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1, 2015

 

讓質疑與憐憫並存

自2001年起,美國共接收了約748,000個難民,當中有3個因恐怖活動相關罪行被拘捕。
以上是美國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數字。 

從統計的角度而言,比例很低。不過,鑑於「伊斯蘭國」(IS)所煽動的獨狼式恐怖活動是近兩年的新恐襲形態,而且在早前的巴黎恐襲中,有恐怖份子似乎利用了敘利亞難民身分混入歐洲國家,忽然有大量難民湧入,仍然會引起一定的憂慮。再加上聯邦政府在未能提出具足夠說服力的難民安檢程序之前,就急於覆行競選承諾,在短期內接收大批敘利亞難民,更令不少國民感到不安。 

對政府的難民政策提出質疑,以至對政府的反恐策略提出有力的批評,是必須要的。特別是對一個以「公平社會」(Just society)理想掛帥、對社會實際運作未必有準確判斷的政府,更應給予強力的監察。與此同時,也要面對一個事實:大批敘利亞難民已陸逐抵步。 

大批難民陸逐抵達加拿大,進入不同城市,已是一個事實。如何幫助他們在本地開始新生活,也是一個逼切而且關係到社會長遠安定的問題。從歐洲近年來多宗涉及恐怖活動的個案所見,不少獨狼都是已經在西方國家居住了多年,甚至是土生土長的年輕人。雖然至今仍未能整理出一個具體的解釋,但不少觀察都指出,難民以至移民未能有效地融入社群,是在西方土地上孕育極端反西方思想和行為的溫床。 

就算不看一些極端的例子,難民和新移民不能順利地在新家園站穩腳步,也可能會為社會注入不安定的因素。就以素里市近年的連串幫派槍擊案為例,當中主要涉及南亞裔和索馬里幫派。誠如警方所強調,這不是一個個別族裔問題,但也突顯了部份索馬里新移民家庭在適應新環境的困難,這些困難往往成為了黑幫滲入的缺口。有幫助難民組織指出,不少從戰亂國家中逃出的難民,曾遇到極端的暴力威嚇,對心靈造成傷害,帶着這些陰影,在一個連語言溝通也困難重重的陌生國度開展新生活,養育下一代,難度一點也不低。 

現在大批難民抵步,基於人道和政治考慮,政府以至各界投入的協助如火如荼,但當茶涼了,有誰還會有心有力去觸碰?難民長遠所要面對的,大概也不會長期佔據媒體的版頁,不過真實的、到肉的挑戰,卻是難民家庭每天所要面對的。認真地學會接納這些家庭,既合乎恩慈的要求,也能保障社會的長遠安定。 

對政府在難民安檢,以至難民和反恐政策作出有力的監察,無須因衷心幫助難民家庭而停止;正如擁抱困苦流離之人的手,也無須因不滿政府的政策缺失而收起。

更多相關討論
為什麼只訓練武裝部隊是更好的軍事選擇?
你真的要做查理嗎?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