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5, 2015

 

別忘了聖誕其實是一個節期

在西方社會,聖誕節乃每年的大商機,商家都各出奇謀,吸引顧客的眼球,從腰包裏多掏一點是一點。不過知名咖啡連鎖店星巴克今年所推出的聖誕杯,卻惹火了一些人,原因是聖誕杯的設計,在紅色的底色上除了星巴克的嘜頭外,什麼都沒有。星巴克的解釋是今年走「簡約風」,但在坊間卻引起了聖誕商品去聖誕化的討論。 

有這樣的討論,大概不只是神經過敏,而是過去確有商戶試圖在聖誕期間去聖誕化,例如在2005年,美國大型超市民 Walmart 指示旗下員工,要用「Happy Holidays」取代「Merry Christmas」去祝福客人,以免冒犯不同宗教文化;在2007年,美國家品店 Lowe’s 把聖誕樹改稱為「Family tree」。此外,社會上亦有應否在聖誕期間恭祝人Merry Christmas的爭論。在這樣的背景下, 星巴克今年的「簡約」設計,難免引起揣測。 

表面上,就如在情人節祝人「情人節快樂」和手執一大束玫瑰、在農曆新年祝人「Happy Chinese New Year」和在牆上貼滿揮春一樣,聖誕節祝人「聖誕快樂」以及曬聖誕飾物,乃理所當然之事,不過有人卻指出,社會上有不同宗教信仰,講一句「Merry Christmas」可能會傷害人家感情,給人「聖誕獨大」的感覺,在講求平等,高舉「政治正確」的多元文化社會中,不容有「聖誕霸權」的出現,所以在聖誕期間祝人家「聖誕快樂」或突顯節日色彩,乃「政治不正確」的舉動。政治正確的賀詞應是「Happy Holiday」,而聖誕節的內容則該改用愛與和平之類的籠統概念。言下之意,是慶祝聖誕節應該只是基督徒自家的事,不要搞擾其他不同文化宗教背景人士。 

驟耳聽落,這種講法又公平、又有道理、又配合多元文化的精神,但再想深一層亦暴露了所謂「政治正確」那種一刀切式的粗淺思維。
按這種思維,7月1日是否應該祝人家「Happy Canada Day」,也該好好檢討一下,因為很可能會冒犯到原著民和法裔人士,傷害到他們的感情。1月1日是否應該講「Happy New Year」,也值得商榷,因為加拿大是多元文化社會,不同族裔有不同曆法,怎能容許「西曆獨大」? 

聖誕節不錯是個宗教節日,但又不止於此。
從歷史角度看,基督教信仰確是西方文明的重要基石。西方社會的重要價值觀(包括人權、自由、平等)以至不少社會建構,都源自基督信仰和聖經教導的原則。明白這個淵源,慶祝聖誕節可以有更豐富深刻的意義。那些「政治正確」的說法,往往致力於不問情由地「剷平」一切分別,視文化淵源、傳統精神為迂腐的殘餘,以「政治正確」粗暴地倒模出所謂平等大同社會。 

其實節期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讓一個社會群體追本溯源,確認自己的歷史傳統,從而加強社會成員的內聚性和身份認同。將一切有歷史意義的節期全部以「holidays」統稱,結果不單會令一些重要的身分、傳統流失,節期的內涵被抽空之後,餘下的大概就只有放假的心情和行街shopping。



相關討論
這是個更新的日子
這是個施予的日子
窮人不是一個數字

Labels: ,


Friday, December 11, 2015

 

讓質疑與憐憫並存

自2001年起,美國共接收了約748,000個難民,當中有3個因恐怖活動相關罪行被拘捕。
以上是美國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數字。 

從統計的角度而言,比例很低。不過,鑑於「伊斯蘭國」(IS)所煽動的獨狼式恐怖活動是近兩年的新恐襲形態,而且在早前的巴黎恐襲中,有恐怖份子似乎利用了敘利亞難民身分混入歐洲國家,忽然有大量難民湧入,仍然會引起一定的憂慮。再加上聯邦政府在未能提出具足夠說服力的難民安檢程序之前,就急於覆行競選承諾,在短期內接收大批敘利亞難民,更令不少國民感到不安。 

對政府的難民政策提出質疑,以至對政府的反恐策略提出有力的批評,是必須要的。特別是對一個以「公平社會」(Just society)理想掛帥、對社會實際運作未必有準確判斷的政府,更應給予強力的監察。與此同時,也要面對一個事實:大批敘利亞難民已陸逐抵步。 

大批難民陸逐抵達加拿大,進入不同城市,已是一個事實。如何幫助他們在本地開始新生活,也是一個逼切而且關係到社會長遠安定的問題。從歐洲近年來多宗涉及恐怖活動的個案所見,不少獨狼都是已經在西方國家居住了多年,甚至是土生土長的年輕人。雖然至今仍未能整理出一個具體的解釋,但不少觀察都指出,難民以至移民未能有效地融入社群,是在西方土地上孕育極端反西方思想和行為的溫床。 

就算不看一些極端的例子,難民和新移民不能順利地在新家園站穩腳步,也可能會為社會注入不安定的因素。就以素里市近年的連串幫派槍擊案為例,當中主要涉及南亞裔和索馬里幫派。誠如警方所強調,這不是一個個別族裔問題,但也突顯了部份索馬里新移民家庭在適應新環境的困難,這些困難往往成為了黑幫滲入的缺口。有幫助難民組織指出,不少從戰亂國家中逃出的難民,曾遇到極端的暴力威嚇,對心靈造成傷害,帶着這些陰影,在一個連語言溝通也困難重重的陌生國度開展新生活,養育下一代,難度一點也不低。 

現在大批難民抵步,基於人道和政治考慮,政府以至各界投入的協助如火如荼,但當茶涼了,有誰還會有心有力去觸碰?難民長遠所要面對的,大概也不會長期佔據媒體的版頁,不過真實的、到肉的挑戰,卻是難民家庭每天所要面對的。認真地學會接納這些家庭,既合乎恩慈的要求,也能保障社會的長遠安定。 

對政府在難民安檢,以至難民和反恐政策作出有力的監察,無須因衷心幫助難民家庭而停止;正如擁抱困苦流離之人的手,也無須因不滿政府的政策缺失而收起。

更多相關討論
為什麼只訓練武裝部隊是更好的軍事選擇?
你真的要做查理嗎?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Labels: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