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6, 2016

 

叫停違法活動 確立政警威信

溫哥華4/20大麻日主辦單位宣布,今年的大麻日活動場地,將移師到 Sunset 海灘,並宣稱地點是由溫哥華市府職員建議。

溫哥華公園局(Vancouver Park Board)得悉後反應強烈,指 Sunset 海灘乃公園局管轄範圍,進而指出在公園局轄下的設施有附例定明不准吸煙(違例者罰款至少250元),而且大麻日活動對公眾空間,包括附近的託兒中心,可能會造成滋擾。公園局主席楊瑞蘭(Sarah Kirby-Yung) 即去信溫哥華市長羅品信(Gregor Robertson)表明不滿,並指若活動違法進行,一切公眾安全、場地清理、破壞維修,以至法律責任,均由市府承擔。

面對公園局的高調反應,市府昨天下午發出聲明否認,指沒有建議主辦單位到 Sunset 海灘搞大麻日活動。不過,到下午5時許,主辦單位負責人 Jodie Emery 回覆傳媒查詢時表示,是在一次在市府內進行的會議中,大會代表與市府職員討論過在市內不同地點舉行大麻日活動的利弊後,大會作出在 Sunset 海灘舉行的決定。 

問題不在大麻 在法治 
有人以「羅生門」形容事件,但其實問題的重點很清楚:有人正計劃在溫市舉行一個違法活動,市府是否願意秉公執法,捍衛法治這加拿大的基本價值觀。 

在過去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們,大麻日活動至少違反了藏有超過法定數量的大麻,以及向青少年非法兜售賣大麻煙草及相關大麻產品等法例。這個情況,幾乎是近年每次大麻日的傳媒焦點,警方也清楚知道。既然如此,何解溫市政府會跟一個違法活動的主辦單位開會,商討下一次搞違法活動的地點?為什麼不是聯同警方向大會嚴正申明法例? 

大麻日真的是抗議活動嗎?
公園局已清楚表明,不會向大麻日發牌。主辦單位的回應也非常乾脆:我們根本不打算申請,反正不會獲批;不過我們管你,一定會按計劃舉行,因為我們是「公民抗命」,是「示威活動」!
真的嗎?
在4/20大麻日活動的網站,清楚寫明由2月15日開始,收費攤位接收報名 。並附上一個場地設計圖,把 Sunset 海灘分成多個區域,收費區共劃出了187個攤位,費用每個300元;另有3個提供過百攤位位置的免費區。從不同角度看,4/20大麻日都不像什麼示威抗議,而過去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們,那基本上更似一個大型慶祝和攤販活動。 

執法與不執法的抉擇 
溫市政府和警方現在的抉擇,不在於對大麻的立場,而是會否向市民表楚表明,溫哥華是個法治之都。近年在大麻日進行期間,市民對當局「選擇性執法」的憂慮和質疑越見明顯,作為政府和警方,依法執法根本是份內事,也是確立法治威信和保障公眾安全的基本。

就當過去多年是一連串不幸的失誤所引發的問題,今年是市府和警方確立法治威信的大好機會! 現在有一個違法活動正在醖釀中,而且有關組織牛得不得了,把計劃的地點、內容、以至各項詳情在網上公報。掌握了這些情報,當局應馬上行動,打擊該違法活動,保護公眾。
例如當局可以馬上發出強硬聲明,將逐一檢查攤位貨源,違禁品一律充公,持有者依送法辦。
又或者,由4月18日下午開始,在 Sunset 海灘入口加設檢查站,嚴禁一切組織違法活動人士進入海攤範圍。
而為確保附近居民、托兒服務、以至使用海灘的家庭等普羅大眾安心,傳媒可由4月15日開始,向當局查問有關取締違法活動的細節,向市民公布。
有關打擊違法活動,警方是專家,肯定有能力設計出一百個比上述建議好一百倍的方案。
溫哥華市警,我們小市民,靠你了!

相關報導
Global News: Park Board sends letter to Vancouver's mayor opposing new 4/20 location (有視頻)
相關討論
那一天,市民的利益受了虧損

Labels: , , ,


Saturday, February 13, 2016

 

從新罕州回看加拿大

被視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大熱的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在新罕州初選中,以38%:60%大敗給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選後演說中,希拉莉再次強調自己的白宮經驗。無可否認,經驗是重要的,但希拉莉似乎還未找得住目前在美國選民中彌漫著的氣氛。不論在民調或是過去兩輪的初選中,選民都表明不介意支持政壇局外人上位。 

在共和黨方面,其實也有類似的現象。在新罕州大勝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基本上沒有任何從政經驗,不過在新罕州共和黨選民中,約50%說想要換一個政治局外人試試看,當中57%支持特朗普。

當然,這並不代表經驗沒有市場,45%的共和黨選民認為經驗重要,當中來自布殊家族的傑布布殊(Jeb Bush)得20%支持排行第二。這項排名對傑布而言可謂意義重大,事關在宣布參選前,傑布一直被視為大熱,但在正式參選後,他一直只有陪跑的份兒,在多項民調中都在屁股位置徘徊。只可惜,在新罕州初選中,特朗普以35%勇奪第一,傑布僅得11%排第四,他在選前有關政府財務責任的的言論,也幾乎沒有人留意。

除了不介意缺乏經驗外,美國選民對心裏想什麼就直接說什麼的候選人也情有獨中,即使是放無煙大炮,例如桑德斯說馬上搞什麼要醫療保健以及大學大專全免費;又或者是純粹爆響口,如特朗普說要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築起萬里長城。有這個錢嗎?有能力嗎?有效嗎?統統是後話!現在只要你敢說,而且說得夠直率、夠raw,也能得到迥響,甚至直接被翻譯為誠實可信、童叟無欺。在新罕州民調中,近6成民主黨選民指候選人的誠信是他們的焦點,在這群選民中,91%認為桑德斯可信,選擇希拉莉的只有5%。而較早前MSNBC委託民調公司所做的民調顯示,在共和黨人中,認為特朗普的言論有「侮辱性和攻擊性」(insulting and offensive)的有25%,認為他「針對事實直話直說」(telling it like it is)的有71%。

這個現象,如筆者前些時的分析所言,大概反映出美國民眾對當前困局的那份無力感。由老布殊到克林頓到小布殊,再到希拉莉出任美國國務卿,兩大政治家族霸佔了美國聯邦政壇足有25年!美國好到哪裡去?奧巴馬以「Change」做口號,美國也不見得好到哪裡去,社會還不是一樣?經濟困局有所突破嗎?政府說什麼理財謹慎,生活還不是苦?政客說什麼包容大愛,還不是要人盲目於一些時弊和抹殺一切「政治不正確」的擔憂? 

支持桑德斯和特朗普,不一定等於是理想主義者,反而可能是源於一份深深的怨忿。這些情緒不一定反映事實的全部,也不一定負責任、甚至可能有幾分犬儒的味道,但也必須要反省和正視,因為其隱藏了一些可能令社會不穩定的因素。例如儘管主流媒體和政客總以突顯一切平等和諧為主調,但不聽清楚就強行把一些不同調的聲音壓下,製造的可能只是一個和諧表象,內裏卻是暗湧重重。不同調的聲音不一定是對的,甚至可以是錯的,但社會就是一個這樣的有機體,強行把一切壓下、剷平,不同的聲音和力量不一定就此消失,是在在幕後亂竄。

回看加拿大,在去年尾的聯邦大選期間,以謹慎理財見稱的哈珀(Stephen Harper)失去政權,一直被譏為欠缺經驗、光說不練的杜魯多(Justin Trudeau)反而大勝,一舉組成大多數政府。除了對前保守黨政府不滿外,當中反映的,是否也有類似美國目前的社會氣氛?新政府上場至今已一百天,民眾大概開始明白到,除了要消化即使財赤大增,小市民也未必能放寬一點褲頭的信息外,面對當前經濟困局,新總理口才再好,大概也就一籌莫展。 所幸在加拿大沒有什麼平台讓類似特朗普的人物開大砲,但在一個累積著深沈的失望和憂慮的社會,如何讓暗湧有順利疏導的空間,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相關討論
左右受壓的中間路線
國家受傷時 我們期待領袖展現氣魄
民主政制必須健康地運作下去

Labels: , , ,


Tuesday, February 02, 2016

 

左右受壓的中間路線

2016美國總統大選隨著昨天的艾奧瓦州參選人首戰正式揭開序幕。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初選結果都令人有點意外。共和黨方面,令感到意外的不是人氣高企的大富豪特朗普(Donald Trump)不能勇奪第一,而是他竟然得到第二! 

特朗普由宣布參選開始,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從無間斷,用盡所有機會去得罪不同族群,以比小學生鬥嘴還低一點的格調去議政,惹來一浪接一浪的批評,令本該是令人悶到發慌的冗長總統參選人提名過程比綜藝節目還要精釆! 社會上的評擊彷彿成了他的興奮劑,甚至連特朗普本人也揚言自己「百毒不侵」。擁有令人汗顏的自信,全因口沒遮攔完全無阻他的人氣指數,在不同的民調中,特朗普一直遙遙領先其他對手。 

既然如此,特朗普不是應該在艾奧瓦州初選中旗開得勝、甚至毫無懸念地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嗎? 那可不一定,原因是人氣跟得票率不一定成正比。
特朗普的確是橫掃不同民調,長期以十多個百分點領先,但與此同時,他的得票率預測卻不甚樂觀。例如較早前由蒙茅斯大學(Monmouth University)所做的調查報告顯示,特朗普在不太傾向投票選民(Less likely voters)中,以30%領先第二位、得21%的克魯茲(Ted Cruz);不過,在較傾向投票選民(More likely voters)中,特朗普僅以16%排第三,克魯茲卻以25%大幅領先。 

換句話說,特朗普的死穴在實際投票率,這個大概他自己也知道,所以在初選前的一段時間,他的訊息非常清晰,就是叫他的支持者死人都要出來投票。今次艾奧瓦州共和黨初選的投票人數是182,000,破了2012年122,000人的紀錄,大概是特朗普能取得第二高得票的原因之一。 

也許因為共和黨太戲劇性,不少人都忽略了其實民主黨方面其實也有非常出位的人物。約一年前,大家還以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將輕鬆跑出,一路帶到尾,怎料卻殺出了一個程咬金!在剛舉行的艾奧瓦州民主黨的初選中,竟出現了希拉莉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平分春色,50%:50%的局面。 

簡單而言,桑德斯之所以令驚訝,是作為一個「恐龍級」的政治人物,竟然成為一眾年青人追捧的「老鮮肉」;被視為社會主義者,卻在以資本主義為主導價值的美國社會大受歡迎!

雖然特朗普和桑德斯可以說是極端地不同,前者強烈傾右、後者強烈傾左,但兩人的冒起都是源於同一個現實 ﹣美國民眾對不斷打圈轉的中間路線不耐煩,對以政治正確為第一律的官樣言論感到厭倦,對社會狀況感到不滿和迷失。在目前經濟低迷、前景暗淡的困局中,較激烈、極端反而令人眼前一亮,更為吸引。這種現象,在歷史中並不罕見。特朗普成了一眾覺得被政治正確壓得透不過氣的人的平台;桑德斯則為自認為在目前經濟局面中註定被犧牲的人帶來盼望。 

強烈右傾或左傾的人物,最終能成為美國總統的可能性始終較低,但在這次選舉的過程中,這些人物所代表的聲音高分貝地說明自己的存在,而且有一定的市場。即使最後跑出的仍是往中間路線靠攏的角色,左右兩端的力量已不容忽視,將繼續左右美國政局。



相關討論
政治是要給人希望
強國之沒落?

Labels: , ,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