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5, 2016

 

國家受傷時 我們期待領袖展現氣魄

非洲國家貝基納法索(Burkina Faso)於1月16日發生恐怖襲擊,數名屬恐怖組織基地北非分支「伊斯蘭馬格里布支部」(AQIM)的蒙面槍手,突襲瓦加杜古市中心多處地點,一度挾持逾百人質。事件擾攘逾12小時,至少29人遇害,包括6個參與當地人道救援工作的加拿大人。

雖不是專以加人為目標,但6個加人在一次恐襲中身亡,算是罕見,國民更是有切膚之痛。在這種時刻,國民多少期望國家領袖能清楚有力地發出嚴正的聲音,顯示國家勇對恐襲的堅定志向。不過,總理小杜魯多的有關發言,卻是令人有點意外。 

杜魯多選擇發言的時間,是在參觀一個位於Peterborough的清真寺的開放日期間,而在說到有關恐襲時, 把事件說成是「可怕的罪行」(terrible crime)。

為什麼是「可怕的罪行」? 搶阿婆手袋可以是「可怕的罪行」,暴力械劫可以是「可怕的罪行」,虐畜也可以是「可怕的罪行」。為什麼不直截了當地說「恐襲」(terrorist attack)?就是請在場人士為6個遇害加人默哀片刻時,也是迂迴地說死者受到「暴力恐怖主義的殘酷攻擊」(a brutal attack of violent terrorism)。 

為什麼不直截了當地說「恐襲」?是因為身處清真寺,需要顧全眼前局面嗎?那麼什麼選擇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那種場合,作出有關發言?公平地說,杜魯多在一份給傳媒的文字新聞發佈中,是用了「恐襲」一詞,但面對如此大事,何不找一個合適的場合,正正式式地向國民交待? 

杜魯多拜訪那清真寺,是因該寺於去年11月被人縱火。在當日的發言中,杜魯多提到那場火時表示「沒遇過一個加拿大人不像我一樣,深深地被這種仇恨罪行困擾」(I have not met a single Canadian who was not as profoundly disturbed as I was to see this kind of hate crime taking place)。就筆者所知,該宗縱火案的兇手仍未落網,動機還是未明。但問題不是何以他能把案件定性為仇恨罪行,也不是不該為事情感到困擾,而是相比一宗發生在幾個月前、沒有人死傷的縱火案,一場剛發生、世界觸目、有6個到海外提供人道援助的加人被殺的恐襲,後者彷彿沒有顯得更嚴重、更令人傷痛憤慨;而身為國家領袖,杜魯多也沒有展示出要強而有力地激勵國民的意願。 

這不是宗教問題,不是平等問題,不是如何做到面面俱圓的問題;而是身為國家領袖,如何在國民受攻擊、國家受傷害時,對內以悲憫和勇氣激勵人心,對外展現國家無畏的精神的問題。

相關討論
讓質疑與憐憫並存
為什麼只訓練武裝部隊是更好的軍事選擇?

Labels: , ,


Thursday, January 07, 2016

 

常識問題:孩子不肯扣上安全帶,應該打911嗎?

「知識就是力量」這句來自培根(Francis Bacon)的名言,相信有不少人都聽過。而無論是否瞭解此話的時代背景,或者把「力量」理解為什麼,認同此話的人可不少,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家長在孩子剛出世就考慮到小學派位?不過,在日常生活中,有另一樣同樣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叫做常識。 

常識者,按一些網上小百科之類的解釋,就是一些「你不需學習也應該知道的」、或者「普通人一定會有的」普通知識。聽起來,就是一些不費吹灰之力、不知怎樣就會出現在腦袋裏的東西。不過,現實生活告訴我們,常識其實不常。 

舉個例說,在加拿大,緊急求助熱線號碼是911,這是3歲孩子都知道的事,但何謂「緊急求助」?卻是一個不好處理的問題。較早前,卑詩省最大的911緊急通訊中心E-Comm提醒公眾,不要濫用熱綫,以免阻礙中心接聽真正有需要市民的來電。有這樣的呼籲,因為在2015年,中心接到不少離奇的的緊急求助電話。為了證明所言屬實,當局給出了一些實例,包括:
「投訴室友用了我的牙刷」﹣ 為什麼要報警?你的牙刷鑲了鑽石不成?室友不乖,擅用了你的牙刷,打電話給你媽、或者是打電話給他媽不是更有效嗎?
「有媽媽投訴兒子不肯扣上安全帶」﹣你期望當局連繫消防署還是漁農署幫你處理有關問題?打給孩子的爸不是更合理嗎?
「自動售賣機故障」﹣你在警局買汽水嗎?自動售賣機故障跟警方有什麼關係?幹嗎要通知警方?
「咖啡店拒絕添咖啡」﹣你在消防局買咖啡嗎?在事情還未釀成械鬥前,警察和救護人員到場有啥用?
「投訴有車輛泊得我太近」﹣那車輛的司機是什麼黑幫頭子不成?需要重案組插手嗎? 

以上匪夷所思的911緊急電話例子,反映的不是知識而是常識問題。其實常識並不是自然而然地產生的,按希臘哲人亞里斯多德(Aristotle)的說法,常識是人類獨有的一種更高層次的認知,由感官、理性、經驗結合而產生。例如一個人看見一件東西又紅又熱,會能分辨出當中涉及顏色和溫度兩種不同的感官刺激,並且得出最好不要碰的結論。當然,常識會告訴你,亞里斯多德一定不會說得那麼少和那麼簡單。 

要簡單一點的,可以去翻字典,例如根據Mirriam-Webster字典的定義,常識者,”Sound and prudent judgment based on a simple perception of the situation or facts.” 大意是基於狀況或事實的簡單看法,作出穩健而審慎的判斷。 

再簡單一點說,就是常識沒有一般人想像得那麼簡單!要對事情作出快而準的判斷,其實需要見識和經驗。 多吸收小知識(究竟911是管什麼的)、多一點瞭解慣常以外的事物(自動售賣機的基本結構)、多一點不同的閱歷(如何跟不同性格的室友相處)、多一點閱讀(如何跟0~3歲的學前兒童溝通),都有助增進常識,節省警力。

相關討論
給違例泊車慣犯一些折騰
請你專心一點!
超得有理

Labels: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