細看大選期票:超筍價每天15元托兒服務
這樣,我們看不到未來
以審慎理財為國家福利長享長有的基礎
大選年 政黨要以領導國家的能力說服選民

Labels: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