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3, 2016

 

從新罕州回看加拿大

被視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大熱的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在新罕州初選中,以38%:60%大敗給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選後演說中,希拉莉再次強調自己的白宮經驗。無可否認,經驗是重要的,但希拉莉似乎還未找得住目前在美國選民中彌漫著的氣氛。不論在民調或是過去兩輪的初選中,選民都表明不介意支持政壇局外人上位。 

在共和黨方面,其實也有類似的現象。在新罕州大勝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基本上沒有任何從政經驗,不過在新罕州共和黨選民中,約50%說想要換一個政治局外人試試看,當中57%支持特朗普。

當然,這並不代表經驗沒有市場,45%的共和黨選民認為經驗重要,當中來自布殊家族的傑布布殊(Jeb Bush)得20%支持排行第二。這項排名對傑布而言可謂意義重大,事關在宣布參選前,傑布一直被視為大熱,但在正式參選後,他一直只有陪跑的份兒,在多項民調中都在屁股位置徘徊。只可惜,在新罕州初選中,特朗普以35%勇奪第一,傑布僅得11%排第四,他在選前有關政府財務責任的的言論,也幾乎沒有人留意。

除了不介意缺乏經驗外,美國選民對心裏想什麼就直接說什麼的候選人也情有獨中,即使是放無煙大炮,例如桑德斯說馬上搞什麼要醫療保健以及大學大專全免費;又或者是純粹爆響口,如特朗普說要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築起萬里長城。有這個錢嗎?有能力嗎?有效嗎?統統是後話!現在只要你敢說,而且說得夠直率、夠raw,也能得到迥響,甚至直接被翻譯為誠實可信、童叟無欺。在新罕州民調中,近6成民主黨選民指候選人的誠信是他們的焦點,在這群選民中,91%認為桑德斯可信,選擇希拉莉的只有5%。而較早前MSNBC委託民調公司所做的民調顯示,在共和黨人中,認為特朗普的言論有「侮辱性和攻擊性」(insulting and offensive)的有25%,認為他「針對事實直話直說」(telling it like it is)的有71%。

這個現象,如筆者前些時的分析所言,大概反映出美國民眾對當前困局的那份無力感。由老布殊到克林頓到小布殊,再到希拉莉出任美國國務卿,兩大政治家族霸佔了美國聯邦政壇足有25年!美國好到哪裡去?奧巴馬以「Change」做口號,美國也不見得好到哪裡去,社會還不是一樣?經濟困局有所突破嗎?政府說什麼理財謹慎,生活還不是苦?政客說什麼包容大愛,還不是要人盲目於一些時弊和抹殺一切「政治不正確」的擔憂? 

支持桑德斯和特朗普,不一定等於是理想主義者,反而可能是源於一份深深的怨忿。這些情緒不一定反映事實的全部,也不一定負責任、甚至可能有幾分犬儒的味道,但也必須要反省和正視,因為其隱藏了一些可能令社會不穩定的因素。例如儘管主流媒體和政客總以突顯一切平等和諧為主調,但不聽清楚就強行把一些不同調的聲音壓下,製造的可能只是一個和諧表象,內裏卻是暗湧重重。不同調的聲音不一定是對的,甚至可以是錯的,但社會就是一個這樣的有機體,強行把一切壓下、剷平,不同的聲音和力量不一定就此消失,是在在幕後亂竄。

回看加拿大,在去年尾的聯邦大選期間,以謹慎理財見稱的哈珀(Stephen Harper)失去政權,一直被譏為欠缺經驗、光說不練的杜魯多(Justin Trudeau)反而大勝,一舉組成大多數政府。除了對前保守黨政府不滿外,當中反映的,是否也有類似美國目前的社會氣氛?新政府上場至今已一百天,民眾大概開始明白到,除了要消化即使財赤大增,小市民也未必能放寬一點褲頭的信息外,面對當前經濟困局,新總理口才再好,大概也就一籌莫展。 所幸在加拿大沒有什麼平台讓類似特朗普的人物開大砲,但在一個累積著深沈的失望和憂慮的社會,如何讓暗湧有順利疏導的空間,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相關討論
左右受壓的中間路線
國家受傷時 我們期待領袖展現氣魄
民主政制必須健康地運作下去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